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鹤岗新闻网  >  艺文空间

母亲节中想母亲

http://hegang.dbw.cn  2017年05月16日 10:01:54

  □冯来元

  从着装的演变,我不由得想起母亲。我活了一大把年纪,穿过几个时代的服装,从对襟中式服装开始,然后学生装、中山装,各种夹克服,“文革”后又兴起西装,穿来穿去,我觉得最好的还是我国传统的汉服唐装,那才叫中国特色。

  我在小时候穿的衣服大多是母亲亲手缝制的中式服装,也叫便服,裤子是抿裆的,也就是大裤裆,没有前开门,虽然没有制服裤子好看,但是很舒适。我家孩子多,母亲做不过来,我的姥姥家曾邮过来几次衣服,有海军服、立领学士服,都是用缝纫机做的,很时髦。我是老大,好衣服当然由我先穿,我穿小了再给老二。上学以后穿过成衣铺做的学生服,但是,棉衣都是母亲做的中式便服。使我至今难以忘怀母亲做的对襟便服,那衣服没有现在的塑料或金属纽扣,而是用绳盘结的纽扣,俗称“疙瘩盘儿”。现在穿这种衣服的很少见了。

  1965年11月我去宁夏,临行时,母亲还特意为我缝制一件棉袄,对襟“疙瘩盘儿”的,是黑礼服呢面,穿在身上很暖和,也很好看,那时刚刚看过豫剧《朝阳沟》,学会一句唱词:“新里新面新棉花”,一下子用上了。这正是“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我穿着这件棉衣登上远行的火车,一路走去,到北京我还穿着这件棉衣在天安门前照了一张相,可惜那张照片丢失了。

  为了报答母亲,我在宁夏曾给母亲买了一件滩羊皮桶(当然,父亲也有一件),毛色雪白,正宗小麦穗,九道弯,皮板很薄,轻便不压身。母亲非常高兴,吊上一件呢子面,配上皮领,平时还舍不得穿,过年时穿上,邻居很羡慕,出门时众人刮目相看。母亲去世以后,这件衣服我一直保留着,作为永久的纪念,看见这件衣服,就如同再见到母亲一样。那时候我每次探亲回家,都要给母亲买回枸杞子等宁夏特产,但是,母亲舍不得吃,都给父亲泡酒喝了。我还给母亲一条毛毯,母亲一直舍不得用,后来竟给妹妹当了嫁妆。

  母亲有着中华传统妇女的美德,一生操持家务克勤克俭,辛劳一辈子,节俭一辈子。在我小的时候,家里人很多,有众多亲属住在我家,真是上有老下有小。因为父亲人缘很好,广交朋友,所以,经常有老家闯关东来的亲戚第一站都吃住在我家。母亲从不怕劳累,每天要做十几口人的饭,早上要贴一大锅玉米面大饼子,中间炖大豆腐或炖小鱼,中午饭要做一大锅大米掺高粱米的干饭,晚饭简单些,但要给我爷爷奶奶单独做点儿小灶,父亲陪爷爷喝点儿酒。吃完晚饭母亲要在灯下缝补衣服,也经常用一个“波浪锤”(骨棒)转起来捻麻绳纳鞋底子,现在的年轻人根本没有见过这些。

  我在年轻时对母爱的感觉还不是很深,随着年龄的增长,越觉到母爱之伟大。

  我经常听母亲说的一句古训:“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不养儿不知父母恩”。开始我对这句话感觉并不是很深刻,以后,我结婚生子,顿觉此话虽然朴实无华,但却蕴含着极其深刻的哲理。那时我和妻子工作很忙,是母亲帮我俩带大两个儿子的。特别是1979年紧急备战时,母亲带着我的两个儿子疏散回天津老家,在几家亲属家里住了几个月,那时候,老大8岁,老二6岁,母亲还把他们送到当地学校上学,回来时,他们哥俩没有耽误一点学业,而且比同龄学生学得好,还说上了天津话。我的俩儿子对奶奶感情极深,十分孝顺。以后,他们上大学,再以后又读硕士研究生、博士研究生,又是出国留学和工作,但是,每次到回家第一件事就是要看望爷爷奶奶。然而,自古忠孝不能两全,母亲去世时,他们俩人都在国外,没有为老祖母送行。我去年带领大儿子和儿媳由北京开车回天津老家看望堂舅,因为当时住在他家时间居多,见到母亲的娘家人就如同见到母亲一样。我给老人带去东北特产,并给了红包,以表示感谢。

  母爱之伟大,难以忘怀。每当我读到毛主席祭母文时,便潸然泪下,特别是读到“养育深恩,春晖朝霭。报之何时,精禽大海。”经常是泪如泉涌。

  母亲晚年患糖尿病并伴有白内障,我和妹妹共同护送母亲到北京治疗,住在北京最好的协和医院,1992年5月4日,由一男一女两位年轻的博士为母亲做手术,非常成功,从手术室推出来的时候,护士让我们看看手术效果,摘下纱布片刻,母亲顿觉眼前一亮,十分高兴,口中念念有词“看见了看见了!”,我们的心里也顿觉打开两扇大门,一下子亮堂了。

  我始终觉得没有很好地报答母亲而深感愧疚。我多么想对母亲“有生一日,皆报恩时。有生一日,皆伴亲时”。可是10多年前母亲走了,当时我在她身边,看到老人走得很安然,很稳当,没有遭罪,更没有给我们留下一点麻烦。老人像似远行,记得我为母亲打幡送行那天,一路顺利,在遗体告别时突然屋外大雨滂沱,而在回家路上霎时晴天,我觉得这是天人感应。

  时光荏苒,现如今我也老了,我越老越怀念母亲。所幸父母留下的家风薪火相传,儿孙孝顺,虽无大富大贵,但也是事业有成,学业有成,足以告慰母亲在天之灵。时值母亲节,写此文,泪洒键盘。

  因母亲一辈子从不喝酒,我则以茶代酒,遥祭母亲!

作者:    来源:鹤岗日报    编辑:苏德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