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鹤岗新闻网  >  艺文空间

早春的小调

http://hegang.dbw.cn  2017年05月02日 08:33:30

□姜晓超

  地气初动,孤根独暖的腊梅,怒放于百花先,她不是疏影横斜,一点、两点。而是香浓若花腴,满树满枝。这是新岁芳梅树,梅报早春的消息。

  当梅把一岁首的春衔来,正是新春即阴历正月初一。这天前后正是“立春”。于是,我们嗅到了早春二月里的甜味儿,且隐约地听到了她吟唱的浪漫小调,仿佛春之声滚动在布谷鸟的舌尖上。

  当元宵节来临,雪绒花轻轻柔柔地打花灯时,就已经把还没有闹春鸟儿的早春二月,翻成仲春的热闹。这是早春等不住了,竟纷纷扬扬,自己描绘成令人欣喜的《嬉春图》。正如韩愈那首诗:“新年都未有芳草,二月初惊是草芽,白雪却嫌春色迟,故穿庭树作飞花。”

  “立春”是早春吟唱的第一首悦耳小调。虽然,立春的风吹在身上,仍透着凉意,小河里的薄冰初泮,但天空已经有了丽日的光辉,还有微微的春光乍现。人们感到绮丽、温馨的春回大地,脸庞露出春风得意的神情,精神开始抖擞,年轻人有“前程渐觉春光好”的向往,老年人如临“琪花片片粘瑶草”的仙境。这个时节,虽然冰雪未消融,可是在立春的小调里,却悄悄绽开了一点点绿萼黄顶的花蕾。她顽强地钻出冰土,似一朵朵小金盘的葵花,歪着脸,甜甜地、美美地笑着,宛若可爱的爽歪歪;她是傲春寒的冰凌花,是早春里令人怦然心动的笑脸。看到她植株矮小的身躯,立在山脚灌木丛间,顶着冰雪而出,与雪莲媲美,并想起雪莱那两句名言:“既然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同时又想起日本作家池田大作先生曾经说过:“既然春天来了,母亲还会远吗?”冰凌花告诉我们:春天——温暖的母亲!

  早春“雨水”小调唱得很轻盈,没有让人们听到淅淅沥沥的雨声,原来她在大自然节气里酝酿着哩,酝酿成绵绵地、斜斜地霏霏细雨后,待到真正的春天来临,雨水长长地落着,落着,落成戴望舒幽深雨巷里的小伞,撑开沉默、慢慢前行,一个曲线优美的朦胧背影,令人心旌摇曳而又茫然怅然……落成春雨贵如油、润物细无声的情愫。落成默看细雨湿桃花的审美触觉。落成斜风细雨不须归的诗境。那是怎样日含春雨一场暖?啊!是雨润千山秀的碧色,是雨打芭蕉的俏丽,是绿意如润玉的美,是蓓蕾有了血色的艳。而我们也感到了丝绸肤触的凉爽。同样,是我们枯旱的心,日日沉埋在繁嚣中,竟获得润泽。

  虽然,早春“雨水”小调,没有唱出“夜来风雨声,花落知道多少”的诗意,但她却唱出了“七九”河开欲成溪的韵律,唱出了清音潺潺梵净的歌。有多少惜春人,将一首首婉秀的诗词咏叹给你啊!

  你没看见呢喃双飞燕,展开剪春翅膀。你没看见轻烟芳草地,一溪流水碧。你没看见风柔莺戏柳,日暖百花妍。你没看见青山吟黛远,泉和万籁色。然而,“惊蛰”小调已经唱完。唱回了雷锋的音容笑貌,唱来了女神衔玫瑰。唱得我们似乎听到了一声惊雷响过,惊蛰乌鸦叫,巨龙抬起首,冬眠百虫及万物渐渐苏醒。其实惊蛰是“八九”燕来的佳音,她借早春的寄语,让江南之春的纤手旋舞起妖媚般的曲嬛,奏鸣北国之春的合声。我们看到惊蛰时节的天空有时还会飘洒雪朵,那是不拘一格妩媚的花,落地有声,如桑蚕啜叶,婴儿吮乳,音音含情。飘雪的塞北早春很美哦!

  “春分”在早春二月中分者半也。春分河自烂,春分的小调唱得格外走心。一季严寒,让冷冰冰静悄悄的江河,长眠了五个月而受感动。它忽然塌陷龟裂,流起凌来,继而像山,继而像床,你撞我挤,筑成水坝,拦高春水,使人仿佛看见金色鲤鱼在跳跃,跳出鲤鱼跃龙门的吉祥,听到了渔舟唱晚的古筝,醉了岸边萋萎蒹葭。

  为什么江河这般热闹,因为这是“九九”沿河看柳的时节,河滩上已经有鸣鸠飞来。虽然现在是机械化耕耘土地,但乡村最初那“九九加一九”耕牛遍地走的图景,是我儿时最美好的记忆,让我深深萦念怀想。于是,我在一个夕霞绚烂在天边时,来到乡野,望着那隐约在岗塬上的乡野人家屋顶上,淡紫色的炊烟缠绵缭绕,还有坡上那片林梢一抹玫瑰红。啊!“立春”的画面把那里涂成令人怎不怀旧的乡愁呢!

  “清明”已是晴空日朗,阳春四月天。春到清明必踏青,草色渐从无中现,青山叠翠在无中。这是早春唱的最后一首悠扬小调,她唱得“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她唱得太阳像复苏的血轮,越来越有力量,不再吝啬自己的光辉,欲放出金箭般地光芒,那是艳阳的春朝。鹄立在高处看到烟云雾树,家家户户都锦绣。啊!春风习习了,春色宜人了,春意盎然了,春水欢唱了。大地舒展慵懒的双肩,拭去衣角的寒气,不是早穿棉晚穿纱,乃是不折不扣地太阳当衣,天当瓦,有天皆丽日,无地不春风的光景了。在这个光景里氤氲着我的初恋,我的初恋没有俗艳的锦绣,也没有混浊的泥汁,晶莹得像一弯星星搭起的桥,鲜美得像春天初生的一抹鹅黄草,那是一份萌动春情,永远温暖我心房。

  清明时节雨纷纷,并不是岁岁都遇,她正是欢饮微醺的时光,春寒料峭已驱散,清明唱暖歌了。暖得娇艳是榆叶梅,芳香是丁香,高雅是珍珠穗,泼辣是马兰草。紫气浩荡的清明,暖得让花儿笑逐颜开,让百鸟上林婉转唱,让丽人迭至湖畔行,让一叶浮云含春水……好春光使有山皆图画是画家想象中的伟构,无水不文章是诗人吟哦间的灵感,而早春小调则是歌者乐章里的初声……

作者:    来源:鹤岗日报    编辑:苏德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