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鹤岗新闻网  >  艺文空间

鹤岗百年兴山篇

http://hegang.dbw.cn  2017年08月08日 09:31:47

□冯来元 张祥臣 于淼

  抗日烽火燃矿山——兴山成立第一个中共党支部,抗联六军夏云阶军长攻打矿山,威震敌胆。

  1929年,中共汤原县委第一任书记李春满来鹤岗矿山指导工人运动和建党准备工作。1930年后,党又派裴锡玖等来矿山领导工人运动和在矿山发展党员。1931年3月,鹤岗第一个党支部——矿山党支部在兴山镇秘密成立。1933年春,矿山党支部扩大为兴山矿区区委。1933年11月24日,成立了鹤岗中心产业支部,有党员9人。从此,鹤岗煤矿工人在党的领导下,抗日革命斗争进入了一个新阶段。

  日寇占领矿山后,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侵略,1933年5月3日,中共满洲省委指示汤原县委,坚决组织和领导煤矿工人的反日斗争运动,组织起广大群众参加的煤矿工会,建立失业工人委员会,发动失业工人开展要救济、要欠薪的斗争,在鹤岗建立以产业工人为主体的中共基层党组织。5月13日,矿山党支部在工人中散发了“一律开清欠薪”、“反对把头克扣工人工资”、“明晨一律不上班干活,全体罢工”等内容的传单。矿山500多名工人响应煤矿党支部的号召,罢工一天。6月20日,矿山党支部组织矿工为反对自备筐箩、尖镐和要求清付欠薪而再次举行罢工。矿方迫于工人的压力,给工人发了欠薪,取消了由工人自备劳动工具的决定。这期间,中共汤原县委派徐光海、张兴德、张文藻、大老金等人到鹤岗矿山开展工作,发动工人起来斗争,并且打入鹤岗矿警队策反起义,争取伪军官兵参加抗日队伍。

  1933年12月,200余名煤矿工人为反对日本监工无故殴打和逮捕工人,又一次举行罢工斗争。在中共地下党和煤矿工会的正确引导下,通过斗争,日伪当局将抓去的工人放回,使斗争取得胜利。

  1935年5月,兴山三井300多名工人为反对监工、把头无故殴打矿工,罢工两天,并且破坏了灯房子,使矿山5天没有正常生产。打击了日寇的嚣张气焰。

  1937年6月,日本侵略者为了进一步加大对东北的掠夺力度,实施伪满洲国第一个“产业开发五年计划”,在兴山建立兴山采炭所,管理人员多为日本人,也有部分汉奸、把头。兴山采炭所位于老矿务局东侧原兴山四井处。当时兴山已有几处生产斜井和南、北二槽露天、三槽露天、五槽露天。1937年秋,日本监工不顾工人死活硬逼着矿工在冒顶区扒溜子。在工会和地下党支持下,矿工进行了为期6天的罢工。矿方最后被迫答应撤换日本监工等条件。也在这一年,兴山四井曾发生一次工人罢工。那些年,工人开支时,把头、监工总向工人收取地皮费、理发费、洗澡费,还有所谓“请客费”等等名目繁多。其实,那时的工人一年连一次澡都洗不上,头发有两寸多长,遮住耳朵了也没剪过,月月都要扣钱。鬼子、把头看见工人手里拿到点工钱就眼红,总是想方设法地进行搜刮。有一次,蹬钩工人刘荣玉刚领到工钱,在回工棚的路上,碰到了日本监工金山。金山老远就把大嘴咧咧着说:“刘的,你的钱大大的有,小小的给我米西米西的干活!”刘荣玉一听鬼子要钱下酒馆,心里很生气,便直言回绝他说:“钱的没有!”金山马上翻脸说:“什么钱的没有!你的良心大大坏了!亡国奴的三宾的给!”刘荣玉一听鬼子骂人,更生气了,冲鬼子顶了一句:“你才是亡国奴!”鬼子金山飞起一脚就朝刘荣玉腰部踢来,接着搬起地上的托绳滑轮就朝刘荣玉打来。由于躲闪不及,刘荣玉的太阳穴后边被砸个大口子。事后,鬼子还要罚刘荣玉的苦力。这件事引起了工人的愤慨,在刘荣玉被逼无奈而逃走的第二天,蹬钩工梁长清在井下对工人赵显学说:“鬼子成天骑在咱们脖子上拉屎,得想个办法治治才行啊!”这时又围上来一些人,大伙七嘴八舌地商量怎么对付小鬼子。最后赵显学想出个主意,他说:“你们干蹬钩的心要齐,给鬼子来个猪八戒摔耙子——不伺候猴!马机(卷扬机)一停,生产就停,鬼子必然慌神!”第二天,蹬钩工人果然一个也没来上班。出煤场子面没有空车皮,也就没法装煤,整个矿井全停了。鬼子急得直发火,但就是找不到蹬钩工人。原来蹬钩工都跑到新街基躲了起来。鬼子为了要煤,只好答应今后不再向工人勒索钱财,不再打骂工人。

