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鹤岗新闻网  >  艺文空间

钟山风雨起苍黄

http://hegang.dbw.cn  2017年04月25日 10:42:47

——参观南京总统府

冯来元

  今年3月17日,我来到南京总统府,未曾走进院内,我首先在门楼外伫立良久。我的脑子立刻出现一幅历史照片,1968年前就是这个门楼上站满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高高的旗杆光杆一根,再也不见青天白日旗。这幅照片成为南京解放的象征。

  然后我进入院内,这是一座江南风格的园林,里面的楼台亭榭,花园湖泊,古树竹林使我进入历史隧道。

  这个大院西部叫喣园,最早是明成祖朱棣的儿子朱高煦的汉王府,1912年1月1日,孙中山在这里就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东部叫东苑,这里曾留下清朝康熙年间江宁织造,两江总督,太平天国等历史痕迹,这些已不重要。最重要的是1927年4月,这里成立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政府。他既不住喣园,也不住东苑,因为他的名字叫蒋中正,于是,他在这院子正中位置盖上几幢正南正北朝向楼房,作为他和他的政府阁员办公和起居之用。

  那时候在中国居然有3个中央政府,除了蒋介石之外,还有张作霖的北洋政府,在武汉还有一个汪精卫的国民政府,您瞧这个混乱劲儿。翌年,蒋介石北伐逼走了张作霖,1928年6月4日,张作霖在沈阳皇姑屯被日本鬼子炸死。我认为张作霖的死,直接凶手无疑是日本鬼子,还有一个间接凶手就是蒋介石。

  1937年11月,蒋介石无法抵抗日寇的疯狂攻势,放弃南京,迁都重庆。1937年12月13日,首都南京沦陷,日本鬼子个个都是杀人狂,这些魔鬼对放下武器的中国军人和手无寸铁的老百姓进行了长达6个星期的惨绝人寰大屠杀,30多万同胞命丧敌手。抗战胜利后,处置了指挥南京大屠杀的两个主要日酋,其中一个魔鬼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处以绞刑,另一个魔鬼被引渡中国处死。只杀死两个匪首难道可以解我心头之恨吗?难道可以补偿30多万同胞的性命吗?当时的日军个个都是刽子手,他们居然得以逃脱。

  抗战胜利后于1946年蒋介石还都南京,1948年3月29日,选出蒋介石为总统、李宗仁为副总统的新一届国民政府,于是,这个院落就开始叫总统府,现在门楼上仍留有“总统府”三个大字,是何人之手笔,说法不一,不必考证了。

  直到蒋介石于1949年1月21日宣布“引退”,他在这里住了14年(除迁都重庆的8年)。因为他是这里的主人,所以,就不得不说说这位主人了。

  蒋介石实行独裁统治22年,是旧中国最为黑暗和最为屈辱的时期。在这22年之中,蒋介石和张学良把东北拱手让给日寇14年,关内大片国土被日寇蹂躏8年,如果不是毛主席共产党领导抗日持久战,如果不是老美给日本本土投下两枚原子弹,如果不是老毛子出兵东北,光靠蒋介石的“国军”抗日,屡战屡败,不知得抗多少年。蒋介石抗战最有名的“杰作”是“以水代兵”,1938年6月,他下令炸开花园口的黄河大堤,用以阻挡日军进攻武汉,结果非但没有挡住日本鬼子,反而淹死河南、安徽、江苏诸省89万同胞,致使黄河改道,形成54000平方公里的黄泛区,一片汪洋,尸横遍野。比日本鬼子制造的南京大屠杀有过之而无不及,如果说蒋介石这是助纣为虐,并不过分。所留下一系列的后遗症,更是无法统计,直到解放以后,毛主席在1952年发出:“一定要把黄河的事情办好”的指示,治理好了黄河,从而,抚平了蒋介石给黄河两岸人民留下的伤疤。

