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鹤岗新闻网  >  艺文空间

鹤岗百年开发史(之六)

http://hegang.dbw.cn  2017年07月18日 09:42:26

冯来元

  摧毁东方马奇诺 抗战胜利迎曙光

  话还得从1904年谈起,那时大鼻子和小鼻子在中国的土地上打了一场罪恶的战争,遭罪的是中国。最后,大鼻子没有打过小鼻子,日本占了中东铁路长春至大连段(日本称之为南满铁路)。于是,日本以保护铁路为名在铁路沿线驻军1万人,这就是日本关东军,成为国中之国。这是在中国埋下了一颗罪恶的种子,是日本实现它占领东北,进一步全面侵华走出的第一步。果然又过了27年,日本关东军发动了“九一八”事变。日本侵略者占领东北14年时间里修筑10年军事要塞。

  1934年5月12日,侵华日军司令部发布“第589号作战命令”,决定在“苏满国境线”上实施“国境筑城工程”。根据这个命令,侵华日军耗费大量的物力、财力,东起吉林珲春,西至内蒙古满洲里,沿中苏边界构筑了大量的军事工程,这就是被侵华日军自诩为“东方马其诺防线”,在总长4700公里的边界线上,共构筑了14个军事要塞(也有说17个)。到上世纪初已经发现的有虎头要塞、东宁要塞、珲春要塞、黑河要塞、海拉尔要塞等。有的已经开发成旅游景点,并作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鹤岗北部山区,有一条通往萝北的黄金古道,在山口处有一眼泉水,因为泉眼旁边有两棵粗大的椴树,故取名为椴树泉,水质清澈,日夜流淌,此处是黄金古道的第一个驿站,由此再向北就进入石头庙子山区。很多年以来,大量口碑资料都说明,这个地区有日本侵华时期所建的地下仓库,早在1958年,省煤田地质局及其驻鹤岗的109队曾在这一带做过一些勘察,认为在这一带地下有军事储备库,但是当时的勘探手段比较简单,没有确定准确位置,也没有留下资料,不了了之。以后又出现各种猜测,使得这一地区更具有神秘感,多少年来,老百姓议论纷纷,莫衷一是。其实,这就是日本工作在这里建的“兴山要塞”。10年前笔者和合作伙伴对它进行了一系列的实地考察,初步揭开它神秘的面纱。

  现存有关兴山要塞的档案资料十分匮乏,但是,仅现存的资料和我们实地考察证明,兴山要塞就是日寇建造的这14个要塞之一,而且其规模有可能是14个要塞中最大的一个。当年日本鬼子在兴山要塞驻守的是136混成旅团,其司令官叫古直二郎,同“东宁要塞”的132混成旅团司令鬼武雄一均为少将军衔,足见“兴山要塞”之“重要”。

  2007年至2008年笔者和合作伙伴上山实地考察发掘不下20次之多,所取得的成果十分显著,甚至可以说有一些重大突破性进展。基本上搞清了“兴山要塞”地面的布局和碉堡的分布情况,共发现各类军事工程遗址89处,东起青山林场,西至细鳞河林场,沿山脉蜿蜒曲折,走向总长近20公里。我们采用先进的GPS仪器定位标图,在现场全部挂上标志铁牌,以便日后寻找辨认。其中,两处地下指挥所,两处沙石料场,一处半地下仓库,一口水井,一个水泥库,两所兵营,一个日本人坟墓(有待DNA鉴定确认),以及多处堑壕、盘山道等,其余全部为碉堡。但是所有这些都只能说是废墟、残址而已,没有一处是完整的。

  兴山要塞是以碉堡为主的打防结合的军事工程。碉堡分布较密集的地方是椴树泉一带。这里集中了56个碉堡。坐南朝北,完全对着宝泉岭一带的开阔地。碉堡的墙厚多为0.5米至0.7米,最厚的达到1米厚。顶盖厚度已无法考察,因为所有碉堡的顶盖都已不复存在。不过,根据一般的防护常识,碉堡的侧墙和顶盖应该是一样的厚度。那么,这个厚度意味着它可以防护当时的一切爆破弹、航弹,甚至可以防相当于美国在广岛投下的1.5万吨TNT当量的原子弹冲击波。1945年被苏军炸毁时是直接埋入大剂量高爆破性的炸药所炸,以后老百姓又砸断钢筋卖钱,客观上起到了二次破坏的作用,因此,我们难以看到它的本来面目。

