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鹤岗新闻网  >  社会新闻

魏鹤凤:我因有梦而“精彩”

http://hegang.dbw.cn  2017年10月30日 09:42:03

  庄鸿芸  记者田琳

  如今,在打工的魏鹤凤也别有风采。

  24日16时30分,向阳区金广超市楼下川鹤鸭颈王门前,顾客络绎不绝。店里一位穿着红色围裙的中年妇女正忙着接待客人。也许是人到中年的缘故,她的身材有些胖,皮肤有些黑,头发简单地挽着。不过,她的声音悦耳,动作麻利,脸上始终挂着微笑,这让每位顾客见了,都能温暖几分。

  这位中年妇女名叫魏鹤凤,今年53岁,在别人看来,她就是一个普普通通、为生活而奔波的中年妇女,却不知她还有一个身份——作家、朗读者。

  提到魏鹤凤,也许没人知道,但是提到笔名“牧歌”,经常看《鹤岗日报》、《鹤岗晚报》的读者也许不陌生。2007年,她在《鹤岗日报》上发表了她的处女作《父亲的生日》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10年间,她创作了200多篇文学作品,累计十多万字,用细腻的视角记录了普通民众的生活与百姓最淳朴的感情。其中,她的十多篇作品先后发表在报刊上。一边是为生计打工的身影,一边是频频见诸报端的文字,如此的反差,让人忍不住要问:在忙于生计的奔波中,她何以还能保持一份高雅的追求呢?

  冲破“爱的枷锁” 让文学在生命里生根发芽

  魏鹤凤是家里的独生女,家里虽不富裕,却可以让她无忧无虑地上学读书。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当时的社会环境,一般家庭的学生也只能读课本,很难见到课外书。魏鹤凤特别爱读书,甚至达到痴迷的程度,家里没有课外书,她就到邻居朱伯伯家去借,然后如饥似渴地看完;看到路上有纸片也要捡起来读读;老大爷在门口下棋,椅子上放了一份报纸,她要借来看看。不过,魏鹤凤的父母非常反对她看课外书,认为课外书是没有用的书,影响她学习,魏鹤凤只能拿着手电筒偷摸地在被窝里看。有一次,魏鹤凤因为偷看课外书被母亲发现,一气之下,就把她的书给撕了,魏鹤凤为此哭了很久,还写了一篇小说《爱的枷锁》,记录了当时她对文字的渴望,也抒发了对家长不理解的苦闷。不过,在报社工作的朱伯伯却非常支持她看课外书,有时朱伯伯家来客人,她为了看书也不离开,有人批评她说这样不礼貌。朱伯伯却不在意,还说:“鹤凤和别的孩子不同,她爱看书,也能看进去,日后定会在文学上有所造诣,如果能坚持看书、写作,一定能有所成就。”得到朱伯伯的鼓励,魏鹤凤对书更加痴迷了。

  魏鹤凤的感情十分细腻,又很善于观察事物,所以她写的作文每次都是老师拿来读的范文。她在学生时代写的小说经常在校园文化栏中展出。很多同学为了能看到她写的小说,下课第一时间就跑到板报前抢着看,那时的她已经成为同学们的偶像。1980年,电视进入了家庭,当时日本电视剧《血疑》风靡中国,女生们特别喜欢模仿山口百惠的配音。魏鹤凤也喜欢模仿山口百惠的的配音,并模仿得有模有样。在魏鹤凤即将毕业时,学校举办第一次告别母校主题广播会,她作为主播在校园广播里深情朗诵了《深情的告别校园》,打动了很多师生,让大家一下子感觉到惜别之情。当时教魏鹤凤的高中语文老师曹力和姜言志老师非常欣赏她,还对她说:“你一定要仔细观察生活,你的文章写得非常有感情,工作后也别扔了写作,坚持下去一定会有所成就。”这句话,魏鹤凤到现在还深深记得。现在同学聚会,大家还能记起当时她深情朗诵的情景。高中毕业后,她被分配到鹤岗二轻局塑料五厂工作。在工厂,她也是文艺骨干,征文、朗诵、演出,都少不了她的身影。魏鹤凤年轻时一直按照文艺女青年的道路走。直至1995年下岗潮开始,她的人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深陷于“生活的急流” 吸足充足的生活素材

  1994年,鹤岗二轻局塑料五厂效益每况愈下,魏鹤凤每个月只有几十元的收入。当时,她儿子年龄小,父母还需要赡养,生活窘迫,不得已她选择了下岗。刚下岗时,魏鹤凤很迷茫,听亲戚朋友说过,在街上摆小摊儿,本钱少,还能赚钱。魏鹤凤动起了摆摊儿的念头,可是家人和朋友都劝她,站市场可是太辛苦了,天天风吹日晒,哪是她这个文艺女青年能干的差事。魏鹤凤自己也觉得这个摆摊儿的工作太不体面。可思来想去,只有站市场、摆地摊儿成本小,能赚钱。她心一横,为了生存,豁出去了,没有做不了的工作。于是,她摆起地摊儿,卖起了大块糖和凉糕。她每天5点多起床出摊儿,晚上8点多回家,还要做第二天卖的大块糖。到了冬天,气温零下30多度,魏鹤凤穿着黑色大棉袄,在外面一站就是一天,手和脚有时冻得都没有知觉了。摆地摊儿看似简单,竞争却很激烈,为了占好的位置,前一天,就得用砖头占好。有一次,魏鹤凤早上起来出摊儿,没想到前一天晚上占的位置,被别人占了。当时魏鹤凤气得跟占位的男人吵了起来,结果,那个男的灰溜溜地推着车走了。这场“地盘”之争,她虽然赢了,可她却忍不住哭了,哭得特别伤心,好像从来都没这么委屈过。

