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鹤岗新闻网  >  艺文空间

诗意鹤岗 灵动春光

http://hegang.dbw.cn  2017年06月13日 09:18:44

——写在鹤岗诗协三十周年

赵日新

  掐指算来,学写格律诗词也有十五六年了,无疑要感恩于我的老师王同兴先生。其实,诗词之于我并不陌生,老爸生前是电大的古典文学老师,我的童年就是在他成天的之乎者也中度过的,在他的棍棒威胁下背会了不少古诗。但当时的我逆反心理很严重,老爸越说是经典,我越不当一回事,以致那些背下的东西一点点地随波逐流跟着饭食一起溜走了。谁知长大后,又鬼使神差地与文学结了缘。1997年起开始迷恋写新诗,陆续在几家地方报刊上发表作品。再后来许是诗读得多了,我又越发地体会到了中国古典诗词的魅力,真正理解了老爸,还是老祖宗留下的玩意有嚼头。可遗憾老爸已不在了,没人教我了。也是命运的安排吧。那时我把不成熟的古体诗稿投给鹤岗文联的《春雨》杂志,竟然接到时任文联主席王同兴老师的来信,见到了鹤岗诗词协会的《鹤鸣诗刊》。从此与老师电波相系,短信频传。在他的悉心指导和鼓励中,我的第一首旧体诗词发表在2003年的《鹤鸣诗刊》上,这给予了我极大的鼓舞。渐渐地能在《中华诗词》、《中华辞赋》等国家级刊物上露个脸,先后获取了一些中宣部、中华诗词学会等举办的诗词赛事的奖项;今年还由中国文化出版社出版了诗集《弦月》。毋庸讳言,鹤岗诗协就是我成长的摇篮。

  鹤岗市诗词楹联协会成立三十周年了,恰逢鹤岗开发建设百年,城乡面貌日新月异,各行各业蒸蒸日上。毫不夸张地说,鹤岗这两个字已经成为一张名片,走出了省外,走进了全国。随着经济的发展,鹤岗的文化建设也蓬勃兴起。鹤岗的诗词就是这个城市文化的一条风景线。今天的鹤岗,不仅以矿藏丰厚、风情秀丽闻名于世,更以其底蕴坚实,充满神奇的诗词意蕴而夺人耳目。我们不妨读一下王同兴先生的《念奴娇·煤城新貌》:

  谁人魔幻?转瞬间又见煤城新貌。现代风华真气派,五彩车流浩浩。灯火楼群,霓虹街市,不尽人欢笑。喷泉广场,草坪油绿花俏。难忘乍展蓝图,雄心市委,吹响冲锋号。万众一心争奉献,大干、超常、敢冒。南引资金,北开口岸,致富多通道。丰功德政,赞歌高唱舞蹈。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以来,煤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新的生活带来了新的源泉,新的魅力。先生正是用这浓郁豪迈的词句把对家乡的挚爱与赞美表达出来。

  文化,应该是城市精神的地标。诗词艺术,处于文化底蕴的核心层次。诗是最精美的语言,是最华美的乐章,是最炫美的画卷。鹤岗诗协始终致力于把经典播种在人民群众日常生活中;深入挖掘地域文化内涵,给景区景点插上文化的翅膀,促进社会经济腾飞高翔。比如王同兴先生的《国耻石》,这首诗曾荣获中华诗词学会举办的华夏诗词奖一等奖。全诗所吟咏的是太平沟黑龙江畔的那块刻有“此石可烂倭匪之仇不可忘九一八”字样的石头。开篇“江流淘不尽,石刻恨深深”,江水奔流不停,却不能把刻字淘洗磨去,因为字刻得深,同时也说明刻字人的愤恨很深。这既是写实又象征刻字人的愤恨,也就是中华民族的愤恨,并没有因时间的流逝而退出历史的记忆。“激励后来者,长为义勇军”一语收篇,凝结了全诗的主旨。试想,游人品读着这等诗意的语言,再来观瞻充满历史故事的旅游景观,能不自然而然地生发出深重的历史感,别有深沉的体味吗!正是我们鹤岗的历史风情孕育出了这样的诗篇。

