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鹤岗新闻网  >  艺文空间

离别

http://hegang.dbw.cn  2017年11月21日 10:15:47

□颜世东

  周日晚,接到区办的电话,明天新任领导就要到岗。话虽委婉,但我忽然意识到,是该对让我十分留恋的这个集体说再见的时候了。

  深冬时节,外面飘着细碎的雪花。办公楼除了值班室亮着几盏灯光,像是黑夜的眼睛,剩下的只有模糊的轮廓。十几年了,每当清晨走向它,都不由感受到它的稳重与庄严,顿觉一份沉甸甸责任。我和门卫师傅打过招呼上楼,打开办公室,所有陈设是那么的熟悉。略显凌乱的办公桌摆着那台陪伴我多年的电脑,还有台历、水杯、文件和资料,一个单人沙发,一个三人沙发,一个办公柜,是那么亲切。墙上“华荗春松”四个楷书,还是多年前,同事老曲到北京接访,逛琉璃厂遇到一个伊春老乡所赠,另一幅“家和人顺”挂在他家的客厅里。我在办公桌前坐下,发呆。真得没有什么可收拾的,十几本工作日记、水杯带走,书柜里的书告诉年轻的同事暂替我保管,待到新单位落实再送去。有用的资料、文件也交与他,看新领导能不能用上。两大摞旧报纸,给门卫处理。一个小时,整理完所有用品,却整理不完十几年的回忆。2002年,我来到这个陌生的单位工作,现在却成为单位的“老同志”,有的同事已经退休,有的新来的还叫不出名字,事业不会停止,人却一茬接着一茬。

  我依然坐着,不舍离别。经历太多的人与事,值得咀嚼与回味。那一年,为给某小区弃管楼接入集中供热,费尽千辛万苦,动用多年的个人关系去完成百姓的心愿,却因为晚供了几天暖气,被一名坐轮椅的老人用拐杖打了,多数知道内情的居民护着我,当时我捂着流血的手,向老人道歉。我回到办公室关上门,第一次流下了委屈的泪水。那一年,一项紧急的工作要乘早班飞机去北京,为准备材料,晚十一点我打电话把连续高强度工作好几天的同事从家叫起,他得了严重沙眼,红肿着,忍着痛,和我一起干到天亮。那一年,我有段时间工作不是很顺,心里发堵,已调走的老领导知道后,把我叫到小酒馆,两人只喝了一瓶啤酒,却唠到被服务员再三催促。

  我把办公室门钥匙卸下,放在桌上。可以走了,没有什么遗憾的了。十几年从来没有休过年假,对自己每项分内的工作都尽心竭力,收获了百姓的赞誉,同事的友谊,领导的呵护,光阴没有虚度,还有什么遗憾的呢?

  离开办公大楼,已是万家灯火。忽然想到诗人杨炼早年的一句诗,“我们总要和一些手紧握,又要和一些手分开”。是啊,人生多么像一次长长的旅行,没有谁会陪你走到终点,只有那些上上下下的旅客,在旅程的某一段陪你度过,除了珍惜,只有回忆。

  雪还在下,路还要走。

作者:    来源:鹤岗日报    编辑:苏德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