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鹤岗新闻网  >  社会新闻

丁树余:从羊肠小道步入凯旋门

//hegang.dbw.cn  2018年02月12日 10:28:48

记者  姜道龙

丁树余在巴黎凯旋门前留影。

  新年刚过,获悉本市一位残疾人摄影家、画家——丁树余,最近新弄了一样土艺术品。带着好奇,记者来到他所经营的电脑刻绘门店一睹为快。

  走进他的新光电脑刻绘店,他随即从电脑前站起身走到一个展示架前,指着几样东西让记者看,只见木架上摆放着一个露瓤的西瓜、一颗白菜,还有一个小猫,看上去惟妙惟肖。他让我猜是什么制作的,记者看了半天,没猜出来。他笑了笑,拿起那个西瓜递给我,翻过没涂颜色的背面一看,我不由得笑了,还真是个土艺术品,竟然是石头经过精心描绘而成的。老丁说:“我平时就喜欢身边这些寻常的东西,总觉得它们能变成不寻常的模样,这不先弄了这几个,让你看看。”记者称赞,他这是变废为宝了!

  欣赏完他的几样土艺术品,一转身,记者看到了挂在墙上的一幅照片,那是他在法国巴黎凯旋门前的留影。图片说明显示,他是去法国参加书画艺术交流活动的。这个新发现,让记者感到有些意外,随即坐下与他聊起了照片背后的事情。他说,到法国巴黎参加书画艺术交流,也正是因为自己的几幅外人看起来很“土”的乡村画。自己也感觉很意外被选中了,真是做梦也没想到自己还能出国展出自己的这些画。

  苦难,原是孕育希望的种子

  脊柱侧弯,个子矮小,其貌不扬,言语不多,这是丁树余给人留下的外在印象。

  然而,从他的眼中,紧闭的嘴,还有脸上的皱纹和棱角,你能感受到他的坚韧、不屈,还有对美好事物的憧憬。当你走进他的内心世界,了解了他所经历的生活艰辛,你会更加感受到他眼中、嘴上,还有脸部的硬朗所透射出的内在能量。

  今年,丁树余虚岁70。他说,也许是年龄的原因,现在总想着当年走过的那条羊肠小道。

  说起这条羊肠小道,丁树余显然动了感情。这条小道,让他想起了许多往事。他说,自己的老家在辽宁省凌源县,1961年,正是挨饿的年代,父亲让他领着82岁的奶奶来鹤岗,当时他才12岁。在哈尔滨火车站三棵树倒车时,穿的一件大棉袄和带的玉米干粮都被抢走了。就这样担惊受怕地一路来到了鹤岗,下了火车,他把奶奶先领到一个地方等着,然后一路打听着去兴安矿找哥哥。找到哥哥后,哥哥背着奶奶,领着他,穿大街走小巷,沿着一条羊肠小道,来到了北大岭的住处,这才算安顿下。

  后来,他在这里上了小学,又到鹤岗三中念了初中。每天上学、放学,也是走这条羊肠小道。早晨顶着星星去,一路上要翻个小山坡,还要经过一个个坟地,心里也很害怕,常常哼着歌给自己壮胆。不过,夏天的时候,一路山花烂漫、草木葱茏,也给他带来了很多美的享受。他受哥哥的影响,也很喜欢画画,在学校的图画课上,他的画经常受到老师表扬。

  他的学习生活,到初中毕业就不得不结束了。因为生活艰难,他首先要考虑吃饭问题。即便是在上学时,他每天也要挑水、挑煤,由于年龄小,经常挑重物,营养不良,最终导致了他脊柱侧弯。

  也许是生活的艰难经历留在心中的太深刻,不善言谈的他,总想着以擅长的方式表达自己内心的世界。那时他的梦想是长大当一名作家,因为那时他的作文写得也好,经常在学校里展出。他的笔下和画中,总会对身边不起眼的东西,产生许多美好的描绘。家乡的农村小院、羊肠小道边的山花等,都成了他笔下取之不尽的素材。

  脊柱侧弯了,然而他内心却始终保持着不屈的向上精神。

  生活,才是艺术耕耘的田野

  初中毕业后,丁树余开始了谋生,因为没有户口,没有粮本,他必须先养活自己。

  “文革”期间,由于家庭成分不好,大哥曾经被抓起来过。可以说,他们家也饱受了那个时代的歧视、冲击。没有粮食,为了填充肚子,他到地里捡过菜叶,遛过土豆,还给农场放过牛羊,也种过地,小小的身躯,承受了许多生活的艰难,也饱尝了生活的辛酸苦辣。

  1975年,大哥平反了,他也好不容易落上了户口,一家人的生活才略有改观。那一年,正好市群众艺术馆举办第一期美术学习班。由于身体的原因,为了掌握一门生存技能,丁树余报名参加了这个美术班学习。那时候,他家搬到了八公里住。每当上课时,他要搭乘岭北矿的通勤车去,下午赶不上车,就得走着回去。在艺术馆学习期间,尽管路途遥远,但他始终坚持不懈,跟着徐国勋、常青如老师学了几个月,一直到结业。

