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鹤岗新闻网  >  艺文空间

酒结良缘

//hegang.dbw.cn  2018年02月27日 10:00:39

魏光祖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在改革的浪潮冲击下,我怀揣梦想,辞职南下闯荡。初次离开父母,恋恋不舍。母亲一把把我揽入怀中。那一刻,我泪水充盈眼眶,怎舍得离开温暖的怀抱?父亲轻声说道:“孩子长大了,有他自己的思维与见解,让他去闯一闯,打拼一下吧!孩儿,冬夜车上寒冷,我在行李包中给你带了‘鹤岗白酒’,别忘了夜里冷了喝上一口……”就这样,我独自一人踏上南下的列车。

  一路惊喜,一路颠簸。入夜,冷冽的寒风侵蚀身骨,忽想起父亲给带的白酒,便拿出来打开瓶盖,顿时芬芳四溢,香漫车厢。

  我小心翼翼地在瓶盖中倒了一小口,轻呷舌尖,闭目润喉,再入肠胃,顿感浑身暖热,一下子感觉到父爱的伟大。只听有人和声细语地说:“先生,你好!这酒是哪产的?我能尝一下吗?”我一激灵,眼前竟坐着一位异域姑娘,正深情地望着我微笑。我慌乱中忙说:“好!可以,可以!”又急忙倒了一大口,送到美女面前,请她品尝。

  只见她鼻息轻嗅,一仰脖把瓶盖装的白酒一饮而尽,咂吧咂吧嘴惊讶地说道:“好酒!好酒!再给我倒点。”我被她的美貌惊呆,顺从她的意愿,又倒了一瓶盖。这回她细品慢尝,然后津津有味地说道:“好久没喝这样入口清冽、醇厚缠绵的酒了。”只见她兴高采烈手舞足蹈起来,仿佛初春摇醒了柳条,她那轻盈的身姿犹如彩蝶在车厢里翩飞。看着她如醉如痴的样子,让我想起出自汉代焦延寿的《易林·坎之兑》里“酒为欢伯,除忧来乐”之说。

  于是,我俩杯盏相亲,酣畅淋漓,好不快活!畅所欲言中,才知道她叫塔娜莎,俄罗斯人,留学毕业后在广州开酒行。她喜爱烈性酒,邀我加盟,专供鹤岗白酒。我们聊的热火朝天,渐渐拉近了距离。

  我俩的爱情就这样在文明开放中发展,又在民族融合中共存。鹤岗白酒就成了我们跨国走亲访友、款待客人、社交等活动的首选礼物。

作者:    来源:鹤岗日报    编辑:苏德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