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鹤岗新闻网  >  艺文空间

岁月深处的那股墨香

//hegang.dbw.cn  2018年02月27日 10:00:39

李甫辉

  小时候,住在乡下老家,村里能识文断字的人并不多,唯小学校的几位老师有点文化底儿。那时乡亲们一年中难得的文化熏陶,便是过年时用手写春联了。

  我的父母出生在解放前,是斗大的字不识一个。他们吃尽了没文化的苦头,因此再苦再累说什么也要供我们兄弟姐妹读书。三哥上师范后,算是乡邻们眼中的一个知识分子了,于是我们湾里十几户人家每年写春联便由他来承担。大年三十,各家各户就将卷成筒儿的大红纸拿来,叫三哥写春联,围观欣赏。三哥是个做事极其郑重的人,他戴上黑边眼镜儿,将我家吃年饭用的大方桌搬到院子中央。用温水化开新买的毛笔笔头,迎了冬阳下的光亮拔去笔头上伸的毛,捏挤去水。墨水瓶拧开盖,墨汁倒在一个青花瓷大碗里,便执笔蘸起墨,在碗沿上撇舔几下,运笔开始写起来了。他写的时候,我便牵平对联纸的另一头。盛墨汁的青花瓷碗里,溢荡出一股沁人心脾的松柏墨香气,红红的春联映着我们红红的脸庞,那年味越发浓烈了。

  三哥一边写,一边还饶有兴趣地给我们介绍些写毛笔字的知识,如“撇捺如刀,点点如桃”,“颜体、柳体、欧体”……每写完一条,我就端平了纸小心翼翼放地上,以防未干的墨汁流淌将字迹浸毁,用小石头小瓦片压好。我们津津有味地在旁边帮忙,看着、听着、吟诵着每副对联的内容,心里暖暖的,觉得是世界上最好的享受了。

  心里感觉享受的还有贴对联的时候。写好的对联带回家,撕揭去门框上的旧对联,用米汤刷了新对联的反面,很周正地张贴上,新春联便搭配了花花红红的新门画,墨光宝气地展现在清新自然田园土屋的门面上了。那些新春联上的字句,或吟咏新春景物的,令人想到春天到来万物复苏,花香鸟语的景象,心里涌动起一股欣悦和希望;或祈盼来年五谷丰登六畜兴旺,令人想着农家丰收的喜悦;或写五味调和的,这是贴在厨房上的,令人想着平常日子油盐酱醋、米面柴火生活的甜美滋味;书房往往劝勉读书,婚房则祝福新人花好月圆、百年好合之类的。总之读着那样红彤亮丽的春联,想着过年的欢乐,你会觉得生活都是美好和多彩的。就是年过完平日干农活,随时抬头瞧瞧读一下那些对联,农民们往往心里就敞亮,觉着浑身有使不完的劲了。

  我们家乡喜好品鉴春联的人,我记忆里最深的,要数我们村小里的朱老师了。他也是我家的亲戚,每年春节拜年,朱老师总是初一就来我家,会同三哥每个房门挨个转悠着赏新写的春联。评价字写的优长好坏,文句的工稳意蕴,就在那样的熏染中,我们这些小孩都爱上楹联书写和语文学习。我们家乡吴岭小集镇上也有一个毛笔字写得极好的老人,名字我倒是记不大清楚了。我读初中时,他住在临街的土屋里,摆地摊租书,春节也帮人写春联。他家成了我们这些学生和农民们最爱去的地方,我至今还清楚记得他有滋有味运笔写颜体字的情形。

  30多年过去了,家乡人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变化,文化水平也有了普遍的提高。现在不少人家过年,都到市场上买机器印刷的春联了,但我却总怀念儿时那用手写出的溢满墨香的春联,因为我觉得只有这样做出东西,我国传统优秀的楹联文化才会更好地浸润和滋养我们的内心。

作者:    来源:鹤岗日报    编辑:苏德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