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鹤岗新闻网  >  艺文空间

金石入画 墨舞彩飞

http://hegang.dbw.cn  2017年11月07日 09:59:00

——刘广圣国画作品赏析

李文亮

  我是在“辽南画家村”画家群网中认识刘广圣的。刘广圣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在辽宁画坛上就已名声鹊起,当今已是辽宁画坛极有声望的画家,辽宁人以收藏刘先生的画为傲。

  刘广圣为人敦厚、豪放、幽默、直爽,由于性格相投,我们很快成为朋友。前几天刘广圣在微信上给我发来了他的画集,并给我留言:“别太当真,不敢劳神”。面对刘广圣的大作,我粗看、细读、再读……我不由得击案脱口叫绝:“真乃吴昌硕转世,齐白石再生也!”感慨之余,我不自觉地形成了以下文字:

  刘广圣,1943年生,辽宁省美协、书协会员,大连印社社员,大连市中国画研究院理事,瓦房店市书画院院长,国家一级美术师,周铁衡大师入室弟子。

  刘广圣从事书画艺术60余年,书画作品数十次参加国内外大展并获各类大奖,中央电视台、辽宁电视台、大连电视台及《美术》、《中国美术》等媒体曾多次报道、介绍其艺术成就,其绘画作品被国内外多家机构收藏。

  在绘画上,刘广圣虽拜过名师,受过大师的身传心授,但由于他没有进过专门美术院校受过系统培训,因此,乏于循规蹈矩、优于随心所欲。也许正是这种不受“程式化”拘束,才使得刘广圣的作品更独具一格,在辽宁画坛享有“当代吴昌硕”的美誉,在辽宁画坛占有重要的位置。

  刘广圣对国画人物、山水、花鸟无所不精,但他最擅长、最喜爱的还是大写意花鸟。刘广圣的大写意花鸟深受徐渭、八大山人影响,但受吴昌硕、齐白石的影响最大。由于刘广圣的书法功力深厚,他把书法用笔融入绘画,形成了当代富有金石味的独特画风,他以篆书笔意写梅、兰;以草书笔意作葡萄、紫藤;以楷书笔意画鸟虫;所以他笔下的花卉木石笔力老辣,力透纸背;他笔下的鸟虫活灵活现,灵动自然。这也许与他长期研习吴昌硕、齐白石的画作有关。

  在布局上,刘广圣把书、印的章法留白用于画作之中,多取“之”、“S”、“女”字型格局或对角斜势,虚实相生,突出主体,精心收拾下角,注意角与角的呼应,使画面气眼通畅;在用墨方面,他多用焦墨、浓墨、醉墨,特别在画荷、牡丹、菊花叶时,几乎侧笔横扫,一笔而成,虽醉墨团团但不失活力;在用色方面,他受吴昌硕影响较深,喜用浓丽对比的颜色,有时设色浓丽、有时焦墨淡彩、有时强烈鲜艳,虽然设色大胆却无俗气之感,更多体现的是文人风骨。造型与色彩的质朴,绘画形式富有韵味,生活气息与超凡脱俗的格调,无不昭示着画家的学识、修养与品格。缺少文化修养的画家,技术再好也是入不了主流的。从刘广圣的大写意花鸟作品中,我敢肯定先生是一个学识很深、见识很广的文化人,否则他做不到诗书画印的高度融合。

  刘广圣的山水受黄宾虹影响较深,但他又不似黄宾虹山水的多用渴墨、层层勾染,他多用焦墨、线条浓烈,山峰叠峦、大气雄强,有自己的血脉精神。

  在国画花鸟中,刘广圣又酷爱牡丹、荷花、菊花、紫藤花等物象。他的荷、梅、菊、牡丹的叶子多用焦墨;牡丹花多用鲜艳的胭脂设色,大笔泼洒、花开烂漫;他的荷、梅、菊、紫藤花色彩浓淡相间、层次分明,再以茂密的墨色枝叶相衬,更显得生机勃勃。同时,在先生的笔下,葫芦、南瓜、葡萄、柿子也常入画,这些看似平常的物象,先生色墨并用,浑厚苍劲的线条再配以洒脱不凡的书法及古朴的印章,便是一幅极具情趣的小品。

  许多人都认为刘广圣与吴昌硕、齐白石的绘画路子是一样的,都是以书法入画,都讲金石之气,都是重墨淡彩。其实仔细研究,刘先生与吴昌硕、齐白石的绘画风格还是有很大区别的。如刘先生在用色时多采用“单色法”,即直接用足颜色一笔(遍)画成,而吴昌硕多用的是“复色法”,层层递染。当然,我这里并不是说刘先生的“单色法”就优于“复色法”,而是强调他们各自的风格不同。

  另外,与吴、齐二位先贤相比,刘广圣更讲画面的视觉冲击力。如刘先生画的荷叶、桃叶、牡丹叶等多用浓墨焦墨,以此来加强墨与色的对比,增强艺术的感染力与震撼力,而齐白石常用和强调的是“红花墨叶”,二人虽都是“墨叶”,但前者更具震撼力。

  如刘广圣的《国色天香》,重气尚势,崇简尚义,以雄浑豪放为宗,以书入画,如写如拓、高古凝重,几枝怒放和含苞的牡丹与小鸟,形成了鲜明对比,增添了画面活力。

  又如《水墨天趣》,以胭脂设色,以重墨枝叶相衬;枝叶用大写意笔法写出,花蕾花朵以小工笔勾勒,色墨并用、浑厚清新。再配以几只游鱼及朴拙独具的书法、印章,更别有一番韵味。

  再如《葫芦趣》,画家仅画一个葫芦和蒂条上站着一只小鸟,加上右上角几行独具特点的书法题字,其余皆为空白。看似画面很简,但却简而不空,画里有着无比阔大的内容(象征着福、禄、寿、趣味)。虽然表现在画面上的东西极少,但表现在画外的内容却无限,给人们无限的思考。

  刘广圣以他60多年的绘画实践告诉世人,他的大写意花鸟在继承前人的基础上已有了自己的面貌和风格,他已站在了辽宁乃至全国大写意花鸟绘画的前列。潘天寿有一枚闲章叫“宠为下”,意为受一般世俗人喜爱的作品是下品。好的艺术作品应该有着鲜明的时代性与强烈的个人符号的。刘广圣的作品正符合这个特征。

  我们有理由相信,有徐渭、八大、吴昌硕、齐白石等先贤大师纯正法乳营养;有周铁衡大师笔墨的仙诱;加之刘广圣得天独厚的艺术修养,他肯定会创作出无愧时代、无愧个人的优秀作品,我们期待着。

作者:    来源:鹤岗日报    编辑:苏德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