  我们还发现日军的两处兵营遗址,它是沿山坡等高线东西走向布局,正南朝向,前后两所房子,宽12米,长近100米,两所房子的间距20米。房子的东西两侧有排水沟,防止山水冲击房子。其中南面的房子留下部分清晰可见的墙基,尤其位于东部的地方,我们明显的看出是厨房,其长30米。紧东边是排列有序的4个炉灶,每个炉灶都有直径100毫米的排烟孔。厨房南面的墙基不是直的,而是呈凸字型,完全是日本的建筑风格。这个厨房的地面是100毫米厚的混凝土预制板,我们用石头敲击,从发出的声音可以判断下面是空的,可能是厨房所用的菜窖或库房。

  在这所房子的东部我们发现了很多残破的日本酒瓶子,有的瓶子标有自右向左的日文“日本麥酒株式會社”,还有的标有英文“DAINPPON BREWERY”,即“大日本啤酒厂”。那时的日本妄自尊大,明明他们的人个小,地盘小,还自称“大日本”,其实这是一种心理上的自卑和自慰。还有的标有英文“BY KOTOBUKIYA”翻成中文是“寿屋公司制造”,有的标日文片假名。瓶子的颜色有茶色和绿色的,不同的酒用不同颜色的瓶子,这些酒瓶子比我们现在用的酒瓶子要厚得多。我们判断,这些酒应该是从他们本国舶来的,而且档次不低,我们带回来不少这样的破瓶子,以便进一步研究。

  向导指点我们看到一个土包,说是日本人的坟墓,不知是真是假,我们画了草图,以便以后再过来考察。如果它真是日本人的坟墓的话(当然这需要进行DNA鉴定才能确认),不知现在的日本人要不要他们先辈的遗骨?其实,日本在无条件投降的时候,只顾自己仓皇逃命,连他们的情骨肉都可以抛弃,还在乎那一把枯骨吗?

  在残留下来的是个直径10米的大坑处,由于它座北朝南,完全不同于其他碉堡是座南朝北,而且我们判断它原本是在盘山道边向北侧的山上开凿的平峒,内部幅员较大,应该是后勤方面仓库一类的构筑物。其主体虽然坍塌,但是还可以看到明显的洞口,只是西部侧墙向东倒塌,而东部侧墙还立在那里,墙的结构是200毫米厚的钢筋混凝土,钢筋直径16毫米。于是我们在东部侧墙根部向下挖,挖了1米深见到硬底,即混凝土地面。这说明这个平峒的入口高度应该在两米左右,其宽度尚不能准确判断,很有可能可以进车。在这里我们挖出了一把锈迹斑斑的日本军用小刀,长120毫米,还挖出皮带残片,还有几小块木炭等。这个大坑有待进一步发掘。

  号称“东方马奇诺”的绝密工程,是由中国劳工血泪和尸骨所堆成的。所有要塞完工以后日军就把劳工全部处死。有资料表明,百万中国劳工死于要塞。

  兴山要塞同其他要塞一样,完工后,所有劳工全部被处死。

  由于我们考察的晚了,一位石头庙子劳工幸存者于2000年去世,人称大老李,不知叫什么名字,他活到90岁。但是,他把当劳工死里逃生的秘密告诉了一位叫高秉富的人,2007年考察组采访到住在石头庙子附近小屯的退休老工人高秉富,因为当年大老李只告诉高秉富一人,并且不让高秉富告诉任何其他人,所以高秉富多年来守口如瓶,没有同任何人讲,他之所以将此事讲给考察组,是因为大老李已去世多年,也是想把事实真相公诸于世。那是在1945年光复后的初冬季节,12岁的高秉富住在石头庙子附近的德胜屯,同住在这个屯子的一个光棍汉大老李经常带领他上石头庙子一带的山上玩,当时看到很多碉堡,也曾看到一堆堆的白骨,高秉富问大老李是怎么回事。大老李见高秉富当时很小,又老实,于是,就告诉他自己所知道的秘密,并一再嘱咐高秉富千万不能外传,怕引起麻烦。高秉富答应了大老李的要求,沉默了60多年,终于说出了大老李向他讲的情况。