  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文艺座谈会上指出,“要让一切文化创造源泉充分涌流,让全民族文化创造活力持续迸发,为人民提供更好更多的精神食粮。”这就是说人是文化的存在,文化是精神的承载。如果我们把文化比喻作民族的血脉、人民的精神家园,那么,中华诗词就是最鲜红最热烈的血脉,就是这精神家园中最鲜美最灵动的花朵。国务院副总理马凯最近在《美哉中华诗词》中指出:“大凡好诗好词,都是真情的流淌,并记录着中华文明的历史足迹,承载着中华文化的根和魂。它如乐,天籁悦耳;它如画,璀璨夺目;它如酒,沁人心脾;它如友,灵犀相通。”

  特别是今年春节期间,以古诗词为主题的电视节目《中国诗词大会》火热走红,一时间人们的微信朋友圈被诗词曲赋刷屏,无论是什么职业什么文化层次的人都为之痴迷。古诗词热,如一股清泉,浸润文化基因;镜子一般折射传统文化的需求;号角一样召唤传统文化的自信。从《诗经》算起,三千多年的历史长河中,名家辈出,佳篇纷呈,理当继承,更要发展。当然,还需要汲取中外诗歌艺术的好经验。古为今用,洋为我用。这也是我学写诗词以来最深切的体悟。记得我早年刚接触王同兴先生的时候,就读过他这样的一首诗《江上情思》,游览龙江遇到暴雨,实在让人不快。换作我写肯定回避,即便写也是一笔带过。王老师却不然,他恰恰抓住这个意想不到的插曲来大写特写,“突起暴风挟骤雨,顿失晴朗转迷蒙。若非舵手引航向,岂许诗人颂圣明。”从行船在雷雨中的稳健,联想到了共产党的领路人、改革开放的开拓者。这种构思无疑给人一种撼动心弦的爆发力、感染力。表现了当前鹤岗人的时代色彩,展示了鹤岗人的时代气息。从活生生的现实中提炼出来的诗句可触、可摸,可亲、可近。

  鹤岗市诗词楹联协会与全国中华诗词学会同年诞生,是改稿开放以来,我市最具影响力的文学创作团体之一,引领和培养了一大批诗词作者。会员作品遍及《人民日报》、《中华诗词》、《诗刊》等国家和省市各级诗协的报刊。应该说,三十年来,鹤岗诗协一直行进在弘扬中华诗词的优秀传统这条道路上,传承了鹤岗百年矿山精神的血脉,打造出了属于鹤岗人自己的诗词品牌。三十年来,鹤岗诗人是在用自己的热血,用自己的温暖蕴藉流淌着黑龙江的大爱情怀。爱诗的人不会不热爱生活;爱诗的人,自会远离鄙俗和浅陋。每每翻开那乡情浓郁,诗味醇厚的《鹤鸣诗刊》《鹤鸣集(一至三卷)》,目光就犹如黑龙江水的波涛,伴着悠扬的韵律,随着家乡诗人的心扉一路欢快地前行,邂逅而共鸣。品读着家乡人自己的吟咏,聆听着家乡人自己的心跳,真的就好像已经看到鹤岗诗词协会正在放飞希望的梦鸽;真的就好像能触摸到鹤岗诗词协会为家乡的百年留下追求的足迹……

  幸哉!和煦的春风已经吹来。唯有拱手祝贺我们自己家乡的诗友们,祝贺在鹤岗百年的羁旅上拼搏向上的诗词协会。真诚地希望诗人用洒脱飘逸为家乡的旖旎风光,注入青春律动的涟漪,绽放激情涌动的浪花。希望诗人用敏锐的思维,用丰富的情感,持续关注、灵动捕捉、巨笔描绘出我们家乡的未来。

  我们相信,不久的将来,鹤岗会因诗词之精彩而精彩,诗词也会因鹤岗之靓丽而靓丽。

作者:    来源:鹤岗日报    编辑:苏德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