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鹤岗新闻网  >  艺文空间

执着成就文学梦

http://hegang.dbw.cn  2017年04月18日 10:18:39

 任树庆

  在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前夕,我市退休林业工人、只有三年半文化、时年61岁的李尊秀,一个黑龙江省的“山林”作家,被中国作家协会吸收为会员。此前,他已发表作品近300万字,其中150多万字的抗联故事传奇系列丛书,汇成5部长篇小说,首开个人单次出书数量最多的先河,成为他文学追梦的两个重要节点,也为人杰地灵的书香鹤岗增添了光彩。

  他的成功没有秘诀,有的只是半个世纪坎坷文学路上至今锲而不舍的追求,一种弥足珍贵的执着劲儿。

  山林难弃写作笔

  他出生在山东省潍坊市农村,10岁时跨进校门,学习勤奋刻苦,对生活的理解表述超过实际年龄。他三年级时的作文曾被拿到高年级做范文,从小显露的写作天赋,成为他终生追求的文学之梦。岂料,他的学校生活却在三年半时终止了。

  14岁时,他为生活随家人来到小兴安岭东麓,落脚到鹤岗林业局的4号打猎队。学着做饭、熟皮子、喂狗、训狗、干杂活,预备当猎人的技能。抽空帮人念信、写信,偶然发现《鹤岗日报》后,就迷上了给报纸写稿子,不管用不用。

  18岁时,成为猎手,上山打猎。数年后,“獐狍野鹿打也打不尽”的风光不再,山里动物越来越少了,他便忧心忡忡地给《鹤岗日报》写信,建议禁止无证狩猎,恢复山林生态。有生以来头篇稿子见报后,内心受到很大鼓舞,好象看到生活的新曙光。

  1976年1月8日,受全国人民衷心爱戴的周恩来总理逝世后,李尊秀把所乘列车上旅客悲痛悼念周总理、愤怒抵制“四人帮”的民心民意场景,写成散文《列车上》,被《人民日报》刊登并获奖,与刘白羽、魏巍和冰心等著名作家的悼念散文结集成《丙辰清明纪事》一书,成为他文学路上的开山之作、几十年业余创作的重要基础和起点。

  进京领奖期间,他站在人民英雄纪念碑前思绪万千。伟人已逝,英名永存。在白山黑水之间,却还有3万多抗联英雄默默长眠在那里。他们与日本侵略者拼死搏杀的传奇故事,至今尚未挖掘出来。自己作为崇山峻岭的传人,有责任开拓这些精神瑰宝,以文学的形式奉献社会,慰藉英烈的在天之灵,发挥文学应有的鼓舞作用。

  艰辛难阻创作情

  回到山里后,立刻付诸行动。为获得更多素材,也为了作品的真实,好几年他单枪带狗在山林里寻觅抗联的遗迹。先后到过伊春金山屯林业局白山林场与本市桶子沟林场交界处的三路军密营、鹤北林业局跃进林场境内的赵尚志将军殉难地等近十处抗联遗址,为以后的创作夯实基础。

  为了克服文化低的困难,他到新华书店买了字典。由于不会查拼音,他把卷首用不着的几页用胶带粘起来,专门查部首。迄今为止,他翻坏的《新华字典》少说也有十本八本的。他时常感慨:“文化低了真别扭啊。”

  1981年打猎队解散后,他被分到桶子沟林场,从事抬木头、打带、育林等力气活。劳动之余,他更加勤奋的挥笔写作,逐渐尝试写人,写动物,写人与动物的文学的真实生活。从心灵上与两类生命对话,表达他们生活与生命的本真,为人们的精神世界栽花植绿。

  创作以来最难的,那篇4000字不到的散文《霸王鸡护“妾”斗鹰》,他足足写了几个月,修改三四十遍,最终得以在江苏南京《乡土》杂志发表。他用百分之几的有效劳动,用长期的山林生活积累,走进动物的精神世界,显现了自身追求与超越的成果。同时,收获了他迄今单篇价值最高,又生活急需的2000元稿费。