  大约1940年,大老李被日本鬼子抓到石头庙子修山洞,他们所干的这段工程完工的那天晚上,大老李和所有劳工共100多人在荷枪实弹的日本兵的押解下,往山下走。大老李走在人群的前面,突然发现有铁丝网围着,立刻感到不好,一闪身躲在一棵树下,就在这时枪声大作,整个山坡成了杀人场,大老李钻出铁丝网,连滚带爬地逃出去。100多人的劳工队伍,只逃出大老李一人。

  30年前,鹤岗市委党史研究室的负责同志曾采访过伪满时期在老街基的工商业者冯维礼,据他回忆,大约在1939年,在兴山警察署附近有一排空房子,后来住进去100多一色身穿灰色衣服的人(据以后有人考证,应该是抓来的抗联被俘人员或劳工),他们每天被全副武装的日本兵看押着,每天早早地就出发,夜里才回来,从没有人敢接近他们。有一次同江泉掌柜的趁他们打水的时候,小声地问他们是干什么的,才知道是到石头庙子给日本鬼子修山洞的,后来这些人都突然不见了,后来得知都被日本鬼子杀害了。光复以后,在石头庙子一带发现大量人体尸骨,不小于东山万人坑的规模。早年间鹤岗的老年人提起石头庙子就有一句话:“日本鬼子抓劳工修山洞,那人让鬼子体登老鼻子了!”意思是劳工都被日本鬼子害了,“体登”就是东北土话,整死的意思。十几年前,在石头庙子附近的红旗村刘会计家的地里还经常挖出人骨,有时候一堆一堆的,我们判断,那里就是日本鬼子杀害劳工的万人坑。

  号称“东方马奇诺防线”的日军要塞,并没有挽救日本侵略者失败的命运。第二次世界大战最后的战场几乎都发生在这些要塞处,最典型的是东宁要塞、郧山要塞,分别于1945年8月23日和8月30日结束,日寇垂死挣扎付出了惨重代价。而苏军于8月10日通过兴山要塞时仗打得很顺利,碉堡里的日寇连同坚固的工事一起成为日本军国主义的殉葬品。其他日军在东北构筑的所有要塞一样被没有起到它预想的任何作用,实际上都成为日军的自掘坟墓。

  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被称为埋在山里的历史,被人们渐渐地淡忘。

  1945年2月4日至11日,美英苏三国召开了雅尔塔会议,苏联政府承诺在欧洲战场结束后2至3个月内对日宣战,但是,苏联政府借机提出很多出兵的先决条件,极其苛刻。特别是会议背着中国政府作出一系列有损中国领土和主权的决定。苏联要求外蒙古独立,实际上就是吞并我国领土外蒙古,蒋介石居然答应了(以后他曾反悔)。苏联要保留中东铁路的控制权,1935年3月,苏联把中苏共同经营的中东铁路北段(北满铁路)以1亿4千万日元卖给日本炮制的伪满洲国,抗战胜利了,理应归属战胜国——中国,而苏联仍同他的沙俄前辈一样,要求中苏共管,而且写入苏联和国民政府订立了《中苏友好同盟条约》中。新中国成立后,毛主席宣布废除旧中国同外国所签订的一切不平等条约,老人家在主权问题上寸步不让,同苏联多次交锋,于1952年12月31日,结束共管中东铁路的历史,中东铁路全部归中国所有。

  还有旅顺港问题,抗战胜利后,国民政府答应由苏联使用,这就是国中之国。新中国成立后,也是经过多次谈判,1955年5月31日,苏军全部撤离回国。从这以后,在中国的土地上再也没有外国一兵一卒。

