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鹤岗新闻网  >  艺文空间

北山“飞机房”的回忆

http://hegang.dbw.cn  2017年12月05日 10:41:26

□张乐岭

  今年,市里保障房建设,城市周边地区棚户区改造力度空前。前不久坐车路过兴山,看到的这场景让人感到了震撼。兴山区政府门前最大的棚户区,也就是环绕在北山东坡一直到南坡底部的居民房不见了踪影。这一片房屋最密集,形成的也很早,是所谓的老兴山。在震撼之余又让我想起了位于南坡上的“飞机房”。

  知道北山有片“飞机房”,还是我在鹤岗七中校念高中的时候,那时北山就在我们学校的后面。当年因为有白灰窑和微波站而使得北山的名字比较响亮。它西北高东南低、西宽东窄,呈不规则三角状。微波站的位置是最高峰,向东南起伏延伸为一丘陵。丘陵向东、向南走势变缓,直至平地。在坡底,一条小河(头道沟子)自西向东蜿蜒流淌,这个地方是兴山地区主要的居民区。

  虽然是居民区,但依然被称为北山。我们班里就有几位同学住在那儿,北山也就成了我常去玩儿的地方,渐渐地也就知道了北山的“飞机房”。听同学讲,房子样子好看、质量好,也有称八角房的。

  当时我们几个同学都很好奇,特意到“飞机房”的居民家中看了几次。

  “飞机房”和普通居民房的差异很大,结构不完全一样,称东西走向或南北向都可以。是东西和南北垂直结构组成的砖瓦起脊房。有6个房山,每个房山上的三角檐高高突起。东西结构的约有15米长、6米宽左右,垂直于东西房中部的是一个南北贯通的房子、较宽、较高;南北有10米、东西有9米那样,北面它的两侧相连着两个同方向也和东西结构房呈垂直结构的房子。有3米宽、4米长左右,它们形成了两低、中高,两面的稍长、中间略短的房屋格局。

  为什么叫“飞机房”?问了几个住户和当地居民,可谁也说不太明白。

  我们几个同学也只好充分地发挥想象的空间了,一致认为,可能是从房子顶上看的,那样可以像飞机的形状。据此,推导出东西向的房子是机翼,南北向的通透房是机身,北面出来的那两个稍小些的房子是机翼上的发动机。从南面看是机头,从北面看是机尾。这样一来,“飞机房”果然名副其实了。

  每个“飞机房”的面积有140多平方米,住5户或6户人家,住户称这之为一栋。

  它的院子也很别致,院子随房子的走势呈椭圆形,每一栋呈独立的院落,许多的大榆树、柳树、杨树围在四周,形成了院墙。一些树高达八九米那样,里面还种了些成排的矮榆树和花草。

  这样的房子山坡上分布了好多栋,从院外或是稍远处观看,红房被包裹在一簇簇的绿色中,每一栋上下左右距离适中,给人一种洋气、舒适的感觉。与邻近的民居住宅形成了鲜明的反差。据同学讲,这是公房,一般人家是住不上的。

  再次和“飞机房”相遇是8年之后的事情了,我在水电厂工程队工作,对位于北山坡顶的水电厂技工校校舍进行改造。施工近两个月,得以有机会再次和“飞机房”相遇,也感受到了北山和“飞机房”的巨大变化。北山上的树和绿色少了,房子多了、密了,许多房屋建筑及院落极不规则。垃圾炉灰多了,污水沟多了,公用道变窄了,有几条上学时常走的道没了,山底下的沟子两侧全是房子了,不少人家连养猪带养鸡,沟子也成了脏沟。

  而“飞机房”的样子也很难辨认了。房子四周都连接了好多建筑,偏房、耳房、侧房,甚至是棚子。我还特意到几栋房前后转了转,红砖红瓦、独特洋气、高树参天、绿色环绕的昔日情景已变得模糊。仅剩的一些树和高耸的烟囱还能让人感觉出它的与众不同。这之后,北山就没有再去过,和“飞机房”也就成了陌路。

  此次路过兴山,我又忍不住想再寻找一下“飞机房”的踪迹,我从坡底向上走去。映入眼帘的是光秃秃、破砖烂瓦和房屋的废弃物、一片狼藉景象。偶尔看到的几棵小树在风中摇曳,似乎在诉说着昔日的热闹和繁华。

  “飞机房”正位于山腰的上面,在一片断壁残垣之上,彼此互不相连,一户户孤立地耸立在那里。虽然残破,但它那独特的造型,以及房屋不同方位所展现出来的特点,即使距离稍远些也能辨认出来。

  当我走近面对“飞机房”时,它们的样子简直就像是一个赤裸、孱弱、佝偻着且发出痛苦呻吟的老人。

  在一户“飞机房”前,和一位老住户闲聊了几句。他介绍说,这些房子是1961年建的,是中苏友好时,老大哥帮助设计的,咱们矿上干的,当时啥都学老大哥,刚住时还觉得很洋气的。当时只盖了28栋。每栋房之间是树和草坪,洋气得很。我按老人的指点,顺着房子的走势,对这些遗存物作了一次仔细踏查。结果可想而知,早已远离了我记忆中的景象。

  带着失落,我回家上网查了一下相关资料,才明白“飞机房”是怎么回事。原来“飞机房”也叫俄式八角房,一般俄式房屋都有一个较大的花园或园地,住房分布零散,每个居民家都有一片宅边地,供种植花果和蔬菜等。别墅建造在郊外的坡地上,或林中旷地,以及林边、水旁,这种别墅生活给快节奏的城市生活带来了安逸和宁静。我们所认为的“飞机房”的机身,应该是客厅,带有书房、琴室等。两个“发动机”部位是厨房、饭厅和卫生间、勤杂室,东西两面的机翼是卧室。设计者的原则,就是为了营造舒适感。

  其实,中国自古以来也追求背山抱水的风水之吉,住宅讲究“天人合一”、“清静自然”。房屋通常依势而建,建筑规划顺应周边的地理位置与气候条件,从外观到园林,从“形”到“势”都做到让人观之悦目,住之赏心。而“飞机房”的选址、设计,也许是中西合璧的产物。

  上个世纪60年代初的鹤岗正是青春、蓬勃、发展的时期。当时的北山,树高、林深,草嫩,有流水潺潺,“形”“势”兼备。建设这样的住宅无论是对设计者,还是对建设者来说都是对未来生活的一种自信和憧憬,是“形”“势”之使然。

  然而,随着一栋房住进五六人家的现实却改变了这一切,洋房几乎成了筒子房。“天人合一”变成了“几家合一”;“飞机房”也就没了“形”,更没了俄式风格的“安逸”和“宁静”,更谈不上“舒适”了。

  听当地住户说,“飞机房”可能是要恢复原貌,做度假村用,不知说法是否可信。如果是这样,那真是还“飞机房”一个本来的历史面目,还设计者一个初衷。

  其实,“飞机房”也大可不必感到冤枉,在那样的年代里,它担当了自己最大的历史史命,成了几家而不是一家的安乐窝,为多数人家遮风挡雨,而且50年来一直在发挥着这样的作用。这就是当时的“形”和“势”,从这一点来说,“飞机房”也值得赞颂!

  现在,国家富强了,这是最大的“势”,有了这个“势”,居住者才能告别“几家合一”的窘境;北山的老百姓也才能走出居住了50多年的棚户区,重新找回生活中的舒适和宁静,还北山一个青山绿水,真正实现“天人合一”。

作者:    来源:鹤岗日报    编辑:苏德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