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鹤岗新闻网  >  艺文空间

关于鹤岗白酒的记忆

//hegang.dbw.cn  2018年01月16日 09:14:04

方  崴

  1951年,我的父亲从天津北洋大学毕业,响应祖国号召,申请来到了边疆鹤岗,在鹤岗矿务局设计处工作。后来,虽然有两次调离机会,可以回北京或去沈阳。可是父亲不改初衷,在鹤岗矿山默默地奉献了几十年,直至2007年去世。鹤岗矿山大大小小的矿井,几乎都有父亲留下的足迹。

  父亲一生没有什么奢求,就是爱喝几口鹤岗白酒。他几乎每天必喝,也不多,每天都是一二两。父亲说是喝了解乏。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业余文化生活根本谈不上,像收音机、电视机之类的电器统统没有,停电也是经常的事情。我记忆最深的就是劳累一天的父亲回到家中,在暗暗的烛光下静静地喝着散装的鹤岗白酒,下酒菜就是几片白菜叶。隔三差五能花一两角钱买个咸鸭蛋就着喝酒,那就是享受了。

  后来,家中最小的弟弟、妹妹相继出生,渐渐长到三四岁了。父亲就着咸鸭蛋喝酒时,两个小家伙一边一个眼巴巴地瞅着。父亲时不时地拿筷子夹一小块咸鸭蛋,送到两个小家伙的口中,脸上露出快慰的笑容。我们几个大一点的孩子,对这一幕牢牢地记在了心中,时时回忆起来,苦涩自在其中。

  上世纪七十年代,鹤岗的瓶装白酒凭票供应。也只是到中秋、元旦、春节等节日时,才发些酒票,也不是谁都能得到的。每到节日前夕,我在准备给父母送的其它礼品同时,总要设法弄一两张酒票,给父亲买两瓶鹤岗白酒送去,尽尽孝心。

  八十年代后,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鹤岗白酒业快速发展,品牌也越叫越响,被誉为“鹤岗小茅台”的龙江牌“陈酿红粮”被评为省优,“龙江星”、“龙江御液”、“龙江液”等精品酒,被俄罗斯人誉为“东方美酒”。酒也不再凭票供应了,祖国四面八方的各类名酒都能在商店里买到。可父亲最爱喝的,还是鹤岗白酒。

  其实,许多鹤岗人无论身在何方,都同样对“鹤岗白”情有独钟。亲友相聚,酒桌上能有一瓶“鹤岗白”,无声胜有声,比套许多家乡磕都亲切。2016年,上海长水河乡友来鹤岗与鹤岗知青相聚,酒桌上,上海乡友齐呼要喝“鹤岗白”。去年,几位身在外地的老同学返鹤相聚时,虽然有人从家中带来了珍藏多年的外地名酒,几位返鹤老同学仍坚持要喝“鹤岗白”,说是“不喝鹤岗白,感情上不来。”

  确实,“鹤岗白”已成为鹤岗人浓浓的一份乡情。

作者:    来源:鹤岗日报    编辑:苏德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