  当时,欧战结束后,斯大林尽管得到诸多好处,但是他仍然迟迟不下宣战命令,他在观望。当然,也在做出兵准备。苏联早已从各种军事情报得知日本关东军在中苏边界构筑了号称“东方马奇诺防线”的军事要塞,他们清醒地认识到,进入中国东北必须通过这些要塞,因此,首先应查清要塞的分布及其兵力部署情况。1945年5月,苏联远东军司令部司令官华西里耶夫斯基元帅根据斯大林的指示,发出一道紧急命令,急令在苏联远东军的特遣队派出精干人员深入到所有日军要塞进行侦察,要求必须画出详细草图。据中国共产党新闻网《东北抗联在苏联秘密整训》一文中记载:“7月下旬,抗联教导旅(东北抗联在苏联的编制)侦察分队的280名指战员,组成20多支特遣队,秘密潜回中国东北境内,在牡丹江、佳木斯、哈尔滨、长春、沈阳等地进行战前侦察。侦察员用各种方式,接近或潜入日军数百个营区、工事、弹药库、军事谍报指挥机关等要害设施,将日本关东军的17个战略地堡及中苏边境上三道防线的情况,无一遗漏地标注成空袭目标,并制成图表,由交通人员星夜传递越界过江,送到抗联教导旅情报中心。在此期间,侦察员们不仅摸清了日本关东军的军力部署情况,还多次完成了暗杀、破坏等任务。”其中有一支精干的小分队潜入鹤岗。小分队队长张凤歧,原本是抗联赵尚志部队的一个团长,在苏联远东军中是中尉,由他带领另外7个人组成的小分队,化妆成皮货商和打围挖参的人,潜入兴山街(鹤岗)。这8个人,个个身怀绝技,长拳短打,样样精通,枪法极好,百发百中,而且都会说日语和俄语。他们于5月中旬的一天上午顺利到达鹤岗,为了缩小目标,他们分成几个小组,以投亲靠友的方式分别住在几个地下工作人员的家里。在中共地下党人员的帮助下,这8个人化妆改扮进入兴山要塞,完成武装侦察任务。经过一天一夜的战斗,8个人到王家店集结,一个也不少。8个人把边战斗边画出的草图集中在一起,整理出一个完整的日寇兴山要塞详图,这份详图成为日后苏军兵发鹤岗的重要作战图。

  1945年7月16日,美国在它的本土西部沙漠里成功爆炸了一颗原子弹,这是世界上第一颗原子弹。于是,作为盟军老大的美国更加感到自己胳臂粗力气大了。7月26日,中美英三国发表《波茨坦公告》,促令日本无条件投降,日本置之不理。从而进一步激怒美国,美国毅然决然地于8月6日向日本广岛投下一颗当量为1.5万吨级TNT的原子弹,代号“小男孩”,顷刻之间,城市几乎化为焦土,3天后又向长崎投下第二颗原子弹,代号“胖子”,两地有数十万人伤亡。这两颗原子弹,一下子把日本炸懵了,美国报了被日本偷袭珍珠港一箭之仇。这也是促使日本投降一个的重要因素。美国还威胁日本说:“你服不服,不服我还扔!”其实这是讹诈,当时的美国只造出这两颗原子弹。美国投下这两颗原子弹也引起了不同舆论声音,说被原子弹炸死的多为平民。张学良晚年说过一句话,他说:“日本没有老百姓。”也就是说日本“全民皆兵”。的确如此,日本来到中国东北的开拓团是不是老百姓?是不是日本人民?是吗?开拓团就是准军事机构,他们手中有枪,他们随时都可以走上战场。那时,日本的青壮年都是日军的后备力量,到了抗战后期我军俘获的日本兵里面尽是娃娃兵,他们从小就准备上战场。日本早已是“全民皆兵”了,哪里还有老百姓?哪里还有什么平民?从这个意义上讲,那两颗原子弹的投放没有什么值得商榷的了。

