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鹤岗新闻网  >  社会新闻

赡养、工作、二孩压力交织,如何解压?

//hegang.dbw.cn  2018年01月08日 10:07:45

《独生子女面临的困惑》系列报道引发关注,社会各界纷纷建言献策

记者  田琳

  2017年12月17日、24日,本报分别以《父母是根,工作也是根,能舍哪一头?》《生也愁,不生也愁,二孩到底生不生?》为题,连续报道了当前独生子女面临的困惑问题,集中反映了独生子女们所面临的赡养老人与做好工作之间的矛盾,以及生与不生二孩之间的纠结。这两篇报道通过大量深入的调查,充分表明,独生子女目前面对的困惑已不单单是个体现象,而是关乎整个社会的“集体性困难”。这两篇报道刊发后,在社会各界也引起广泛关注,许多热心人士先后致电、致信本报,就如何化解这一社会难题,纷纷建言献策。下面,我们一起来看看他们有何见解——

  赡养老人与工作之间的矛盾,如何化解?

  市人大代表、兴安区兴长路街道办事处发达社区主任佟秀莲——

  看了这两篇报道后,我深有感触。据我所知,现在国家提倡居家养老、医养结合的养老方式,社会也有公办私立养老院,这些也是在帮助独生子女能有喘息的机会,以此来分担养老压力。这次全市召开的十六届人大二次会议,在审议的过程中,兴安医院提出医院有300多个床位,但是只用了100多张床,这表明百姓对集中养老的观念还不强,我们应该大力宣传集中养老优势,从而改变老人传统居家养老的观念。从社区角度,我们可以从管理向服务转变,联系社会爱心志愿者帮忙解决个别独生子女的养老困难,也可以召集社区专业组织,有偿上门服务,减轻独生子女的困扰。

  兴安区政协主席路鹤联——

  我认为只有靠更细致的社会分工,才能从根本上解决独生子女所面临的困惑。建议政府以购买服务的方式,让养老服务社会化,社会服务人性化。现在,我们面临的主要问题是社会化养老服务不健全,养老机构服务参差不齐,缺少人文关怀。建议有关部门要加强养老机构的监管力度,避免虐待老人,杜绝卫生条件差,唯利是图的现象。

  一位做基层具体工作的张女士——

  社会应以社区为单位,开展居家养老服务,为提出意愿的家庭服务,以社区卫生保健机构为依托,大力兴办医养结合,环境舒适的养老公寓。同时,要发挥中老年人作用,组建互助志愿服务队,为有需要的家庭服务。

  黑龙江吉相律师事务所律师艾立鹏——

  我认为,要想从根本上解决独生子女的困惑,社会应实现现代养老制度,尽快树立全民养老意识,倡导社会全体公民加入到养老事业中来。建立现代养老福利制,持续提高中低收入阶层的收入,控制物价,因为不合理的物价增加了养老困难。另外,还要改革不合理的医疗收费制度。让老年人看得起病,不能让医疗费成为养老的负担。

  媒体工作退休干部齐英华——

  每个人都会变老,都需要有人来照顾。我认为,无论是老年人还是为人儿女者,必须要改变养老观念,才能选择好自己的养老方式。我今年已经70岁了,尽管一切都可以自理,无须孩子们来照顾,但总有一天还是需要他们照顾的。我有两个孩子,一个在外地,一个在本地,工作都特别忙,也都是单位的骨干。如果我到了需要儿女照顾的时候,我不希望孩子为了照顾我而不去工作,我希望他们能以事业为重,可以把我送到正规养老院安享晚年,我不会认为他们这是不孝。

  在鹤矿集团机关退休的刘春芳——

  现在养老有很多方式,不仅仅限于儿女养老,可以采用“同居式养老”。比如,对一些丧偶的老人,如果儿女忙没有时间照顾,老人会更加孤独。这样的情况下,假如有性格上能合得来、有共同爱好的独居老人,就可以采取“同居式养老”,以达到互相照料、告别孤单、互助养老的目的。当然这里面也有儿女和老人都要转变观念的问题。