  1940年2月11日,工人在地下党的组织下,放火烧了兴山五槽,火焰高达20多米,一连烧了5天。日伪当局始终没有查出失火原因,最后以“自然发火”草草了结。

  1940年,兴山三井的一个工人因为休息了一会儿,就被日本监工小野(他戴眼镜,外号瞎小野)用石头把脑袋给打破了,鲜血直流。工人们去找小野说理,没等大家说话,小野又用手拿的酒瓶子把另一工友的头部打伤,当场昏倒在地。工友们群情激愤地将这事向后到的工头范奎生述说。范奎生一听便火冒三丈,大喊道:“你们给我狠打小野这个狗东西!别打死就行。”站在小野前面的一个工人当即举起手中的铁锹,回头就给小野一下子,当时就把小野劈死在地。这就是有名的劈死瞎小野事件。范奎生一看把鬼子小野劈死了,心想反正“一个羊也是赶,两个羊也是放”,干脆打他个痛快。于是,就向在场的工人高喊:“快去打鬼子呀!”在场的20多名工人立刻向井口鬼子待的地方奔去。不一会儿,全井口200多名工人都轰动起来了,“打呀!打呀!”喊声响成一片。结果又打伤了七八个鬼子。工人也有受伤的。

  1943年,日伪统治进入了更加残酷的时期。宪兵、警察、特务为所欲为,无辜的矿工经常被以莫须有的罪名抓进警察署、矫正院。兴山一井机电工人黄庆乐就因为知道一点关内八路军、新四军坚决抗日的事儿,在工人中说说,日伪警察硬说他是通苏特务,把他抓到鹤立县警察署去“过大堂”,黄庆乐再也没有回来。恰在这时,正赶上机电班的日本头头永利有事要回国,改由田村代管。田村对煤矿工人更凶狠,平时爱拿着一把寒光闪闪的日本战刀,每天晚上都叫工人给他磨刀,稍不顺眼就殴打工人。工友们忍无可忍,决心找机会狠狠地教训他一顿。不久终于有了机会,一天,韦成信、李庆先、常文学、李全有等几个工人从井下上来,正在吃橡子面饼子,田村走过来了。田村先从李庆先手里抢下一块饼子,放在鼻子边闻了闻,就给扔在地上。又走到常文学面前骂了几句,还无故打了他两个嘴巴子。李全有顿时火冒三丈,大喊一声:“都上!狠很地打鬼子!”话音没落,手中的镐把就飞落下去。直打得田村边跑边声嘶力竭地嚎叫:“我的刀的用上,你们脑袋统统地拿下来!”李全有果断的对大家说:“已经动手了,就打到底吧!”于是,大家把田村围起来狠狠地暴揍了一顿。当宪兵队和矿警队赶到时,田村已被打得奄奄一息,工人们也早已四散而去。李全有等人逃离了矿山。

  1943年(伪满康德十年)兴山采炭所工人在兴山头道沟子打死鹤岗炭矿株式会社庶务主任金伟。

  1943年(伪“康德”十年)1月6日下午,南岗采炭所三坑二层右八片发生瓦斯爆炸重大矿难。日本鬼子为了保住矿井,竟然不顾在采煤工作面作业的100多人死活,强行封闭井口,造成96人当场遇难。

