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鹤岗新闻网  >  综合新闻

三次援外医疗 六载难忘时光

//hegang.dbw.cn  2018年03月03日 08:52:28

——我市外科医生王殿君援外医疗经历记略

记者  朱腾龙

  

  很多人终其一生未能跨出国门,有些人虽然“出过国”,但大多也是跟团旅游,走马观花,浮光掠影,时间长一点的,也不外乎留学、探亲,真正有过在国外工作、生活经历的,实在是凤毛麟角,少之又少。

  如果能有一段在国外工作的经历,将会是人的一生之中多么珍贵的记忆?

  如果能用自己的医术,为发展中国家的医疗卫生事业尽上一份力量,将会使人生增加怎样的光彩?

  如果能多次参加中国援外医疗工作队,用自己精湛的诊疗手段为那些贫穷落后国家的人民减轻病痛,找回欢乐,将会使人生意义得到多么真切的诠释,使人生价值得到多么充分的体现?

  就在我们鹤岗,就在我们身边,有一位从医40余年的长者,除了在本职工作中恪尽职守、精益求精之外,还三次参加中国援外医疗工作队,远赴非洲的毛里塔尼亚、大洋洲的瓦努阿图,为那里的人民送去了急需的医疗服务,使那里无以计数的患者减轻了病痛,找回了欢乐。

  这位长者,就是已经退休的大陆矿医院外科医生王殿君。

  1951年生人的王殿君,原籍汤原县香兰镇永久村,当过兵,上过卫校,毕业后被分配到大陆矿医院担任外科医生、外科主任,直到退休。提到自己的工作经历,王殿君谦虚地说:“我的工作都是既普通又平凡的,没什么值得写的。”

  一个医生,兢兢业业工作了几十年,怎么会没什么值得写的?其实,单说他的早期经历,就很是与众不同——

  1972年6月,王殿君在农村作为优秀青年被推荐上了鸡西卫生学校。但在读了半年书后,他又响应号召去当了两年兵(在基建工程兵部队当卫生员,四川半年,辽阳一年半)。直到1975年2月服役期满,又回到卫校继续读书,1976年8月毕业后被分配到鹤岗工作。你看,上学和当兵竟是“套裁”的,有过这种经历的人大概也不多吧?

  当然了,记者在这里主要是想介绍王殿君的援外医疗经历,他在鹤岗的工作经历也就从略了。

  王殿君第一次出国,就是2006年7月参加第27批中国援毛里塔尼亚医疗队,来到了位于非洲西北部的毛里塔尼亚。

  这个医疗队是根据国家卫生部援外任务的统一安排,由黑龙江省卫生厅组建成立的。

  王殿君所在的医疗队一行27人,2006年7月中旬从上海出发,经法国巴黎中转,再转机飞往毛里塔尼亚首都努瓦克肖特。

  当飞机越过地中海,飞临努瓦克肖特上空时,王殿君往下一看,只见一望无际的黄沙,包围着一片片低矮的房屋,以及弯弯曲曲的街巷,没有高楼大厦,也几乎没有绿色,给人一种十分荒凉的感觉。

  但是,王殿君一下飞机,瞬间感到来到了另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一股股热浪扑面袭来,让人有一种窒息的感觉,仿佛空气都要凝固了,真是“荒”而不“凉”啊!

  走出机场,中国驻毛大使及有关部门领导在此迎候。

  经过几天的休整,医疗队进入工作状态。全队分成4个分队,其中3个分别派往其他省区,王殿君被任命为首都分队分队长,在国家住院中心急诊科工作。第一次两年的援外医疗工作从此开始。

  工作之初,“难言”顺畅——语言是最大的障碍。毛里塔尼亚属于阿拉伯国家,通用阿拉伯语,但官方语言是法语。出国之前,虽然有过短期的法语培训,但在实际工作和生活中远不够用,只好边工作边学习了。通过翻译的辅导,加上自己的努力,几个月以后,王殿君逐渐掌握了一些日常用语和重点专业术语,可以简单问话了。

  在整整两年的时间里,王殿君所在的急诊科每天都要接待各类急诊病人,而且大多都要手术,几乎每天都要做五六台手术,创伤、骨折、外科感染是最常见的。无论烈日炎炎还是刮风下雨,无论风和日丽还是风沙漫天,王殿君他们都是天天如此,从未有误。

  虽然很苦很累很忙碌,但是王殿君感到很充实,也很有收获。两年当中,他与黑人兄弟从陌生到熟知,与黑人医生、护士一起查房,同台手术,相互配合,取长补短,不断加深感情,增进友谊,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每天上下班走进医院或离开医院,无论认识与否,黑人兄弟都会主动和他打招呼。虽然文化、语言、肤色都有差异,但他感到与黑人兄弟的心是息息相通的。王殿君说,他跟几位黑人兄弟的关系非常密切,包括外科主任阿曼拉,护士长热曼,以及麻醉师穆斯塔法等人。他们在生活上关心他,在工作上帮助他,帮他学习法语,给王殿君留下了终生难忘的记忆。

  党中央、国务院十分重视援外医疗工作,2008年3月下旬,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长春在率党政代表团出访毛里塔尼亚时,特别接见了中国医疗队。

  2008年7月,在即将结束两年的援外医疗任务时,时任毛里塔尼亚总理艾哈迈德·瓦格夫接见了中国医疗队全体人员,亲自为中国医疗队授勋。王殿君被授予一级荣誉纪念勋章。当日,毛里塔尼亚国家电视台播发了这一新闻。

  2010年,国家卫生部又向我省下达了援外医疗任务,王殿君要求再次参加援外医疗队工作。经单位领导同意,报请上级批准,王殿君又参加了第29批中国援毛里塔尼亚医疗队,于当年7月下旬再次抵达毛里塔尼亚。

  这一次,王殿君仍然被分到努瓦克肖特的国家住院中心工作,工作环境、科室人员与两年前相比,没有多大变化。

  分别两年之后再次重逢,院方医护人员见到王殿君,就像见到了久别的亲人一样,与他热烈拥抱,并不停地用法语呼喊:“希努瓦,崩入何。”(意思是“中国人,你好”。)现场的问候声不绝于耳,还有很多听不懂的欢迎词汇,王殿君听懂了一句“拉辫子于拉非克”,意思是“欢迎你们到非洲来”。王殿君用法语回谢,虽然很不标准,但黑人兄弟也算听懂了,一阵阵欢声笑语,气氛很是热烈,让他不时产生一种回到了家的感觉。

  由于已有两年工作的基础,王殿君在第二次援外医疗工作中很快进入角色。这个医院的急诊科设有4个手术室,王殿君被安排在骨科手术室,每天早晨上班后先阅X光片,对病人进行全面的体检,再确定是否手术。

  这个医院的治疗方法完全承袭西方国家的做法,与我国的一些做法不同。比如常见的闭合性骨折,多半是在e型臂X光机下进行手法复位,不主张轻易开刀。王殿君与一名黑人医生每天都要处理骨折复位,两年之中,光是骨折复位就做了一百多例,效果很好,院方给予了充分肯定。

  除了骨科手术室的工作,院方还经常请王殿君去其他手术室协助手术。这个医院的普外科病人较多,特别是外伤感染较多,如果得不到及时治疗,后果会很严重。还有不少是糖尿病合并症,截肢率很高。由于这里的人习惯赤脚,特别是儿童,像各种针、木屑、竹片、铁屑、鱼刺等都会刺破皮肤,遗留在组织内,如不取出就会导致感染。因此,“异物取除术”是王殿君他们常做的手术,几乎每天都有,最多一次一个上午就有4例。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