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鹤岗新闻网  >  艺文空间

搞秋菜

//hegang.dbw.cn  2018年02月06日 10:31:57

秦工

  如今,一年四季都能在市场上买到蔬菜,想吃啥买啥,很少有人再储备过冬的蔬菜了。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几乎家家都有自挖的菜窖,用来储备过冬的蔬菜,也就是“老三样”:白菜、土豆、萝卜。于是,各单位每年都要“八仙过海,各显其能”,动员人力物力,去乡下运菜,然后再一份一份地分给职工。

  我们报社年年都要到新华、鹤立那一带搞秋菜。职工乘着一辆解放牌大卡车去地里砍菜、归堆,一棵一棵地装上车。这活很累,天又冷,寒风一吹,冻得嘶嘶哈哈的。特别是车装满离开的间隙,站在寒风里无事可干,那滋味儿可就有些难熬了。于是,为了御寒,也为了消遣这空闲的时间,便有了年年搞秋菜时必有的内容:三四个人围成一堆打扑克,或输或赢喝一大口白酒。打扑克的人咋咋呼呼地出着牌,其他的人嘻嘻哈哈的围着看,似乎就忘了冷和累,竟然也成为一种乐趣。

  年年搞秋菜出发前,有心人就忙活着准备酒,一律是鹤岗白酒厂出的酒,最初是散装的,后来是瓶装的。这酒物美价廉,又不上头,喝到肚里暖暖的,还不耽误干活儿。出发时,领导一声吆喝,大家便争抢着挤上大卡车,一路上有说有笑,话题也比较集中,就是往年搞秋菜打扑克喝白酒那点事儿。

  既然是输赢的筹码,喝酒也就成为很严肃的一件事情,谁也不许玩赖耍滑,必须按规定喝上一大口。没有什么下酒菜,我们称之为“干拉”。会喝酒的人不用说了,或输或赢高高兴兴地喝上一大口,美美的吧唧着嘴。也有的人不会喝或不怎么会喝酒,搞了几年秋菜后,竟然酒量大长。诸如此类的文人轶事成为笑谈。

  扑克打了几圈,待卡车回来后,便只好收拾起扑克,继续往车上装菜。往往装完菜即将回家了,准备的白酒还会剩些,大家便互相劝着敬着,人人抿上一小口,然后挤上大卡车,一路上又是有说有笑的。

  明明是一件既累又冷的差事,可多少年后回忆起来却觉得很有意思,很耐人寻味,心里美美的。这或许也可以算是革命的乐观主义吧。总之,这回忆和鹤岗白酒是分不开的,鹤岗白酒成为大家回忆起这段往事时的兴奋剂。

作者:    来源:鹤岗日报    编辑:苏德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