  那时他已经26岁了,为了生活,必须要找个工作才能养家糊口。但由于身体的原因,没有单位愿意录用他,无奈,他曾经上访过,后来才被安排到当时的华美被服厂,从事沙发座垫设计。由于具有美术的基础,在设计上充分展示出了他的专长。后来,他又被调到当时的市建材局下属企业,从事包沙发的工作。

  丁树余身上很有一股闯劲儿。在这里没干几年,企业渐渐不景气了。为了生活,无奈他选择了停薪留职,开始自谋生路,干起了汽车座垫的生意,这一干就是10多年。凭着自己的专长和认干的劲头,他也成了家,生活上也有了很大的变化。当汽车座垫生意不景气时,他又转行开起了美术社,并随着人们的需求,先后又增加了电脑刻绘、遗像制作等项目。

  生活的艰难,创业的艰辛,身体的残疾,这些并没有磨蚀掉他内心对艺术的追求,而是把这些生活的烙印都变成了耕耘艺术的肥沃田野。

  追求,让他走出国门迈向了大世界

  1989年,40岁的丁树余踏上了摄影之路。别看他身体不如常人利落,可在对艺术的追求上,他身上总有一股韧劲儿,一股执着以求的踏实劲儿,一股发现身边事物美的敏锐劲儿。

  为了寻找拍摄好照片的场景,他克服了许多困难,走乡村、跑林区,爬高山,趟雪窝,他相信没有吃不了的苦;为了不断提高摄影水平,他也是下足了苦功,苦学摄影技巧,苦研摄影理论,一个场景一个场景反复比对,一个模式一个模式尝试,就不信拍不出好照片;为了拍摄出好照片,他也调动了自身的各种资源,把所学的美术知识尽情发挥出来,把自己对美的理解表达出来,把自己对生活的积淀融进去……一番刻苦努力,终于换来了收获,他拍摄的《初雪》《雾》《盛夏荷图》《墨荷》《创造新世界》等作品,不仅受到同行们的好评,而且还先后在省、国家以及有关部门举办的摄影作品大赛中获奖。其中,反映建筑工人的摄影作品《创造新世界》,1999年在黑龙江省迎澳门回归残疾人书法、美术、摄影大赛中,荣获了一等奖。为此,他先后成为市摄影家协会、省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民俗摄影家协会会员。

  2000年,已经年过半百的丁树余,考虑到身体、年龄和经济承受能力等因素,他只好搁下了摄影。但由于自己对喝酒、打麻将没有兴趣,于是,他又捡起了搁置多年的画笔,开始画画。他过去只学过素描,在国画上没拜过师,只能一边摸索着学,一边尝试着画,几经苦心临摹、埋头创作,终于有了不小的收获。他先后创作的国画作品《思》《初雪》《北国风光》《农家》《寂静的山庄》《恋》等,相继在国内各类书画作品大赛上获奖,有的作品还入选了不同的作品集。去年9月,他的作品《秋》入选国家文化部文化艺术人才中心举办的“行一带一路 品墨韵中华”全国美术人才作品展。

  步入国画创作天地,丁树余起初只是源于内心的爱好,为了当年没能圆的心愿,或者是为了搁置摄影后有个业余时间的事儿而已,压根儿没想能获得什么奖,也没想成为什么家。他只是遵循了最本心的追求,不求利,不媚俗,只为兴致所在,因为名山大川画的人多了去了,他的条件没法跟人家比。他只能将目光聚焦于身边的美,用画笔描绘自己最熟悉的生活空间:遥远的乡村,记忆中的农家小院,拍摄过的森林人家、雪后山村,熟悉的马、牛、羊,河边戏水的鸭鹅……不媚俗,却尽情地描绘着身边的“俗”;不求名,却因清新的“俗”,让他名声逐渐远播。他先是成为市美术家协会会员,2015年被国家文化部中国乡土艺术协会授予国家一级美术师称号。

  他的画作因取材都是身边寻常景物,却有着浓郁的生活味、乡土气息,体现出了原生态的美,这样的画作在国画创作领域还不多,犹如为画坛吹来了一股清风,也因此引起了国内不少专业人士的关注。

  清新的画作之风,原汁原味的作品,也让丁树余赢得了许多参加文化艺术交流的机会。2012年8月,他受邀参加了在台湾举办的“和谐·圆融”海峡两岸文化交流活动。2013年9月,他又受邀赴韩国参加了中韩书画展活动。2017年4月,丁树余年近古稀之际,再次走出国门,迈向了一个更宽广的大世界,他受邀参加了在法国巴黎文化交流中心举办的“弘扬中华文化·助力一带一路”文化交流大会暨中欧杰出艺术家书画精品展。这次交流作品展,他先后到了德、法、意、瑞士、比利时、奥地利六个国家进行文化交流访问。谈到这次出访交流,他感慨地说:“巴黎和欧洲这些国家,过去只是在电视上看到过,怎么也没想到,咱一个从羊肠小道走过来的普通老百姓,能有机会到这些异国土地上走走!还能在凯旋门前留个影!”

  这次交流和参观,也给他的创作带来了很深的触动,他表示,还要继续沿着自己的绘画风格画下去、走下去!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

  “人生不能白活!”丁树余在采访结束时说的这句话,声不大,却透着一种厚重的力度。我想,这是他历经生活艰难,用生命的最强底气焕发出的人生追求!

作者:    来源:鹤岗日报    编辑:苏德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