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鹤岗新闻网  >  艺文空间

时光在书信中穿梭

http://hegang.dbw.cn  2017年12月05日 10:41:25

李永保

  自从有了文字,时光免不了在书信中栖息,扇动着人们情感的翅膀,婀娜多姿,风情万种。

  咔嚓、咔咔嚓嚓……是西周青年在竹简上刻写情书《关雎》,书写着“窈窕淑女,君字好逑。”倾诉着对心仪之人的爱慕。

  蟋蟀、蟋蟋蟀蟀……是司马迁在丝绢上书写《报任安书》,字字凝血,写出自己的遭遇,也写出了自己的抱负: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

  笔毛易落,不知会落何处?苏武在羊皮上书写《李陵答苏武书》,述说投降匈奴情非得已。

  笔锋藏露,当露则露,是李白写《与韩荆州书》,毛遂自荐,当仁不当。

  笔杆为竹,秉直坚挺,是宗臣敢写《报刘一丈书》向严嵩宣战。

  笔法圆满,意蕴其中,是曾巩《寄欧阳舍人书》阐发“文以载道”的主张。

  笔迹着心,忠贞来于赤诚,是乐毅于《乐毅报燕王书》诉述真情一片。

  笔走隽逸,书出人生的超然,是吴均写出骈文精品《与朱元思书》,鄙视功利,恋眷山林。

  何必问,是书信捎来时光?是时光驮来书信?就像问,是堤岸造就了河流?是河流成全了堤岸?就像,谁能说清楚红尘滚滚曾湮灭了多少书信?就像,谁能说清那浩瀚如海的文字,曾传达多少情愁?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些惊天地、泣鬼神的笺信永驻人间。

  《与妻书》是林觉民在1911年,广州起义的前三天,写给爱妻陈意映的诀别书,情真意切,字字泣血。于文字间可以感受到,处“遍地腥云,满街狼犬”之中国的林觉民,怀“常愿天下有情人都成眷属”深情厚义,追求“当亦乐牺牲吾身与汝身之福利,为天下人谋永福也”的理想,抛却与爱妻的儿女情长而“勇于就死”的那种赤子情怀。

  一封《与妻书》写出了林觉民侠骨柔肠、大义凛然,一封《与妻书》彪炳着一个伟大的灵魂。它是家书中的不朽,它是我们民族精神的震撼!

  时光在流逝,如湘江之水滔滔不绝,不舍昼夜,书信在写就,如风撩万物,未止未休。

  1982年和1991年两次修缮板仓杨氏故居时,在墙洞中发现了当年杨开慧把日积月累、三年中写就的心灵笔记和无法寄出的信件。杨氏书信有情有义,是哀怨凄楚的思念,是催人泪下的理解,是夫妻间的情长,是同志之间的勉励,但关山远隔,鸿雁难托。直到1930年杨氏牺牲,这些信也没能寄出,更令心痛的是,毛泽东直至逝世也没有看到妻子写给他的信,尽管她的字从娟秀中流淌着温情,尽管她的温情饱含着对革命的坚定……

  杨氏书信是怎样的遗憾,又是怎样的悲哀?不,它是博爱深情,它是千古绝唱!三湘栖子规,子规当泣血;韶山遍杜鹃,其色尽血染!

  点画如泪,横划如弓,捺笔如刀。人们在过往的铅华中,在书信中打造情感;篆笔缠绵,隶笔雅致,行草势连,均在书写传统书信的风彩。

  嗒,嗒嗒,嗒嗒嗒——键盘敲击声,告诉你,传统书信华丽转身成了网络的精彩,仍如昨日的书信风姿绰约,一路走来,可能是风云激荡,也可能是长歌当哭,也可能是万古情愁……情在,书信在;心在,书信在!

  “赤橙黄绿青蓝紫,谁持彩练当空舞?”是书信艳丽了时光,是书信传递着情感。那是不争的事实。

  我不能拒绝写信,写上我深情的热爱,写给我亲爱的祖国。

  我不能拒绝写信,写上我衷心的祝福,写给我爱的你。

  时光如水,去而不返,书信载情,永驻人间。时光在书信中穿棱,书信在时光中徜徉。

  (作者简介:李永保,男,汉族,1968年出生于江苏省阜宁县,高中文化,江苏体委《看体彩》和昆山市《金千灯》杂志特约撰稿人。)

作者:    来源:鹤岗日报    编辑:苏德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