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鹤岗新闻网  >  艺文空间

百年鹤岗辉煌史

http://hegang.dbw.cn  2017年05月09日 10:38:43

——鹤岗开发百年纪念

□冯来元

  鹤岗开发整百年。这片黑土地既古老又年轻。说古老可追朔到肃慎,早在三千多年前,这里已经有人居住,在梧桐河两岸有渔猎为主的女真人,种田的汉人,专门狩猎的索伦人等。即使到了清朝实行封禁,这里仍有隐蔽在深山老林里的部落和小规模的村屯。清末,朝廷开禁,这里迎来了第一次闯关的大潮,淘金、伐木、狩猎、开荒者纷沓而至。

  上世纪初始,鹤岗已有小规模村屯,即“夏家窝棚”、“陈家窝棚”等,那是在鹤岗郊区,现新华镇一带。而现鹤岗市区所在地,当时只有部分猎人和农民居住,村屯规模很小,星星点点,很不集中。鹿迹山(现矿务局振兴矿一带)是一个比较有名的村屯(在民国时期拓荒地图是有注记),住着十几户人家,住房为简易土屋或半地下“马架子”,有汉人也有鄂伦春人,主要以打猎和种植罂粟为生。其中一位来自山东的农民兼猎人曹风阳,他冬天打猎,春夏种地,收获自产自用,也种罂粟(大烟,那时种这种植物并不犯法)。民国三年(1904年)春,曹风阳在离他家不远处,刨地欲种大烟,一镐下去掘出一块黑色石头。请注意!这个地方就是石头河西岸,现在的鹤萝公路有一个公交汽车站点叫南翼(也叫南二槽),路北处,这里就是鹤岗煤矿的发祥地。

  却说曹风阳拿起这块黑色石头,不知何物,他听说鹤立镇有一位沈老爷颇有道行,于是,拿着这块黑色石头找到鹤立沈老爷询问。说起沈老爷,名唤沈松年,字茂林。他本是湖南湘西凤凰县人氏,出身官宦人家,自幼读书,经史子集无所不览,但无意科举,却对地理矿产等自然科学情有独钟。他知道在东北有很多矿产资源,便憧憬到那里闯荡,干出一番事业。于是,他只身独闯关东。那时节,在朝廷放开对东北的封禁之后,闯关东大潮涌动,在闯关东的人群中以山东人居多,其次是河北人,鲜见南方人。南方各省到东北只有两种人,一是朝廷派出的官员,另一是充军发配之人,如宁古塔流人。沈松年闯关东不同于以上各种,他是立志开发东北矿产而来,而且自带银两。沈松年第一站到漠河兴办金矿,也颇赚些钱。几年以后,受朋友之邀,来到土地肥沃的汤原县,因为他深谙地质和测量技术,当时的汤原县政府给他一个小官,叫做测地委员,相当于现在的工程师,主要是从事开垦土地放荒工作。他在鹤立安家立业,娶了当地一富家女子为妻,生有一女。并置下大量房产和田亩,骡马成群,成为远近闻名的财主。他仗义疏财,广交朋友,人称沈老爷。关于他的生卒时间有关志书记载有误,作者有过考证,将在另文详解。

  沈松年接过曹风阳拿来的黑色石头,不看则已,一看大为震惊,这是他寻找多时的优质煤炭,他如获至宝。在曹风阳的带领下沈松年来到现场,继续挖掘,挖出大量的煤炭,沈松年判断这是煤层露头,下面应该埋藏着丰富的煤炭资源。沈松年终于找到他寻找多年的矿产,顿感踌躇满志,意欲开采。遂与当地士绅孙丙午合伙,经过几年的筹资,于民国六年(1917年),成立兴华煤炭公司,为振兴中华之意。招收矿工50人,这是鹤岗第一批煤矿工人,成为鹤岗煤矿的种子。用原始土法开挖,挖出9个露天矿坑,简易采出少量露头煤。与此同时,呈报黑龙江省政府(省城齐齐哈尔,省长鲍贵清),请求批准。同年11月获批。曹风阳因为发现煤炭有功,在以后的兴华煤炭公司中成为股东之一。

  关于鹤岗煤矿开发的年代,笔者在上世纪80年代编写《鹤岗矿务局志》之时就查阅了大量的资料,为了进一步核实,现在又重新查阅有关文献。

  1、谭锡畴《黑龙江汤原县鹤岗煤田地质矿产》(刊于民国十三年(1924年)北洋政府农商部地质调查所《地质汇报》第六期):“民国三年乡人曹风阳掘地见煤,持示沈松年,验之质佳,沈遂与孙丙午等招股举办。民国六年呈请领照,同年兴工用土法开采,规模偏小,出煤亦颇寡。”这是最早记载鹤岗煤矿开发的历史文献。谭锡畴(后任北大教授)于1923年受北洋政府派遣到鹤岗考察,经过一年的实地勘察,写出这份文献,这也是迄今为止与鹤岗煤矿开发的时间距离最近的历史文献,记载准确,可信度强。笔者于2015年在北大图书馆查到这份文献的原件,并拍下部分照片。

