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鹤岗新闻网  >  艺文空间

儿时的露天电影

//hegang.dbw.cn  2017年12月19日 10:28:21

金火

  与当下豪华影院里香甜的爆米花味儿相比,儿时的露天电影洋溢着浓郁的乡土气息。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偏僻乡村,电影无异于大餐,它不仅是文化的主菜,更享有极高的礼遇,我觉得唯有在那个年代电影才能登上“神圣的艺术殿堂”的宝座。

  那时候方圆数十里才有一个电影放映员。每天他的工作就是往返于乡下与县城之间,取拷贝、送拷贝。如果相邻的自然村距离不远,又有在同一晚看同场电影的需求,这个电影放映员就忙了,那就得“跑片儿”:电影刚在这个村放毕,就要立马赶往下一个村子,那个村子的群众也早已候在了那里,无论在寒风中或夏夜里等的有多晚。遇上这么个需“跑片儿”的夜晚,电影往往要提前开演,天一擦黑大人小孩儿就坐满了场院。

  在我们那闭塞的山沟,放电影往往是一件天大的喜事。兴高采烈地到了目的地后,乡亲们一边要给熟人打招呼、一边还要占合适的位子,更要招呼好自家大呼小叫的孩子,一时间,喧闹声、奔跑声、喇叭声搅在一起,成了乡下最独特的风景。终于开映了,却还要在精彩故事的中间,往往得来一段干部们的训话,他们坐在放映机前,用一个拳头大的麦克风,煞有介事地向全体村民传达着刚从上面学习来的会议精神,安排布置近期的各项工作,全体观众也不得不聚精会神地聆听一番。此时,电影就成了一个很好的道具,它沟通着上下、传递着欢乐,也融洽了邻里。

  那个时候还经常停电。记得那一晚看《孔雀公主》,电来了停,停了再来,来了还停,如此三番,也阻止不了我们观影的高涨热情,数次走在回家的路上,一听“来电了”的惊呼,都会不约而同地折返,继续品尝着未完的盛宴。还有一次是在一个下雨的晚上,有办喜事的人家为了庆祝,就在一间简易的楼棚上放一场名曰《无腿先生》的电影让村民过瘾。结果那一晚由于观众太多,竟挤塌了木质的楼板、摔坏了放映机,在摔伤的村民中真的还诞生了“无腿先生”。

  光阴一去不复返。乡亲们今天早已有了大屏幕的电视,坐在荧屏前,精彩节目挑着看,村里的文化生活也日渐丰富多彩。昔日的乡村电影,消失在了飞速发展的时代进程里,保留在了人们津津乐道的记忆里。

作者:    来源:鹤岗日报    编辑:苏德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