  8月8日,苏联政府看时机已到,下午5时,苏联外交部长莫洛托夫召见日本驻莫斯科大使佐藤尚武,下达苏联对日宣战通告,并当面宣布:从8月9日起苏联与日本进入战争状态。

  8月9日零点钟声响过,158万苏联红军兵分4路,越过黑龙江,对日本关东军发起全线攻击。

  从萝北一带渡江过来的苏军于8月9日零时30分开始行动,到10日全部渡江完毕。苏军渡江后,与日军第一次交战是在兴东道台府,在这里遇到日军负隅顽抗,日军在碉堡内向苏军猛烈射击,双方展开激战。苏军的一名指挥官下令开炮,这时,中国向导、抗联人员急忙上前加以制止说:“千万不要开炮!这是中国的古迹,应该把它保护好。”苏军指挥官犹豫了片刻,而此刻碉堡里的日军射击得更加猛烈,苏军步兵有些伤亡,那名苏军指挥官不再犹豫了,再次下令开炮,碉堡和它里面的日本兵一起开花。但是,苏军的炮火也毁坏了一处重要古迹——兴东道台府。现在,复建了兴东道台府,但那不是真正的古迹,只是仿古建筑而已。

  从这一天开始,在鹤岗的日本关东军和职员,开始携家带眷撤退,他们集结到火车站,将大件物品扔掉,包裹等物集中烧毁,只带细软,纷纷乘车南逃。他们跑得很是狼狈,只顾自己逃命,甚至毫无人性地扔下自己的亲骨肉,这也充分暴露出“大和民族”独有的“优秀”。在鹤岗有不少日本遗孤,有的我还认识。老一代鹤岗人以博大的胸怀养育一批仇人的后代,这些日本遗孤比他们的亲爹强得多,他们吸吮了中华民族的血液和乳汁,他们对于养父母的养育之恩没有忘记,回日本以后,经常回鹤岗探望养父母。

  苏联红军先头部队经萝北向鹤岗挺进,位于石头庙子山区的兴山要塞是通往鹤岗的唯一必经之路。因为已经有了张凤歧小分队的侦察草图,苏军于13日早6时顺利到达石头庙子山区,在这里遇到日寇阻击,驻扎在兴山要塞的日军136混成旅团,在旅团长土谷少将的指挥下,妄图利用兴山要塞的碉堡群阻挡苏军前进。日军在碉堡内向苏军猛烈射击,苏军步兵无法前进。就在这关键时刻,张凤歧以及他的小分队的人员分乘8辆装甲车开进要塞,他们的任务是担任向导,这8个人在车内利用潜望镜向外瞭望,对照图纸,判断地形,然后指挥后面的装甲车部队进入要塞的碉堡群内。这些装甲车和坦克在碉堡群内迅速分散开来,利用碉堡的死角停车,然后,从车上下来苏军战士,直接向碉堡射击口内投掷掷弹筒、手榴弹、炸药包等,碉堡内的鬼子被炸得鬼哭狼嚎。

  这时候在鹤岗的日军得知兴山要塞守军失利,便派出一部分军队前往支持。其实他们明知道自己是步兵,是无法战胜苏军的机械化部队的,但是,他们的目的是为了争取更多的时间,掩护南逃的大部队。支援兴山要塞的大部分日本鬼子被消灭,剩下一部分当了俘虏。

  根据苏军远东军司令部的命令,苏军在石头庙子把剩余的碉堡全部炸毁,因为苏联人认为这些碉堡是对付他们的,留下来怕被再次利用。抗联人员彭施鲁和张凤歧曾经要求留下一部分碉堡作为日寇侵华罪证,但是,苏军的指挥官根本不听劝阻,命令苏军战士在碉堡内直接埋入高性能烈性炸药,把所有碉堡全部炸毁。留下来的只是碉堡的残垣断壁,我们现在难以看到兴山要塞的原始面貌。

  兴山要塞虽然号称“固若金汤”,其实不过是纸壁蒿墙,它无法挡住苏军的机械化部队,也和日寇的其他要塞一样,连同里面的日军,成为日本军国主义的殉葬品。

  此时的鹤岗已经看到抗战胜利的曙光。

  原伪满炭矿取缔役办公室,成为鹤岗苏军司令部。

作者:    来源:鹤岗日报    编辑:苏德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