  第二天,魏鹤凤将委屈埋在心里,为了生计又开始奔波。因为每天风吹日晒,饱经风霜,她的容颜看上去比同龄人要苍老许多。魏鹤凤承包过电话亭,每天穿着大棉鞋,破棉袄,也顾不得啥形象了。当时才30多岁的魏鹤凤曾被孩子称呼“奶奶”,心里有说不出的难受滋味。魏鹤凤为了生活还承包过青石山旅游景点的小卖店,在山上一待就是3个月,浑身上下都是被蚊子叮的包。那时的魏鹤凤,没有时间看书,更没有时间写作,她每天想的就是怎么赚钱。突然有一天,朱伯伯坐着轮椅来看她,她却羞于见朱伯伯,觉得有负朱伯伯当年对她的期望。朱伯伯看到她后,劝她千万别放弃读书、写作,那才是真正的你。魏鹤凤羞愧地点点头,这是魏鹤凤最后一次见到朱伯伯。

  觉醒于“儿子的18岁” 重拾旧梦牧放文学最美的歌

  2007年,魏鹤凤的儿子上高二,因为儿子学业紧张,她就在一中附近租了一个平房陪读。当时,她已被纳入到公益岗位中,做起了剪树工。这样一来,她就有了空闲时间。晚上儿子学到几点,她就陪到几点。为了不让自己睡着了,她就在儿子后面摆扑克。儿子对她说:“妈,过去你不是喜欢写作吗,为何不利用这个时间来写作?”儿子的话一下触动了她的心,她想:“对呀!朱伯伯那么鼓励我写作,老师对我那么器重。我不能再这样庸庸碌碌下去,我应该有我的精彩。”于是,魏鹤凤幡然醒悟,拿起笔开始伏案写作。

  魏鹤凤重新拿起笔并没有太多陌生感,反而写作的灵感如泉涌源源不断地涌出来。《父亲的生日》写出来之后,她工整地抄在稿纸上,坐30分钟的公交车来到鹤岗日报社,亲自将稿子交到副刊编辑的手里。等待发表的日子十分难熬,刚开始魏鹤凤内心非常忐忑,不知道自己的稿子能不能发。苦苦盼了一个星期,始终没在报纸上看到自己的作品,她有些心灰意冷,自卑地想:“看来我写作的水平还不够。”直到10天后,丈夫给她打来电话,兴奋地说:“你的文章在报纸上发表了!”魏鹤凤这才放心一笑。自己写的文章能发表在报纸上,这对魏鹤凤来说,是莫大的鼓舞。之后,魏鹤凤开始了她的文学创作之路。曾经的经历与遭遇都是她写作的素材。她根据自己在市场摆摊儿对人物的观察,创作了小说《血染的仙人掌》、《我愿意是急流》;为了怀念朱伯伯,她写了《曾经有一位老人》;根据自己的童年经历,写出了系列小说《童年趣事》。当时的魏鹤凤还不会用电脑打字,写作全部都用纸,然后再一点点抄在稿纸上。为了省纸,她就用儿子作业的背面写。写作需要继续,生存也要继续。她白天工作,照顾儿子的生活起居,晚上才有时间写作。那时,她经常写到半夜,由于长期写稿,握笔的手磨出了厚厚的茧子,甚至有些变形。不过,工夫不负有心人,她的作品陆续在市内几家主要报刊上刊发出来。

  2008年,儿子顺利考上南昌大学后,她有了更多的时间创作。魏鹤凤觉得,自己精彩的生活才刚刚开始。为了加快写作速度,她安上了电脑,还通过QQ聊天,收集到很多网友的故事。也有很多网友在她QQ空间上看到她发表过的文章,主动要求给她讲自己的故事。此时的魏鹤凤文思泉涌,她写家乡、写亲人、写儿子、写朋友、写景色,她把自己所看、所遇、所感都一一写出来。工作与写作的闲暇之余,她还参加了户外运动,和驴友们一起到大自然观赏风景。与此同时,她写了很多描写风景的文章,而且为了唤起大家保护自然环境的意识,她还创作了《拯救北山的杜鹃花》。2016年7月,鹤岗市图书馆志愿者诵读艺术团成立,她当即报名参加。魏鹤凤学生时代就非常喜欢朗诵,她认为朗诵是诗歌的二次创作,文章只有朗诵出来才有生命,才有感情。这时她已经在川鹤鸭颈王熟食店打工了,早上7点半上班,晚上7点才能下班。为了能听到朗诵团的朗诵课,她要请几个小时的假,诵读艺术团组织的活动,她也是请假参加。她为了练习朗诵,利用上班前的时间,在群里发一段自己朗诵的诗歌。在诵读艺术团里,她的进步是最大的,朗诵的感情表达也是最突出的,受到大家的一致称赞。

  历经生活坎坷,不忘初心,重新扬起梦想之帆,魏鹤凤的确值得为之点赞。

  每个人都有梦想,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生活的束缚,往往离自己的梦想越来越远,甚至追梦之路就此中断。然而,魏鹤凤却在艰辛的生活状态下,始终保持着一种向上的追求,将自己的人生之路迈向了精彩。正如她所感悟的一段话:“我也许生活的并不高贵,但是因为我拥有文学的梦想,我的生活过得十分精彩,内心也非常充实,我的精神世界非常富足。”

作者:    来源:鹤岗日报    编辑:苏德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