  2、《鹤岗矿务局志》(1986年版)《人物传记·沈松年》:“民国三年,农民兼猎户曹风阳在掘地时发现煤苗,随即将其报告测地委员沈松年,沈向爱矿业,当即亲往察看,又召集地方士绅孙丙午等人商议,决定集资开发,取名兴华煤矿公司。公司设在沈宅院内,沈松年被推选为经理。边开发边请照,于民国六年(1917年)终得到证实开矿许可。”

  3、《鹤岗市城市建设志》:“民国六年(1917年)沈松年、孙丙午等人呈请领照,领得石头河两岸矿区土地,第一号矿区土地计一方里454亩。相继领第二号矿区土地为4方里454亩。”

  4、1930年7月27日上海《新闻报》:“民国三年,鹤岗镇农民曹风阳入山砍柴掘地见煤,持归交工程师沈松年验之颇佳,遂与当地士绅孙丙午等人招股举办,民国六年呈请领照,始兴工以土法开采,当时名兴华公司。”

  5、《满洲技术协会志》第14卷第9596号《鹤岗煤田调查报告》(1935年,作者:内野敏夫 别所文吉)载:“民国三年(1914年)猎人曹风阳种植罂粟掘地见煤,持与沈松年测地委员验之,乃优质煤炭也,遂与孙丙午欲合伙,兴华煤矿于民国六年(1917年)得到许可,开始以土法开采。”

  以上文献足以证明鹤岗煤矿开发于1917年,至今整整100年。

  从鹤岗开发肇始,经历过民国时期(东北实际是张作霖掌政)、日伪时期、光复后的民主东北时期(东北解放战争)、新中国时期。并于1945年12月20日建市,当时称兴山市,1949年11月24日改称鹤岗市。这是一个没有城的城市。在中国历史上,所有的城市都有城墙、城门,甚至某些村庄都有城墙和城门,就连与鹤岗比邻,南部30公里的鹤立镇,最早也有城墙和城门。鹤岗是因为有煤而形成为城市,它的发展扩大,也是因为随着煤炭开发,逐渐发展和扩大起来。整个鹤岗市是一个南北长东西窄的形状。这是由于鹤岗的煤层赋存状态所决定的。从煤层发现地南二槽,向南至峻德南部,向北至梧桐河,南北总长50公里(不含鹤北、宝泉岭及萝北、绥滨),东西宽仅10多公里。因此鹤岗市形成一个狭长带状城市,全国独有。

  鹤岗还有一个不同于其他地方之处,即建市初期是一个移民之地,煤矿工人以山东鲁西南人为主,买卖人以河北、热河、山东黄县人为主,官员以南方诸省和陕西人(来自延安等地八路军)为主。虽然建市很早,但是,居民区、店铺、机关单位的建筑稀稀拉拉,房屋建筑简易而且各自独立,自成单元。准确地说是有市无城,有路无名,有道无街,有街无市。

  不过,鹤岗煤矿开发以后曾一度名声大噪,成为北满第一大矿。

  在这100年当中,这块热土创造出闯关东精神,东北抗联精神,东北解放战争精神,煤矿开发精神,北大荒精神等等。也曾造就出一系列的“第一”。

  抗日战争时期,赵尚志、李兆麟、冯仲云、夏云阶、冯治刚、陈雷、李敏等抗联领导人和老战士在这里战斗,打击日寇。他们在这黑土地上唱出抗联第一支战歌——《露营之歌》。“起来呀!果敢冲锋,逐日寇,复东北,天破晓,光华万丈涌。全民族,各阶级,团结起,夺回我河山。”这歌词出自李兆麟之手笔,充满爱国激情,气壮山河!