  从鹤岗走出去的南华大学在读公共管理硕士王迦南——

  通过《鹤岗日报》电子版看到报道后,我也是一名独生子女,我们现在面临的是父母已经步入老龄阶段,大部分人已经失去了工作能力,身体机能下降,所以两位老人的健康问题非常重要。但80后独生子女并不像70后那样,有很多的兄弟姐妹可以分担老人的赡养问题,所以80后的“赡养老人”重担重重地压在我们肩上。若有一丝不测,譬如父母大病住院,或因照顾父母而丢掉工作,就很可能因病致贫、因病返贫,造成巨大的精神压力、心理压力和经济压力。现在我们国家已经出台社会保障制度,但是依旧存在人口多、老龄化严重、劳动人口数量急剧减少、社保覆盖面小、落实到个人的力度小等现象。而解决这样矛盾的办法,我们国家如果能从实行的社保“现收现付”模式,向发达国家的“部分积累制”转变,逐渐形成“国家出资、企业出资、个人出资”三股力量汇合的养老制度,国家拿大头,企业和个人出小头,这样就可避免个人身上的负担过重。而社保缺口资金全部由国家出,可增加政府税收来弥补缺口,也可以尝试社保资金入市,为的是追求一个高收益。

  生与不生二孩之间的纠结,如何破解?

  佟秀莲——

  我今年39岁,也刚刚生完二孩,说实话,养育二孩确实已经受到经济、教育和个人精力的影响。就我个人来说,我父母年龄大,帮我照看孩子的精力有限,而每天工作完回家就要照顾孩子,晚上等孩子睡了,我还需要继续工作,确实感到很疲惫。在去年底参加全市召开的十六届人大二次会议期间,我很高兴在政府报告中听到了这样的好消息,政府正在积极探索实施校办寄托模式、开放阳光教室,以积极解决双职工家庭无人接管孩子的问题。如果这些措施得到了很好的落实,我相信独生子女生不生二孩的纠结,也就可以破解了。

  路鹤联——

  国家全面放开二孩政策后,我认为应降低养育成本和教育成本,现在养育一个孩子不像过去,吃饱穿暖就行,家长更重视孩子的教育,从刚出生的婴儿,到长大成人家长所付出的精力要超出人们想象,为减轻独生子女生育二孩的压力,我认为应该从根本上降低养育孩子的成本。

  张女士——

  在鼓励独生子女生二孩方面,我觉得应着力推进0至3岁托幼服务机构建设,鼓励支持公办幼儿园、有条件的单位开设托幼班、托儿所,这样既解决了婴儿喂养问题,又解决了生二孩影响工作问题,还有许多单位录用人员不愿要女同志带来的问题。其实,当年我们的上一代人,都是一家几个孩子,许多单位就是靠开办了良好的托儿所,才解决了抚育孩子与工作之间的矛盾。

  刘春芳——

  独生子女生不生二孩的纠结,很大程度上源于经济的压力,事实上也确实存在这样的负担问题,所以我认为,国家也应该给予生育二孩的独生子女一定的经济补贴,过去我们有独生子女补贴,也应该对生育二孩的独生子女进行一些经济补助。

  王迦南——

  为解决独生子女面临的困惑,国家已经出台延迟退休和全面放开二孩政策,但依然不能彻底解决独生子女面临的困难。只能从社会保障角度出发进行调试。我建议,将二孩政策贯彻落实到底,加大对二孩家庭的补助性措施以鼓励更多的家庭哺育二孩,这样才能有效增加未来15年至20年的劳动人口。

  这两个摆在独生子女面前的困惑,社会人士提出了各种观点和建议,但无论是转变社保政策、养老服务社会化、还是政府补贴都还需要一个过程。从眼前来看,解决问题还需独生子女尽快成长、坚强起来,这样在父母生病和生育二孩时,才能够从容面对。

作者:    来源:鹤岗日报    编辑:苏德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