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鹤岗新闻网  >  艺文空间

三封旧书信 重温异地同窗情

//hegang.dbw.cn  2018年03月05日 10:20:19

宏伟

  每逢佳节倍思亲。

  春节期间,闲暇之时,翻起书柜中的一些杂物,影集、旧书等,不经意间翻出三封旧书信,一看那信封,还有那清秀的字体,我不由得想起那位结识了近40年的老同学——高海明。

  我14岁的时候,曾在山东的姥爷家呆了三年时间。这三年间,对我的人生影响极大。其中既有来自姥爷、姥娘身上的正直、善良、淳朴,对我如何做人的影响,也有我结识的同学,给予我的厚道、勤奋、好学影响。海明就是其中对我有着很深影响的一位同学。

  我与海明是在上初中时认识的。那时,我们坐前后桌,也许性格和内在志趣比较接近,我们在一起接触比较多,下课后经常在一起打闹。海明有个爱读课外书籍的习惯,也经常拿来一些大部头的名著,课下来读,我自然“近水楼台先得月”,每当他读完,总会借来一阅,这也引发了我的阅读兴趣,偶尔借来书也与他交换阅读。我们虽住在两个村子,但因共同的兴趣爱好,彼此之间在一起玩的时间也多一些,有时我去他家,他也会跟着我去姥爷家。

  应该是1982年的夏天,念完初二后,我就跟着回山东探亲的姑夫一起回了鹤岗。后来,我在鹤岗接着上学。而他初中毕业后,就到肥城矿务局查庄煤矿采用上班了。分开的这些年,我和所有的同学都中断了联系,但唯独与海明一直保持着书信联系。海明非常重情谊,在我离开山东后,每当他从矿上回村里时,总会买些东西去看望我的姥爷、姥娘,每当姥爷家来信,总会告诉我,南崖联中的同学来了。那时候,我们几乎每个月都会通一封信。可后来,通着通着,就中断了。

  也怪我,竟把这份真挚的情感,随着忙碌的生活慢慢淡化了。

  我翻出的这三封信,正是中断之后又建立联系的开始。

  海明寄给我的第一封信,写于2002年8月16日。他在信中写道:

  宏伟哥,你好!自1990年断止书信来往,一晃已是十二年。十二年啊!我们从意气风发的青年时代步入沉稳求实的中年,感慨颇多,愿与你重续旧情,畅谈人生。若有兴趣恢复旧好,你就回信一封,重建朋友之谊。

  新的结尾还附有一句:这封信是投石问路……

  读到此处,我心被刺痛了。可以想象到,当年是因为我的怠慢和中断书信来往,挫了海明的心,也伤了他对我的那份真情厚谊。记不清当时是怎么给他写的回信了,但道歉之意应该是有的。随后,2002年10月7日,他在接到我的复信后,给我回了第二封信,整整写了5页稿纸,其中又回忆起当年上学时的情景,他对我的说话动静以及习惯动作,仍记忆犹新。今天翻出再读时,让我仍然十分感动,相识短暂,有谁还能记得我当年山东话中还夹杂着的东北味儿?有谁还能记得少年时代与他人无关的习惯动作?唯有我的这位海明同学。

  第三封信是2003年1月22日写来的。听说我年末刚搬了新家,他一再地表示祝贺。同时对我回信不及时所作出解释深表理解……此后,我们的书信交往又中断了,这倒不是我们之间的感情又出现了什么波折,而是随着社会的发展,时代的进步,我们已经有了新的联系,从家里有了固定电话,到后来有了可以随时联系的手机,再到后来,2009年夏天,我专程回了一趟山东老家,我们在阔别了27年后,实现了重逢的愿望!

  如今,我们都已年过半百了,赶上了科技新时代,可以随时随地微信联系了。而这份相识相交了近40年的友情,也早已深深地藏于彼此的心中,再也难以割舍,再也无法放下……

  值此元宵佳节,想起海明老友,油然想起一句诗: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

作者:    来源:鹤岗日报    编辑:苏德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