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鹤岗新闻网  >  艺文空间

夏夜卧听雨打蓬

//hegang.dbw.cn  2017年08月08日 09:31:58

  □张世普

  雨不仅能看而且能听。

  “一千尺檐瀑,十二时雨声”,听雨,尤其是夏夜听雨檐下,实是人生一件快事。

  夏雨,听起来酣畅、粗犷、干脆得像北方小伙的情,炽烈如焰,豪爽、奔放。雨大时,雨点猛烈地敲击着窗户,呼唤着,珠落玉盘般清脆悦耳,伴随着隆隆的雷声,雨仿佛在跳跃、升腾,在宣言,在陈说心曲……

  夏雨淋漓尽致,肆意泼洒,用他梦幻般的声音勾勒出一个激情的世界。夏夜听雨,不由得使人想起黄钟大吕,金戈铁马,想起浑厚的高原,平坦的沃土以及火焰似飘动的红高粱和波涛般汹涌的麦浪。夏夜雨声,是流动的天籁之声,是自然本色,似伯牙鼓琴之“峨峨兮若泰山”、“洋洋兮若江河”,可以了却人生之不平和喟叹,化解心中堆积的块垒,一切的烦恼都可以随风雨声而去,达到物我两忘。在夏夜风雨声里,尘嚣远去,俗烦淡然,心轻梦净,那份只有雨趣,而无淋漓之感的畅快,让我凭添了许多遐想。有人说,雨是大自然的泪滴,如果是,我觉得夏夜的雨更像是大自然真情的泪水在尽情地流淌,留给人的全是心灵的震撼。

  桃红已然逝去,绿叶依然茂盛。窗外风卷雨丝,室内清凉无限,暑气连同浮躁随雨声尽消;风摇梧桐,雨打荷叶,没有躁热杂乱,没有悲凉惆怅。屋内床上,静听风雨,卧读诗书,是那样的潇洒,那样的浪漫。“一夜雨声三月尽,万般人事五更头。”(韩屋《惜春》)“从今有雨君须记,来听萧萧打竹声。”(韩愈《盆池》)“千点荷声先报雨,一林竹影剩分凉。”(陆游《秋兴》)。让自己沉浸在诗词的意境里,沉浸在想象的氛围中,可以尽情体会大江东去的豪迈或品味小桥流水的缠绵。情为心动,感触灵魂,随意唤梦呼风,神驰千里,何等惬意!此时,我可以什么都不想,静静地感受一番夏夜雨趣,也可以什么都想,释放一段感情,领略一片情怀。不是吗?伟人墨客们尚且抵挡不住雨声的魅力,还要“留得残荷听雨声”,何况我这凡夫俗子!

  夏夜,卧听窗外雨声淅沥缠绵,蓬草树叶萧萧低吟,在不同的心境中欣赏夏夜雨声不同的律动,这是一种牵挂,一种无所谓远近和显隐的心灵牵挂;这是一份超越时空并一厢情愿的契约。回望唐诗的风流飘逸,宋词的深沉缱绻,那夏夜雨声似乎是一曲天籁之音尚未终弦,今人鲜活的生命律动,仍应和着这个世界的现实鼓点声声在耳!虽然时日推移,岁月已铮然豁变,但雨声依旧。对于我来说,在我的居所,在我的心灵深处,永远会留下这么一个自由自在的净土,让飘逸着灵性和激情的雨声安然居住,或许就是夏夜雨声给我的最大的收获!

作者:    来源:鹤岗日报    编辑:苏德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