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鹤岗新闻网  >  艺文空间

方寸之间求心象

//hegang.dbw.cn  2017年11月21日 10:15:47

——罗双全印闲章赏析

□李子

  我是在杭州市瑶山书院徐国良院长组织的一次文人聚会上认识罗双全的,当时只知他是中国美院做党务工作的一个领导,大家都尊敬地称他罗书记。朋友又向我介绍他是纂刻家,我更看重的是他的艺术而不是官衔,于是便称他罗老师。席间,我开玩笑说:“罗老师,我若能得您一方印终生足以。”当时罗双全只是笑笑。一个多月后,罗双全给我打电话说“印治好了”,并在微信上给我发来了印鉴及印模样式。我惊讶,就凭他在中国美院的地位和在杭州市的名气怎么会无偿给我治印呢,可罗双全就是罗双全。

  罗双全1947年出生,1968年参军,1992转业,我虽然与他交往时间不长,但从他的举止言谈中可以看出,他是典型的君子型。罗双全为人耿直,言谈直率而少圆,举止儒雅而艺术,他的话虽不多,但信息含量却足够丰富;音量不高,却有着摄人的魅力。究其原因,我想并非因他在中国美院的官职头衔,重要的是他爱学习、有思想、不盲从、有见解;根本的是他谦虚、包容、诚信、有求必应,令所有认识他的人敬服。

  罗双全从上小学起对书、画、印就有一种执著的爱,50多年下来一直“业余”钟情。特别是到中国美院工作后,得天独厚的条件使他的书、画、印艺术有了突飞猛进的提高。如今罗双全的篆刻已达到驾轻就熟、随心所欲的境界。一般简单的印章不需要在纸上打草稿,而是以石代纸,直接动刀。在一般人看来篆刻是个“技术+艺术”的活儿,而在罗双全看来就是快乐地“玩”。人们都称他是“篆刻艺术家”,而他自己非要加上“草根”两个字。世界上又有多少是“贵族艺术家”呢?

  说罗双全是篆刻大家,不仅因其在篆刻创作中有上佳作品,更基于他对篆刻艺术的深刻领悟与独道见解。尤其朱文印,其印风经典妍美、清雅劲丽、婉转悠扬,不但富有浓郁的金石韵味和文人气,而且又有写意的灵动浪漫、古雅时尚。看他的白文印,一种具有原始意味的拙朴、雄浑、苍茫迎面而来,那种挥刀凿石之声犹在耳际回响。

  罗双全在用字上,将篆、楷、隶相互融合,施以夸张变形,体现出粗犷、雄强、野逸、高古、浑朴的奇妙意向;在章法上,他没有刻意的大开大合,强调文印之间的映带呼应,奇与正、虚与实、巧与拙相得益彰,看似自然随意、不事经营,但实际上却蕴含着作者丰富的人生感悟和独特的审美思想,是大巧若拙,大智若愚,大朴不雕的生动体现;在刀法上,他多用冲刀法和混合刀法,朱文印多追求清丽秀雅,线条饱满流畅,古雅劲拔,无浮躁气;白文印多追求大刀阔斧、生猛辛辣、气势夺人。其刀法的厚重有吴昌硕之风,齐白石之意。这种极富表现力的用刀使得他的作品具有与众不同的风格魅力。

  罗双全治印还有一个特点,那就是他善于把印的边枢与界格和印面文字有机地联系起来,形成了一种大小合一的独特格局,“一字一世界”,但整体上又浑然一体,气势恢宏,富于艺术感染力。另外,其边款布局与印面亦有异曲同工之妙,拙朴生辣中透出灵逸之气。与所有成功的治印名家一样,罗双全治印宗秦法汉,取意明、清的篆刻传统,承法秦汉印的浑厚朴拙之气,然又不拘于某家某派,传统中透着个人的奇思妙想。在保持大体基调稳定前提下,追求一印一貌,给读者以不同的视觉享受。因此,读他的作品,既有强烈的艺术冲击力,又具有可供品读、把玩、回味的艺术品质。在方寸之间能焕化出如此艺术功效,实属不易。

  我们今天所处的时代是个艺术空前喧嚣的时代,篆刻不再是少数人实用或把玩的小情调,而是作为独立的一个门派立于艺坛。因此,当今搞篆刻的人很多,特别是近几年朱文印渐成风尚,但多数作品都是在工艺与艺术之间摇曳。罗双全对朱文篆刻却独有心得,这也许得益于他出师于书法、篆刻大师刘江、著名美术史家王伯敏之门,或二者兼有之。同是刻朱文,罗双全与人不同在于,他除字法、章法苦心经营外,于点画、首尾乃至中段都做力所能及的变化,使作品于精工中又透着生气。看了罗双全的作品,自然让我们想到吴昌硕、齐白石等篆刻大师许多弥久留香的篆刻作品。他学习吴、齐的刀法、神韵,但又很自然地把自己的思想、感觉融入其中,既雕又琢,复归于朴,最后达到“大朴不雕”之效果。

  “优秀的作品是有灵魂的”,解读一个人的篆刻就是解读一个人的心灵。面对着罗双全许多的篆刻艺术作品,我们仿佛走进了桂林山水、奇岳泰山、西湖公园……虽然身在美景之中,当时却很难找出美好的句子来形容一样,只能静静地、默默地享受着心灵的洗礼。回味后才忽然发觉,不同的景点受惠着大自然不同的装扮,各有各的美。如罗双全的《绍兴八景》《祖国万岁》《血染的风采》《师道尊严》等几十件参展获奖作品,唯美的曲线,曼妙的构成,雄浑的线条,优雅的意境,每件都令人驻足玩味。其线条变化之丰富,表现粗犷之细腻,工致精妙之独道,线条流畅之典朴,刀法使转之自如,让人似曾相识又新意叠出,绝不输前贤。

  罗双全是清醒的,他知道一个时代终结后,后人所关注的不是那些自我标榜的所谓“艺术家”,而是那些独立特行的思想者和继承传统又有自我风貌的篆刻人。尽管他在中国美院做领导工作有很多宣传自己的机会和条件,但他从不宣传自己,总是把参展、成名的机会让给同事或年轻人,加之他的谦虚、随和、真诚、甘为别人做嫁衣的风范,使他在中国美院赢得了极好的口碑。

  面对罗双全的作品,如面对古卷,朴面生秀;面对罗双全与之交谈,如与圣贤论道,增智启灵。最后,我想用前不久写给罗双全的诗来结束此文:

  诗书画印皆精通,

  古稀艺坛挽强弓。

  挥毫军营真卿笔,

  纵刀美院悲鸿情。

  生时才德堪称厚,

  身后顽石叹有名。

  最是儒雅虚若谷,

  无愧堂堂海低风。

作者:    来源:鹤岗日报    编辑:苏德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