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鹤岗新闻网  >  艺文空间

院中枣树

http://hegang.dbw.cn  2017年07月18日 09:42:26

郭训民

  在我的记忆里,山东单县老家四四方方的小院中有两棵大枣树,粗壮高大的枣树占据着小院的显著位置,把枝枝丫丫伸向四角的天空,形成了小院中一道独特的风景。

  据父亲讲,这两棵枣树是当年爷爷亲手种下的,它们已经经历了近一个世纪的沧桑岁月,如今依然枝繁叶茂的生长着。那满身沧桑的枣树是我儿时的乐园,老家的春天来得早,三月里村南大堤上的杏树早已花团锦簇,我家院里的槐花也都露出了白色的骨朵儿,连石榴树都长出了叶儿,可枣树却还沉浸在甜美的冬梦里。这不禁令我有些焦急。每天放学后,我常常爬到枣树的枝桠上,悄悄地问它:你怎么不出叶、不开花、不结枣呀!我的着急无法抗拒大自然的规律,两棵大枣树依然不动声色地沉沉酣睡。

  在我急切的盼望中,枣树终于醒来了,它在春风中打了个哈欠,伸了伸腰肢,狭长的小叶儿从那长满针刺的地方出来了,嫩嫩的,绿绿的,翡翠般的美。枣树上长着我的殷切期望,我时常搬来小板凳,坐在枣树下读书写字,古老的枣树见证着我的成长和进步。

  枣花儿开了,小米粒般大小,微风吹过,枣花的馨香便弥漫在小小的院落里,蜜蜂蝴蝶和蜻蜓都赶集似的聚拢来,围着满树枣花儿忙碌着,这也为枣儿的丰收打下了基础。我读书倦了,玩耍累了,便爬到北面那棵枣树的大树杈上,去看那些亲亲的小枣儿。青绿的小枣儿不过手指盖大小,顽皮地藏在枣叶儿后面,像一个个害羞的小姑娘。

  母亲常说,七月十五枣红圈,八月十五晒半干,这是枣儿的收获时间。一进农历的七月,枣儿已经长成了,只是颜色还是青青的,有的已经有了些白色,这就预示着,枣儿快红了,收获的季节就要到了。这时的我每天都要站在枣树下,看看哪些枣儿红了,有时也会挑红了半边脸的枣儿打下来品尝。可惜我们家的这两棵大枣树都是木灵枣,一点都不脆,要不然,我们兄妹六人是不会让它安稳地挂到秋天的。

  我家隔壁的四大娘家院后有一棵脆枣树,枣是长形的,极其好吃,只是一到这个季节,四大娘看得紧,几乎不给我们任何偷枣的机会。值得庆幸的是,有一根枣树枝越过土墙,延伸到我家,这些越墙的枣儿自然成了我们兄妹几个的美味,我常一边望着院里的枣树咽口水,一边跑到四大娘家的枣树那儿看看,抚摩着长长的枣儿,希望它长得快些再快些。

  每年的打枣是我最盼望的,父亲找来几根长长的竹竿,发给大哥二哥一根,我和弟弟妹妹在树下捡枣,每个人都能享受收获的乐趣。母亲给我们明确分工,大哥打南边的那棵,我和小妹跟着他捡,二哥负责打北面的那一棵,五弟和大妹跟着他捡,打枣很快演变为一场愉快的劳动比赛,我们兄妹六人齐上阵,在雨点般的枣雨中,快乐地打着、捡着,尽情地享受着收获带给我们的愉悦……

  转眼间,大半个世纪过去了,我们和父母都去了遥远的东北,只有二哥在山东老家,今年春节,我回到离别四十多年的故乡,却没有看到那两棵大枣树,二哥说新建房子时,把枣树伐了,站在原来的枣树下,我的思绪又回到了从前……

作者:    来源:鹤岗日报    编辑:苏德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