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鹤岗新闻网  >  艺文空间

父母心中的倒计时

//hegang.dbw.cn  2018年02月13日 10:31:36

丁梅华

  转瞬之间又是3年,不知不觉中我已经离开家乡、离开父母30多年了。在感慨时间无情的同时,每一次回家看望父母、兄弟的喜悦,每一次别离时,母亲的泪水,父亲送我上车回首时的背影,无不诠释着我走过的每一条路,无不诠释着充满酸甜苦辣的乡愁。

  说实在的,3年回家一次,确实有点遥远。但对一个独自在外生活的我来说,内心也是有一种酸酸的苦涩,如同每次回家,日渐苍老的父母常说的一句话,你们是回来看我们一次少一次,但愿下一次回来,还能为你们做一顿热气腾腾的饭就好了。

  不是我不愿意回家,毕竟从新疆到老家有5000多公里。而且随着工作的变动,我从农场搬迁到城市,妻子也没有找到正式的工作,什么购买房子和儿子上学一切都需要钱,而几年才回去一趟,所有的亲朋好友家都必须去拜访,所以回家一趟最少的花销,也得上5位数。加之前几次回家,由于时间长,妻子原本找的那份工作也没有了,只得按照国家规定,每3年享受一次探亲假,好赖还可以报销一个人的来回路费,用妻子的话说,过日子还是能省就省一点。

  尽管3年才回家一次,但是除了特殊情况,我坚持每天都会给年迈的父母打一次电话。有时尽管时间不长,也没有什么事,只是先听听父母的声音,弟弟在家的时候,还可以视频一下。父母也总会说,我们都很好,你不用为我们操心,只要你们过得比我们好,我们内心就高兴。所以,有好几次父母生了病,也不愿跟我说,还是我从电话的声音中感觉出来,他们才不得不承认自己做了个小手术。

  父母生了我们兄弟三人,我作为家中的老大,由于家庭贫困的缘故,14岁那年便离开他们,独自来到新疆和伯父一起生活。老二常年在外打工,后来到别人家当了上门女婿,但离我们家不远,唯有老三留在父母身边,继承了祖传的理发手艺,外加开了修理铺,据父亲说一年的收入还可以。

  这些年,每一次回家,家里都有新的变化。从最初的土墙草屋,到后来的一砖到顶的砖瓦房,再到现在的两层小楼,我知道这中间,凝聚了父母的多少心血啊。

  前几天,我找领导批了探亲报告后,就在网上购买了来回的飞机票(以前都是坐火车回家,但每次腿都肿得的很厉害),并把这个消息很快告诉了父母。父亲高兴得不知说什么好,停了好长时间才说,为了你们回家,我们喂了鸡和羊,都是纯天然的,另外还在房屋后面池塘中养了鱼……并且说这次回来,让我弟弟自己开车去飞机场接我们,不由得令我想起,很多年前回家,找了一辆摩托送我回家,花了10元钱,父母说我让别人给黑了的事。

  中午又给父母打电话,父亲风趣地说:“你们回家的时间,已经进入了倒计时。”我听了这话,内心不由一震。是呀,对于在外的游子来说,故乡、父母、兄弟和亲情,何尝不是倒计时的表,无论我们如何转,总也离不开这个表,永远都是他们的牵挂,每时每刻都在为我们倒计时,我也深深地期待倒计时的最后一刻。

作者:    来源:鹤岗日报    编辑:苏德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