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鹤岗新闻网  >  艺文空间

黑土与黄泥

http://hegang.dbw.cn  2017年05月09日 10:37:06

□黄家双

  在南方很少见到那种油亮的黑土,我的家乡却拥有这象征着富足的黑土,我在她的怀抱里生活了十几年,直到我要远离她去外乡求学时,才发现我的根已留在了那黑土里。

  小时候,总想得到离家很远的山上才有的那种像橡皮泥似的黄泥,用它来捏各种玩具是件十分有趣的事。然而对于幼小的我们来说,要想得到一块黄泥,是非常不容易的事,于是常常趁大人上山之际,死缠硬磨着他们带回一些黄泥。而对于家乡的黑土,却没有什么好感,因为那脏兮兮的模样常常使贪玩的我们变得面目全非,回家后免不了受大人的责备。

  不知听谁说,那黄泥埋在黑土里,可以像树一样长大。信以为真的我们把平时节省下来的黄泥埋在了黑土中,期盼拥有更多的黄泥,去赢得同伴们的艳羡。在漫长的等待中,我们居然野心勃勃的制定出了让全部的黑土都变成黄泥的宏伟计划。然而当我们挖出黄泥的“种子”时,发现它并没有增多,反而变黑了。受骗的我们对于黄泥的向往仍旧没有减退,而对家乡黑土的厌恶却更深了。

  日益长大的我,随着知识增长,才发现儿时的偏爱是那样可笑和无知。当我终于明白家乡肥沃的黑土远比他乡的黄泥更利于作物的生长时,我对她的依恋也就与日俱增,但我知道,这种依恋其实和它的价值并没有什么大的关系,更多的是儿时对它偏执厌恶的一种补偿,当我离家乡越远,越对它有种更加深刻的想念,在每次吃到不合口的食物,夏天睡在湿热的空气里,暑热到浑身起腻子时,这种思乡之情油然而生,家乡的黑土是宽广的,不像黄土的“天晴一把刀,下雨乱糟糟”,它永远都是绵软的,可以想象,当种子躺在里面,是多么的舒服,黑土不是铿锵的进行曲,不是温婉的小夜曲,它像一首儿歌,永远带着一丝母亲的呢喃,累了休憩,困了安睡,是富足与丰收的温床,也是远行人的指南针,有黑土的地方就是家乡的方向。

  黑土的博大可以载物,它的厚重不会让人沦陷,你不用投机,不用谄媚,只要辛勤劳作在这片土地上,就会有收获,你可以随心所欲,种瓜种豆,缠枝缠蔓,旱了浇水,涝了修沟,只有作物与农民的交谈,天光与星斗的转换,时间在这里是一年上头,没有七天的限制,黑土把它拉长到漫天的春芽和收获的金秋。

  每次在异乡看到黑土,总产生对故乡的思念。也许是对根源的探究,心中总在问她为什么是黑的,是不是蕴含着先祖们那黝黑的脊上流淌的汗水?我不得而知,但我清楚地知道我的根在那儿。

作者:    来源:鹤岗日报    编辑:苏德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