  最近,笔者采访到现年87岁的离休老干部王方木,他生于1930年,老家山东,1943年13岁的王方木随父母逃荒来到鹤岗,第二年就到兴山采炭所一坑当童工,工头看他年纪小,就让他当了小“博艺”(日语,就是勤杂工)。给采炭所的日本职员、监工和把头打扫房间,日本职员每天派他到“炭矿”(即“鹤岗炭矿株式会社”的简称,就在现在的矿务局销售公司楼)送报表,报表的主要内容是所在坑口出勤情况,煤炭产量等等。一天王方木走在路上遇见一个中年人,问他干什么去,王方木如实回答,那人说:“你把报表给我看看好吗?”王方木就把报表给那人看了。以后王方木在送报表的路上经常遇见那人,每次都给他看报表。渐渐地那人告诉他“我们都是中国人,不是满洲国人,我们一定要把小鬼子赶出去”等等,王方木从他那里接受了抗日救国的教育,思想觉悟有了很大提高。以后才知道那人是中共地下党员,解放战争时期随大军南下,后来当上某军分区司令。王方木15岁下井干活,20岁(1950年)的时候加入中国共产党,很快提拔为干部,他在27岁的时候当上了副处级,曾任兴山矿党委副书记,矿务局总医院院长,矿务局总务处处长等职。因为他当年为抗日做出过贡献,两年前在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时,他作为抗战地下工作者获得了抗日战争胜利纪念章,并发给5000元,还有一套马裤呢军服。

  鹤岗矿山人民从不甘心做亡国奴,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奋起抗战,有很多矿工参加了抗联游击队,同日本鬼子进行殊死斗争,可歌可泣。

  1933年,夏云阶领导汤原抗日游击队,最初只有一支破手枪,他们几乎徒手缴获在鹤岗的一支亲日武装,获得一些武器,队伍逐渐扩大,曾多次袭击鹤岗矿山、萝北鸭蛋河一带。不久又攻下汤原县城,获得大批武器弹药。至1935年正式成立东北抗联第六军,夏云阶任军长。

  夏云阶领导的抗联六军多次袭击鹤岗铁路和鹤岗矿山。1936年5月22日,夏云阶军长带领部队袭击日寇占领的鹤岗矿山。当太阳落山时,攻城部队悄悄地来到了指定地点鹤岗煤矿附近位于兴山区的北山石灰窑。部队在那里潜伏下来,并建立了临时指挥所。这时,天下起了蒙蒙细雨,旷野一片寂静。接照作战计划,部队分成三路行动,一路攻打炭矿机关(现鹤矿集团销售公司大楼),一路攻打日本守备队,一路攻打矿警一中队。

  半夜时候,夏云阶命令短枪组率先摸向敌人设在北山的卡子房,潜伏在附近。不多时,卡子房的岗哨开始换岗了,趁此机会,内部接应的抗日救国会会员立即开始行动。潜伏在矿业卡子房附近的短枪组战士们看到探照灯突然转向了南边,这是行动信号,个个犹如猛虎下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进卡子房,消灭了卡子房内的几个鬼子。夏云阶指挥大部队立即攻向城内,那时候日本鬼子在炭矿一带修有碉堡和铁丝网。与此同时,矿山内的抗日救国会成员密切配合攻城部队行动,切断了矿区的电网和全部电话线路,城镇顿时一片漆黑。城内的鬼子发觉抗联部队攻城,慌忙吹响集合号。刹那间,枪声、喊杀声响成一片,整个矿山的日伪军政人员乱成一团。

  夏云阶率队直扑炭矿机关。接近街心时,又分兵行动,插向各自战斗目标。十几分钟后,随着轰的一声巨响,日寇汽车库燃起了冲天大火,鬼子守备队的吊桥也飞上了天。被爆炸声惊醒的日军守备队队长小野,惊慌失措地抓起指挥刀,急速往炮楼上跑,边跑边喊:“快快的,上炮楼的干活!”这时,抗联部队的火力已经把炮楼和日军宿舍严密的封锁住了,把守备队的日军困死在里面,一个也逃不出来。日寇头子山口发疯似的抓起电话,声嘶力竭地喊着:“小野队长,小野,你的快快的过来!”可是电话里一直没有动静。

  此时,矿警一中队的岗哨已经换上了抗日救国会会员,潜伏在矿警队的张维山看到抗联部队发起攻击的信号之后,便立刻向矿警队的屋里跑去,假装慌张地向矿警一中队队长赵永富(外号“赵大肚子”)报告:“不好了,抗联打进来了!”这时,“赵大肚子”已经听到了外面的枪声,赶紧从床上爬起来,披上外衣往外跑。同时,让张维山立即去召集各小队长速来。不一会儿,小队长们都来到“赵大肚子”面前。“赵大肚子”鬼哭狼嚎一样喊叫着,命令小队长们把队伍以最快的速度带过来。小队长们走后,张维山趁“赵大肚子”哈腰提鞋之际,一枪便把他打死了。然后揣起“赵大肚子”的匣子枪,急步跑到外边。这时,矿警各小队都已到齐。张维山手提匣子枪向各小队长说:“赵队长命令你们站好队伍,把枪都放下,后退50步。队长怕出意外,要亲自检查枪,你们赶快按命令执行。”大家信以为真,就都按要求照办了。张维山沉着从容地向前走了几步,稳稳当当的把一挺轻机枪端到手上,并高喊一声:“大家都原地坐下!”等矿警队员们全都坐下时,张维山坚定地说:“外边打过来的不是胡匪,是抗日联军进街了,我过去也是抗日的,这些武器装备都要送给他们,拿去打日本鬼子。谁也不准动,谁动我就开枪打死谁。我们大家都是中国人,要把枪口对准日本强盗。愿意参加抗日的就跟我走。”在这紧急关头,抗联的接应部队赶到了,有几个想反抗的矿警也没敢动手。夏云阶军长站在矿警队面前,向他们讲了一番开导和教育的话。

