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鹤岗新闻网  >  艺文空间

盼小年

//hegang.dbw.cn  2018年02月06日 10:31:57

陶绍教

  在那物质贫乏的年代里,我们兄妹每每围坐在火堂边取暖的时候,就总禁不住仰头痴痴地望着悬挂在横梁上的那十几块腊肉,也总被馋得禁不住流下了口水。

  记得每年距春节二十来天的时候,父亲就已备好过年的腊肉了。

  离春节太远,兄妹就天天盼小年。一天,妹妹掐指算了算:“明天就小年夜!”我为之一振,也掐了掐指头:“对!明天就是小年夜。”腊肉的香味顿时扑鼻而来,令兄妹纷纷打起甜嘴。

  在小年的日子里,家里必做两件事:一是搞好家庭卫生,二是祭拜灶王爷。

  第二天早上,兄妹相约早早起床听从父母吩咐。母亲说:“先让爸爸扫完墙壁的尘土和蜘蛛网后,你们再把室内外打扫干净。”父亲用挂满叶片的竹枝绑在长竹杆上,反复清扫那斑驳的土墙,尘土飞扬。父亲打扫结束,兄妹就自觉拿起扫帚,将屋里屋外扫得干干净净。

  兄妹之所以如此积极肯干,是因为晚餐就能吃到令人垂涎欲滴的腊肉了!

  下午,父亲从横梁上拿下两块腊肉。他将腊肉整块放进锅里煮熟后捞起放在盘中,与另一个装有糖果饼干的盘子一块置于灶台前。父亲燃放一串鞭炮,兄妹便蜂拥到他身边,接过他分给的糖果饼干,就纷纷去玩了。因为腊肉晚餐才煮。

  天色渐渐暗下了,我们兄妹才不约而同回到家。

  母亲将切好的腊肉放入火锅,并撒上大碗的蒜叶。我添柴增大火苗。不一会儿,汤水就沸腾了,香气四溢。兄妹争先恐后去盛饭,锅里的肉很快就被吃得所剩无几,兄妹们也都打着饱嗝了,显然已肉足饭饱。

  两三天后,或许肚里的油水耗尽了,兄妹们又都禁不住横梁上美味腊肉的诱惑而又垂涎欲滴了。不过,此时已不觉得太难熬了,因为春节过几天就到来了,就能天天吃腊肉。

  参加工作后的我渐渐对小年失去了感觉。我们这一代或前几代人虽然受尽了苦难折磨,但如今活在世间的人都能享受到幸福美好的生活。这样一想,窗外雾蒙蒙的景色便平添了一种妩媚与风韵,小鸟在树上欢快地啁啾,儿时兄妹们盼过小年的情景也随之变成了我人生中一种美好的回忆。

作者:    来源:鹤岗日报    编辑:苏德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