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鹤岗新闻网  >  艺文空间

炎夏品雪

http://hegang.dbw.cn  2017年07月05日 10:55:28

□周萌

  夜里闷热难耐,从冰箱里拿了根冰棒来吃。冰在体内消融,燥气不知不觉间褪去大半,顿时感念冰雪的好。随手翻开一书,偶见“夜深知雪重,时闻折竹声”两句,心里顿觉凉爽无比。

  这两句诗出自白居易的《夜雪》。深夜里诗人从睡梦中醒来,他判断雪下大了,依据是能不时地听见竹枝折断的声音。想想,院落里大雪纷飞,提升了夜的亮度。泛白的竹林里,飞鸟走兽都已睡去,而雪却慢慢地在枝叶上堆积,许多竹子弓下了身子。遥远的年代,寒冷而纯净的夜,静谧主导着一切,雪无疑是其中最美的角色。

  要是现在,有这么一场大雪袭来,该多好。

  再看看白居易的前辈,著名诗人刘长卿五绝《逢雪宿芙蓉山主人》中的两句——“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寒冬里,诗人借宿一山村贫苦人家。夜间,柴门外犬吠不停,应该是主人回来了。风雪灌了进来,还有月光,洒在主人的身上,主人一身寒衣,寒衣上覆着一层雪,在月光下显得沧桑无比。每每读这两句诗,我的脑海里就会浮现一幅画:雪落山野,无比空寂。残月下一山坡,一人沿着坡路缓慢上行,而前方不远处即是自己的家。我想这两句之所以能成为经典,皆因其画面感太强,给人想象的空间极大。

  再看看刘长卿好友李白《嘲王历阳不肯饮酒》中“地白风色寒,雪花大如手”两句。大地雪白一片,寒风凌厉,一片片雪花像手掌那么大。白居易写雪大,是从听觉出发的,写的是有理有据,而李白则直接用了夸张手法,而且是谁都想不到的夸张——试想,雪花再大,怎么可能有手掌那么大呢?但就是这种夸张手法,给我们留下了深刻印象,我们在感叹诗仙浪漫情怀的同时,不由得怀想,一千多年前的那场雪该是有多大啊!

  但若你觉得这手掌大的雪花已经是登峰造极了,那你就错了。最后来看看李白另一首诗《北风行》:“燕山雪花大如席,片片吹落轩辕台”两句。燕山的雪花和家中的席子一般大,一片一片地吹落在轩辕台上。这就有点魔幻色彩了,足以让保守的人百思不得其解,而让喜欢创新和想象的人欣喜若狂。

  此时此刻,冰棒早已吃完,窗外蚊蛾乱舞依旧,而我心间却是大雪纷飞。妙哉。

作者:    来源:鹤岗日报    编辑:苏德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