  1941年10月,抗日名将、抗联三军军长赵尚志由苏联回国,从鹤岗所属的萝北县境内南渡黑龙江登岸,赵尚志带领的小分队活动在萝北、汤原一带从事抗日斗争。1942年2月11日夜,赵尚志率领小分队欲袭击伪梧桐河警察分驻所,行军途中已至12日凌晨,赵尚志被混入队伍里的汉奸一枪击中,身受重伤,赵尚志应声倒地,血流如注,举枪打死汉奸。8小时后赵尚志壮烈牺牲。

  抗联六军军长夏云阶一直率领队伍活动在鹤岗周边地区打击日寇,多次袭击日伪统治下的“鹤岗炭矿”,劫日寇军车。

  日伪统治时期,鹤岗矿山的广大工人、爱国志士不甘做亡国奴,积极配合共产党地下工作者,支援抗联打击日寇。在抗日烽火中诞生的翟延龄的地下联络站,还有更多没有留下姓名的地下工作者。现在,他们大多数已经作古,但是,我们永远不会忘记这些革命前辈。

  鹤岗最辉煌的业绩发生在东北解放战争时期。1945年12月1日,三江人民自治军(即共产党领导的东北民主联军驻合江部队)和合江省委派来干部,率先在这里建立了民主政权,成立了新中国第一个国有大型企业——鹤岗矿务局,成为共和国的长子。20天后,成立兴山市人民政府。翻身做主的工人群众在党的领导下,斗争封建把头,参加剿匪战斗,保护胜利果实。在民主政府的领导下,开展大生产运动,努力提高煤炭产量,支援解放战争。鹤岗这块热土成为东北解放战争的后勤保障基地,当时,鹤岗矿务局所产的煤炭全部用于东北民主联军运兵火车燃煤。从而,确保三下江南四保临江,辽沈战役的军车用煤。为东北解放战争的胜利作出了重要贡献。因此受到中共东北局和东北铁路总局的通电嘉奖。鹤岗周边所产的粮食除自用以外全部作为军粮,广大妇女为前线战士做鞋,做干粮。共产党派来干部在农村开展土改,翻身的农民在党的领导下,斗争地主,分到田地,然后,送子女参军。抗战胜利后八路军出关的时候只有10万人,打完辽沈战役再进关已是浩浩荡荡百万大军,这多出的90万大军就是在东北入伍的优秀战士,是我们的革命老前辈,有史料记载鹤岗全市(含萝北、绥滨两县)共有3052名青壮年参军入伍,其中有152名官兵为新中国的解放献出了生命(当时鹤岗市区人口只有30671人,萝北人口9896人,绥滨人口48012人)。

  由于地理位置的关系,这里成为东北解放战争的大后方。当时,很多中直机关和东北局所属单位搬迁到鹤岗。如中国医科大学、延安电影团、东北民主联军第九后方医院,军工厂、造币厂等等。当时的鹤岗一度号称“东北小延安”。

  1946年7月,在延安的中国医科大学到达鹤岗,现在的鹤矿医院住院部外科大楼,就是当年的中国医大教学和实习医院,两年后,医大又接收了在哈尔滨、延边、通化、平谷等地的医学院校,组建了新的中国医科大学,这是中国共产党创建的第一所正规医科大学。在鹤岗培养了1万多名优秀学员,学员入校就是入伍,边学习边救治伤病员。他们毕业后投奔到解放战争各个战场,以后都成为新中国医疗卫生战线上的专家和领导干部。

  1946年10月1日,新中国第一个电影制片厂东北电影制片厂(“东影”后改为长春电影制片厂)在这里诞生。在鹤岗期间拍下新中国第一部大型战地纪录片《民主东北》以及其他优秀影片,创下了新中国电影事业的“七个第一”。鹤岗成为新中国电影事业的摇篮。

  这块热土产生了新中国第一支歌颂工人阶级的歌曲《咱们工人有力量》,由著名音乐家马可在鹤岗创作。这首歌脍炙人口,至今还在传唱,永远鼓舞着广大工人阶级的革命斗志和奋发图强的干劲。

  在新中国诞生后,鹤岗成为全国重点发展的煤矿,由苏联援建我国的156项重点工程,在鹤岗实施3项,这块热土诞生了新中国第一个大型现代化竖井即新一煤矿,这块热土诞生了当时号称亚洲第一大煤矿即兴安煤矿。

  然而,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在由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化中,最近30年鹤岗煤矿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重重困难,矿区老化,负担加重。为了走出困境,全市人民在党中央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的战略方针指引下,进行各种艰辛的努力,已经取得了一系列可喜成果。“十年树木,百年树人”。鹤岗如同一个有造化的人才一样,流血流汗,但不流泪,经过这百年修磨锻炼,以她雄伟的身姿屹立在祖国北疆。

  趁鹤岗市开发百年之际,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把这个老煤城,改造成一个新型现代化城市。无愧于开发这块黑土地的众多革命先辈和全市人民,这也是全市老百姓的愿望。

  “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水击三千里”。鹤岗即将以崭新的姿态跨入第二个百年,相信鹤岗的未来必将更加灿烂辉煌。

作者:    来源:鹤岗日报    编辑:苏德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