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鹤岗新闻网  >  艺文空间

矿区,那片火红火红的达达香

http://hegang.dbw.cn  2017年04月18日 10:17:14

周脉明

  每年的4月末5月初,正是达达香盛开的时节,在我们矿区的山坡之上、矸石山顶、矿区道路两旁、煤矿大院里,彩云霓裳,万紫千红,傲然绽放,遍布矿区,简直就是一幅春天的矿区水粉画。

  达达香,又叫兴安杜鹃,还称满山红、达子香等。在我们东北矿区,达达香素来被当作是春天的使者;是坚贞、美好、吉祥、幸福的象征,东北人对它有一种特殊的感情。达达香在冰雪中含苞,在冰雪中吐蕊,在春寒中绽放。领先报告春天的消息,也被人们称为矿区的“报春花”,所以更加受到矿区人们的喜爱。

  我对达达香独有情钟还是20多年前开始的。那时候,我刚刚从山东辍学来到鹤岗矿区采煤。一天上午工休,刚刚下过一场春雨,我在职工宿舍待着没事,也不愿意和大家斗地主、打麻将,便拿着路遥的《平凡的世界》来到矿区后山脚下。一抬头,我被山坡上奇异的景色吸引了。只见漫山遍野姹紫嫣红,似锦似霞,仿佛一簇簇火焰在燃烧,使人陶醉,令人神往。我早就听人讲过,这就是达达香。我飞快地爬到半山坡,嗬!眼前盛开的达达香花在春风中摇曳,香气扑面而来,沁人心脾。有的十几朵、几十朵、上百朵簇拥着开放;有的三五朵合抱绽放;有的一花独秀……置身于这醉人的花海,闻着沁人心扉的芳香,堪比走入人间仙境,我真的醉了。

  “你……你是在校的大学生吧?在这里看书会着凉的……”我正躺在花海中,抱着《平凡的世界》看得入迷,忽然听到一个女性温润的声音,“你也喜欢看《平凡的世界》?”

  我抬头一看:只见一张俊俏、白皙的脸庞映入我的眼帘,一双毛嘟嘟的大眼睛正盯着我。原来是一位漂亮的年轻女人,手里还拎着一只土筐,筐里已经装满了婆婆丁。旁边还跟着一位五六岁的小女孩。小女孩正调皮地望着我笑。看样子她们二人是来挖婆婆丁的。

  我的脸红了,忙坐了起来,尴尬地说道:“我不是大学生……我是矿工。”

  “咦?矿工也爱看书爱学习?”她迟疑了一下,仿佛有点不解。

  “为啥矿工就不爱看书学习?矿工还有博士、硕士、作家、科学家呢……”我挺反感她的这句话,便反驳道。

  我面无表情地站了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土,连理也没有理她们娘俩就走了。

  身后传来小姑娘的声音:“妈妈,叔叔生气了。”

  “嗯,刚才妈妈说错话了。”接着传来那女人的声音,“大兄弟,对不起啊……嫂子不会说话——”

  我听得真真切切,但是自尊心只是让我边走边稍稍转身望了身后一眼:母女二人置身于花海,简直就像两位花仙子。

  接下来,第二个工休日里,我照常来到山坡上,坐在花海里看《平凡的世界》。年轻女人又领着小女孩,挎着一筐婆婆丁经过这里。

  “妈妈,那位叔叔来了,在看书呢。”看到我后,小女孩露出欣喜的神色,说道。

  年轻女人脸先是红了,尴尬地说道:“兄弟,上次嫂子我冒失,不会说话,你别见怪。我真的没有看不起矿工的意思,俺家他活着的时候就是矿工……”

  “哦……没啥……我的态度也不好。对不起。”我望着年轻女人和顽皮的小女孩支吾着说道,这时我才看到小女孩的左臂胳膊衣服上有一个黑色的小牌,上面一个黑色的“孝”字。

  “俺家他活着的时候可爱看书了,他也爱看路遥的书。《平凡的世界》、《人生》、《在困难的日子里》,俺家里都有。”年轻女人微笑着对我说着,放下土筐,从筐底翻出一个塑料袋,里面包着三本书,递给了我,“大兄弟,这三本书我都带来了,送给你吧,反正在家放着也没有用。”

  “这……谢谢嫂子,谢谢……”我感激地对她点点头,双手接过那三本书,不知如何是好。同时心里产生了幻觉,她口中的那个“俺家他”似乎像一位和蔼、宽厚的兄长,手里捧着书正向我走来。

  当我从幻觉中回到现实,母女二人在我眼前不见了。我捧着三本书向山坡下望去,那对母女渐渐地消失在花海之中。我大声喊道:“谢谢嫂子……”

  接下来的第三、第四、第五……第N个工休日里,直到达达香花谢了,我都会一大早来到山坡上,渴盼与母女俩来个不期而遇。可是我每次等到太阳落山,等来的都是一次次的失望、沮丧——不见母女二人的身影。我的肠子都悔青了,后悔当时没有询问一下她们俩的住址和姓名。

  半年后,经过多方打听,我才知道年轻女人的丈夫是附近煤矿的工人,一家三口是五年前从农村来到矿区的。丈夫不幸在一次冒顶事故中死亡。母女二人就回农村去了。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又是一年达达香花开满山遍野,火红火红的,一团团、一簇簇,仿佛一团燃烧的火焰。我置身于花海之中,睹物思人。20多年过去了,《平凡的世界》等那三本书已经被我翻得几乎能背诵其中的章节,可是她们母女二人的影子却一天天在我脑海中模糊……

作者:    来源:鹤岗日报    编辑:苏德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