  结合自己的山林生活他发现,古往今来,人类往往把动物拖入战争,尤其是日本侵略者用带菌跳蚤、老鼠等祸害中国军民的罪恶行径,不仅是反人道的,也是违背动物本性的。真实的动物本性,在个体或近亲种群的生存和繁衍之外,又有着以牙还牙、投桃报李的原始本能。

  于是在他的作品中,当抗联勇士英勇杀敌的另一面,那种民族血管中流淌的慈善和怜悯,与动物的原始本能相遇后,在《虎峰山传奇》中,有了抗联战士偶然从狼嘴里救下虎崽,战场受伤后,虎母尿撒伤口为其疗伤、消炎、排毒的动人场面。出现人与自然最高的境界,人与动物产生的奇迹。

  历经多年生活积累和精心创作,2001年其长篇小说《魂断野猪岭》、《黑瞎子沟传奇》等作品,先在《鹤岗矿工报》、《鹤岗日报》连载,后又走出煤城和龙江,得到《人民文学》、《小说选刊》、《北京晚报》、《世界精品》、《天下阅读》、《青年文摘》、《读者》等报刊发表和连载。取得了令人瞠目的累累成果。

  经过个人申请,作协部门的层层申报,他的抗联故事传奇丛书,入选2011年中国作家协会重点作品扶持项目,公示以后引起市里党政方面的重视与关怀,两年后使得《黑瞎子沟传奇》、《豹子沟传奇》、《野狼沟传奇》、《兴安野猪王》、《虎峰山传奇》五部丛书顺利出版发行。

  退休难断著述路

  他说,文学创作就是遭罪,这是一条不归路,有可能死在这上面。长年累月的山林劳作,无休止的孤灯书写,为了刺激大脑清醒,他只好多喝劣质茶水,结果造成肠胃不好。颈椎也因此变形,经常疼痛难忍,常年离不开贴膏药。写的时间久了,半个膀子都疼,他只能停下笔,缓一缓。

  本来,2014年退休后,他衣食无忧,两个孩子都考上了公务员,没有了生活压力,可以就此停笔,喘口气,好好享受一下生活了。无奈还是心中那个文学梦,使他既有欢乐,更有劳累在心头。

  转过年,他迎来文学生涯的又一个金秋。全国每4年评选一次的茅盾文学奖,全省160多部长篇作品中,他的《黑瞎子沟传奇》脱颖而出,以很接地气的3部作品之一,代表龙江进入参评行列;他成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终于圆了作家梦。

  去年,他与全国作协第2次签约,写作出版抗联故事传奇小说丛书第6部《尚志墓前守灵人》,目前已完成百分之七十多我篇幅。在强手如林的文学界,终生有一次这样的机会,已属幸运,他可说是幸运中的幸运了。这套丛书拟议中的最后两部,也正在规划构思之中。

  成名之后,他的简介和作品,在互联网上点击随时可见,对此,他异常清醒地说,那都是出版商的市场炒作,与我无关。当抚远市和山东潍坊市因缺少传奇文学作家,先后想调他前往时,他表示:自己是鹤岗培养出来的,对这里的山川大地充满了感情,要继续在这里生活和写作,为讴歌抗联英烈回报家乡尽自己的绵薄之力。

  面对成就他说,他能有今天,除了自身努力,离不开市里和各部门各级领导的支持,从创作条件和生活各方面给予他很大的帮助,使他渡过难关,专心于后期创作。各级作协从作品呈报和出版事宜等方面给予他具体指导,中国作协从沈阳军区政治部和黑龙江几个地市,为他无偿调来参考资料,使他开阔视野,充实大脑,非常利于筛选创作题目。

  他真诚坦言,文学追梦对他来说,年青时是激情,现在则主要是沉淀。生活是公平的,已经给了他很多。如果说当年的创作是为了改变命运,那今天则主要是感恩和报答。作品的目的是想让后人知道,今天的生活来之不易。只有在共产党的领导下,才能升华个体生命的价值,产生民族向上的凝聚力,中华民族才会有光明的未来。

  李尊秀,这个被文学同行视为“森林作家”退休林业工人,正在退而不休,笔耕不辍地映出多彩晚霞,在抗联传奇文学探索前进的道路上,书写着明天的辉煌,让我们充满期待。

作者:    来源:鹤岗日报    编辑:苏德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