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鹤岗新闻网  >  艺文空间

忘不了母亲的勉励和叮咛

//hegang.dbw.cn  2018年02月12日 10:28:47

王振江

  人逢佳节倍思亲,儿女难忘慈母心。

  手捧母照凝思久,春节将临泪湿襟。

  人至老年,越发怀旧。此刻,春节在即,我久久凝视母亲四十多年前泛黄已旧的照片,轻轻抚摸着照片上老人家饱经沧桑的深皱密纹,对月南眺,不由得想起了老人家的一封来信……

  如今,尽管这封信已经在几次搬家过程中不慎遗失了,但信的内容却始终刻在我的心中,因为这封信也见证了我人生成长中的一件大事。

  那是1979年春,南边中越自卫反击战激烈打响,北边也发现了蠢蠢欲动的苗头。我们前面要“打狼”,背后要“防虎”,确有腹背受敌之忧。当时,可谓箭在弦、弓弩张,“备战”气氛空前紧张。

  当时,有个别人的家里来“急电”:父母“病危”,速归!有人就借故躲回老家了;有些人也把老婆孩子悄悄送回原籍了。此时,远在河北老家的母亲闻讯也几次来信催促我们全家回河北老家躲躲,信中还说,若你俩实在身不由己、回不来,就把三个孩子送回河北老家!当时,我们最小的儿子还不足5岁。

  接到母亲的来信,我能深切感受到老人对子女的牵挂之情。为了打消她的担忧,也是给老人家表明我的态度。在夜晚的灯光下,我和妻子给母亲回信,其中,几句话发自肺腑,至今铭记在胸:

  妈妈:

  ……

  “咱们不是常说,国家,国家,有国才有家呀!咱不保住国,咱就难保住家呀。”

  “俺们是生活、工作在黑龙江的边边上,与‘苏修’隔江相望,鸡犬之声相闻。可边防,边防,边只有防,国才有边呀!谁都不防边,我们的国,咱们的家,不就会被犯敌糟蹋了啊!”

  “说心里话,我们也想家、想妈,想安宁。也该给您尽孝,但大敌当前,孩儿万万不能临阵脱逃当孬种啊!我们只能先尽‘忠’,后尽‘孝’了!妈今后会理解我们的。”

  “我俩的决心就是要誓死守卫祖国的北大门了!”

  “若有战事,就是死,我们愿五口人一起战死在边防线上!请妈妈不必再惦念……”

  信书罢,对视久,

  拳紧握,泪四行……

  母亲催归的加急电报再三传来,我们却始终未动。

  后来,母亲看我俩心已决,难动摇。再来信,便多是“勉励”和“叮咛”之词了。

  也是因为有了母亲的这些“勉励”和“叮咛”,那一年,在党组织的培育下,我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没几年,妻子也入了党。

  也是因为有了母亲的这些“勉励”和“叮咛”,我们更加坚定了“屯垦戍边”的决心,更加奋发努力地投入到农垦北大荒的耕耘之中。

  现在想想,我们没有辜负母亲的“勉励”和“叮咛”,也没有辜负党的培养教育,我才一步一个脚印地步入农场基层领导岗位,妻子也曾是多年的优秀共产党员、模范教师。

  这是我俩终生难忘的家书!

  书罢,泪如注……

  颤手,敲键盘……

  悠悠岁月,往事如歌。我爱农垦,心系北大荒。林林退休者,源源卸甲人,或进城安享,或落叶还乡,至今我和老伴儿仍眷恋不舍地生活在这片神奇的黑土地上,因为这里播撒过我们青春的芬芳,黑土地里饱浸着我们血汗的琼浆,升腾着我们希望的晨曦,更厚载着我们老两口终身美好的“农垦梦”……

作者:    来源:鹤岗日报    编辑:苏德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