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鹤岗新闻网  >  艺文空间

水泡子,童年的一片海

http://hegang.dbw.cn  2017年05月23日 10:16:57

□张念龙

  小坑溢,大坑满,大泡子小泡子连成片。

  水泡子是树林中或湿地里浅浅的一泓水,泡底较平,好像嵌入大地的平底锅;水泡子不像湖泊,深不见底,投块石头下去,空空地感受不到触底的声响;更不像大海,浩翰无边,就是扔一座山下去,瞬间也沉了底。水泡子不大不深,好像大地上的一个浅浅的气泡儿。

  小时候,村子东面1000米的地方是一片沟塘,沟塘的南面是一片柳树,北面还是一片柳树,中间是5个大坑。大田里排泄出来的水都流到了那里,就形成了5个水泡。到了雨季,那里蓄满了水,5个连在一起,也挺壮观。我们就仿“五大连池”的名字,给它起了个名字,叫“五大连泡。”那是我童年的一片海,是幼稚的心感受到的最广阔的水域。

  那里是孩子们的乐园,四季的光阴流转,那里沉淀着我们的部分回忆。

  爱玩水是小孩子的天性,每个生命在母体中开始就与水有着不解之缘。那时候,大人们怕小孩子偷偷到水泡子洗澡淹着,就反复地连嘱咐带吓唬地让我们离那5个水泡子远一些,更不允许我们下水去玩,但是我们那个跳马猴子的年纪,哪里听得进这些话,趁着大人们不注意的空当儿,偷偷地溜到了那里,把童年的最美的光影留在了泡面上。

  春天,水泡子清澈见底,蓝天倒影在水中,白云飘在水里,鸟儿也和柔韧的水草嬉戏玩耍,那一段清亮的岁月里,我们就像水中小蝌蚪一般,无忧无虑自由自在地游啊游。那时,那些粪堆上捡来的破笊篱和罐头瓶子派上了用场,笊篱一捞,数只蝌蚪给捞了上来,倒在罐头瓶子里面。然后看那些可爱的小生命在水里游啊游。

  只是当时的我们只知自己的快乐,哪里去理会那些蝌蚪的忧愁?小蝌蚪的心是广阔无边的水域,而那些透明的瓶壁束缚了它们远行的足迹。后来才发现,其实我们自己也一样,都被世俗困在了一个无形的瓶子里,我们拼命地游啊游啊,却游不出那堵透明的瓶壁。

  夏天最热的时候,正午的阳光热辣辣的,父母都躲在阴凉的地方午休,我们就抓住这个时机偷偷地溜到沟子底。小孩子的腿跟风儿一样地快,1000米的距离,只消一喘气的工夫就到了。蓝天倒映,美丽的水草招摇,我们脱得一丝不挂,然后把美好的春光藏在水里。

  掬一捧水撩到头上,泥土的味道、青草的芳香以及淡淡的水腥味一股脑地淋下来,用手一抹,脸就花成了一片。撩起水来泼向对面的小伙伴,接着就听到一阵嬉戏的欢笑声。那时的我们不会游泳,连狗刨都不会,只能试探性地往里面趟,泡底的淤泥柔柔的,水草直刮脸。我们拽点青草塞在耳朵里,捏住鼻子,潜入水底,谁潜的时间长谁就赢了。

  尽管我们洗得很干净,但是身上的泥腥和草腥味道还是出卖了我们。回家后父母问我们去哪里了,我们就回答说去南地玩了,然后他们就问身上哪来那么大的腥味。我们还是不说,接着就是笤帚嘎达一顿胖捧。只是那一顿胖捧后记性没有长,反倒使我们去的时间更隐蔽了。

  那里也是鸭鹅的乐园。放鹅子的把鹅往那里一散,任其吃完游,游完再吃,悠哉游哉。有时趴在青草窠子里打个盹,睡够了接着再吃,吃完再游。那时,有些鸭子跟着鹅子屁后,但有些也例外,它们自己偷偷地跑到这里,捉食水里面的小虫,下的鸭蛋也格外好吃。

  后来,南面北面的柳条被砍伐掉了,沟塘被开垦出来,种上了耐涝的庄稼,水泡子也跟着一点一点地缩小,直至干涸。

  然而干涸的泡子,却干涸不了的记忆。

作者:    来源:鹤岗日报    编辑:苏德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