  整个战斗一直延续到拂晓,击毙了日寇军官山口为市、桥田德次和矿警一中队长赵永富等人,共缴获步枪30多支、轻机枪一挺、匣枪一支和6500多发子弹。还缴获大批被服、军鞋、军帽和食品等。经过宣传教育,大部分矿警队员和一批煤矿工人自愿参加了夏云阶军长领导的抗联第六军。

  在兴山北部,石头庙子南部,有一个百年老村,当初叫石头村,合作化的时候叫红旗社,现在叫红旗村。这个村子分为东屯和西屯,相距2公里。这是一个具有光荣革命传统的村子。由于地理位置处于北大岭和石头庙子之间,决定这个村子的重要性。在伪满时期,这个村子虽然只有十几户人家,就有十多人被日寇抓劳工修筑兴山要塞。然后,日本鬼子在村口处设置一个兵站,专门把守山口,防止抗联进入。村里的人也不许随便走出。现在的村会计刘铁军的爷爷曾讲述过日本鬼子抓劳工和抗联队伍袭击日寇兵站的事。

  那是1938年,日寇在这附近修火药库,也就是兴山要塞的外围工程。在这里抓走村民吴云芳和刘臣两人,他们的家人哭喊着不让鬼子抓走,鬼子用枪托打。他们二人在日本鬼子的工地上受尽折磨,并且得知干完活谁也回不了家,都得被日本鬼子整死。于是,他们俩就想办法逃出去。一天夜里,他二人趁看守他们的鬼子喝醉酒不省人事的时候逃了出去。他们钻出铁丝网,一直向东奔跑,大约走了10多公里的山路,趟过两条小河,终于在梧桐河对岸一带找到抗联队伍,他二人成为抗联战士。凶残的日本鬼子到他们家找人,最后把这两家的人一个不剩全都整死了。吴云芳和刘臣得知后放声大哭,发誓一定报仇雪恨。第二年春天的一个后半夜里,吴云芳和刘臣潜回村里,先给被鬼子杀害的家人上坟,磕完头掩面痛哭。然后,他俩告诉乡亲不久要带领队伍杀鬼子报仇,请乡亲们配合。又过了几天,还是后半夜,刚刚下过一场小雨,天色漆黑一片。二人带领20人组成的一支抗联队伍潜入村外鬼子兵站处,实施包围。鬼子正在熟睡,外面只有一个鬼子岗哨,吴云芳学两声布谷鸟叫,那鬼子听到声音,向前走去,刘臣从他身后一把搂住他的脖子,鬼子喊叫不出,吴云芳迅速冲上来一刀刺入鬼子胸膛,那鬼子连哼都没有哼一声,就结束了狗命。此时外围的队伍得知二人得手,一起冲进来,进入兵站,把里面的十几个鬼子全部消灭,一枪没放,全是刀劈斧剁,一分钟不到,就结束战斗,没有留下一个活口。这时天光开始放亮,队伍兵分两路,一路进屯,告诉乡亲们赶快转移,否则,鬼子发现一定会报复的。十几户人家立刻全部转移,另一路把兵站的武器弹药还有罐头饼干等席卷一空。打了一个痛快的大胜仗,吴云芳和刘臣长长舒了一口气,感到异常兴奋,带领乡亲们回到梧桐河驻地。第二天,兴山要塞的鬼子发现兵站的鬼子全被打死,暴跳如雷。鬼子进入石头村,一个人也找不到,就把村里的房子全部烧毁。直到光复后乡亲们才回到这里重建家园。

  现在,村里刘会计家的地就是当年修筑兴山要塞时的万人坑,前些年种地经常挖出很多劳工遗骨。

  红旗村已于2006年10月18日申报革命老区。

作者:    来源:鹤岗日报    编辑:苏德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