  抗战胜利后,国民党把蒋介石打扮成抗战英雄,并且极力粉饰和掩盖他炸毁花园口的罪恶,蒋介石还都南京就挑起内战。于是,有了国共两党的生死大决战。1949年年初,三大战役已经打完,“国军”节节败退,国民政府的覆灭已成定局。蒋介石宣布下野,但是实际上仍然掌控所有党政军大权。南京政府于2月5日宣布迁往广州,此时的国民政府很像明朝末年的“南明小朝廷”,但是,它仍然可以苟延残喘,还拥有相当实力与共产党较量,而且,国民党还幻想通过美国调停,利用长江天险,划江而治。这时候,美苏两国为了他们各自的利益,欲在中国搞新的“南北朝”,斯大林就要求中共不要过江。毛主席没有听斯大林的,以有史以来的大英雄和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的胆略和气魄于1949年4月21日,同朱总司令共同签发《向全国进军的命令》,人民解放军毅然决然地打响了渡江战役,“百万雄师过大江”。木帆船居然把“国军”设下的长江千里防线打得顷刻土崩瓦解,这正是“金琐已沉埋,壮气蒿莱”。 4月23日,在南京中共地下党组织和人民群众接应下,第三野战军部队顺利占领南京,于24日凌晨杀进总统府,扯下国民党的青天白日旗,宣告统治中国22年之久的蒋家王朝覆灭。极有讽刺味道的是,攻占南京并杀入总统府的部队是刚刚在济南战役投诚过来的国民党96军军长吴化文。他在半年前还是蒋介石的下属,在济南战役中(1948年10月19日)向我军投诚,被成建制地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35军,吴化文仍任军长。不难想象蒋介石当时的心情,正是“别来春半,触目愁肠断”。电影《开国大典》有一段蒋介石在溪口的情景。老蒋听他的孙子正背诵南唐后主李煜的《破阵子》:“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山河,凤阁龙楼连霄汉,玉树琼花作烟萝,几曾识干戈?一旦归为臣虏,沈腰潘鬓消磨。最是仓皇辞庙日,教坊犹奏别离歌,垂泪对宫娥”。蒋经国申斥他儿子,蒋介石却听得很认真并说:“孩子懂事了……”这中华民国在中国大陆总共维持38年,而历史上的南唐也是38年,而且都是建都南京,历史居然有如此惊人的相似。

  南京解放之时,毛主席正在北京香山双清别墅,他认真地看着印有“南京解放”大字标题的《人民日报》,然后,毛主席诗兴大发,挥笔一口气写下了《七律·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表达出无比的欣喜之情怀,并下定“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的决心,一定要彻底消灭国民党反动派,解放全中国,将革命进行到底!

  在讨论新中国建都的问题时,毛主席和王稼祥有一段谈话,王稼祥说:“凡在南京建都的政权都是短命的”云云。毛主席表示自己与王稼祥的看法一致。历史上还真是这样,南京号称六朝古都,这六朝没有一个不是短命的,大明朝最初也在南京建都,朱元璋的儿子明成祖朱棣有眼光,把首都搬到北京使得大明朝江山维持277年。但是,大明朝最后还是亡于南京,这就是历史上所谓“明朝起于南京,终于南京”。大清朝时闹了一阵太平天国,洪秀全也在南京建都,并改南京为“天京”,太平天国没有成为一朝,它也可以说是伪政权。怎么样?还不是短命?到了中华民国,虽然是38年,而在南京的政权先是孙中山就任临时大总统满打满算只有短暂的3个月,蒋介石政权也只有22年,岂不短命?历史轮回就是这样的无情。

  我在蒋介石办公室的门前驻足向里看,这间房子古朴庄重,陈设简单,一张大写字台,斜放在临窗一侧,有一套红色沙发,后面的墙上挂着大幅蒋介石戎装光头照片。我觉得他的办公室并不大,我身边也有人就此表示说:“蒋介石还是很廉洁的”,我说:“错!他廉洁吗?他如果廉洁的话,怎么会有四大家族?而且他是四大家族之首?”大家赞同,那人哑然。蒋介石逃离大陆时携走大量的黄金、白银,美元,上海、南京两地所存的国币和大量的重要物资都被他席卷一空。他还带走故宫里大量的珍贵文物,青铜器、玉器、瓷器、名人字画等无数珍宝,这些都是抗战时期转移到四川的重要文物。台湾建有“故宫博物院”。我认为台湾的故宫是假的,而藏品都是真的,北京的故宫是真的,而藏品多是仿品。在台湾的故宫藏品是国宝,应该物归原处,回归北京的故宫博物院。

  1975年4月5日, 89岁的蒋介石在台北去世,他死的可真是时候,因为,这天正是中国传统节日清明节。根据他的遗愿,遗体暂厝台湾慈湖,不下葬,待“光复大陆”或其他适当时机,将遗体安葬在他的老家浙江奉化,入土为安。也有另一说法,他欲葬在南京紫金山,与孙中山相伴。葬于奉化也罢,南京也罢,都是回归本土,不管他生前如何,毕竟也曾经是一朝“天子”,应该满足他这点遗愿,给他一席安身之地,但不知他的这桩遗愿何时才能实现。

  总统府的各种文字介绍都没有对蒋介石做任何褒贬评价,我认为,这其实就是对他的高度评价。对此,我感到这好像不是在南京,似乎是在台湾看到的蒋介石纪念馆。

  我在总统府里面转了3个半小时,感慨良多。走出总统府,我越过长江路回头再看总统府门楼多时,吟出小令一首。

  采桑子·参观南京总统府

  青天白日旗飘落,

  代总无聊,

  蒋总迢迢,

  留下秦淮水一条。

  雄狮百万旌旗过,

  涌动春潮,

  奏凯笙箫,

  便把新朝换旧朝。

作者:    来源:鹤岗日报    编辑:苏德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