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鹤岗新闻网  >  社会新闻

赫明霞:用母爱照亮131个孩子的心

//hegang.dbw.cn  2018年03月05日 10:22:38

记者  田琳

 

  做131个孩子的妈妈,131个孤儿的妈妈,意味着什么?

  市儿童福利院院长赫明霞就是这样一位妈妈!

  2月28日7时30分,赫明霞像往常一样,早早地离开家,风尘仆仆地奔向了另一个“家”。这一天,她心情不错,因为她听说从院里出去的三个孩子,如今在浙江舜宇光学有限公司干的很有起色,今年还有一个孩子从普通工人提拔到了技术部。孩子的每一点成长,每一个进步,都让赫明霞感到格外的骄傲和自豪,就像母亲看到自己孩子的进步一样满足,喜欢“炫耀”。

  走近赫明霞,你就会感受到一种非同寻常的母爱情怀——

  “哭出来的感情和责任”

  2009年,45岁的赫明霞在市民政局机关工作。当年民政局要筹建儿童福利院,领导有意让她去当院长,起初她不想去,后来领导找她谈了三次话,她这才到儿童福利院任职。

  她至今也忘不了上任时的情景。那是个夏天,刚下过雨,通往儿童福利院的路十分泥泞。到了楼前,她傻眼了,除了一栋楼之外,里面什么也没有。她一个人胆怯地走进楼里,走路都带着回音,再看看四周脱落的墙皮,内心有种说不出的滋味,不住地暗暗流泪。当时就想,楼里什么都没有,怎么开展工作呀?可为了不辜负信任和重托,赫明霞很快克服了心理障碍,硬着头皮把整个楼都走一遍。回去后,她开始思考如何建院的事宜。从来没接触过孤儿院,楼里什么都没有,自己对楼房的内部装修又什么都不懂,这一切从哪儿做起呢?为此,赫明霞哭了不止一场。可哭归哭,工作归工作,一向好强的她,还是决定咬牙一定把这件事干好。她先是到儿童福利院办得好地市学习了一趟,回来之后,很快拿出了一套建院方案。按照方案,赫明霞一个难题又一个难题地攻克,一件事又一件事地跑着、忙着,整整忙了三个月的时间,儿童福利院大楼,总算如期修建完工,同时,招聘工作也有序的开展了起来。

  儿童福利院修建好后,20多个孤儿顺利入院了,各项工作开始有序进行。

  福利院虽然如期投入使用,作为院长,她也很想松一口气。不过,有一件事,却让她切身感悟到另一个角色的重要——妈妈。2010年的大年三十儿,派出所民警和向阳区一居民送来一个弃婴。孩子只有1斤8两重,赫明霞接过孩子本能地摸摸孩子的呼吸,感觉这孩子似乎没气了。她赶紧和保育员带孩子到爱婴医院进行救治。经过一番抢救,孩子有了呼吸,但因为是早产儿,出生后还被人用塑料袋包上,扔在气温零下30℃的垃圾箱里。医生称,这样的孩子能有呼吸就是奇迹,很难救活。

  孩子曾多次发生生命危险,赫明霞也曾多次面临过在放弃治疗单上签字的情景,可她硬是没签。那时她就一个想法:任何母亲都没有放弃孩子生命的道理,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我都要救活这孩子的命。之后的三个月时间里,赫明霞顶着压力终于熬到孩子健康出院。回到福利院,赫明霞和几名保育员按照医嘱,24小时对孩子精心照顾,还给孩子起了名字叫鹤阳。也是从那时起,赫明霞心中的母爱情感又进一步升华了。小鹤阳在福利院一直健康地成长着,2015年,5岁的小鹤阳被荷兰一对爱心夫妇收养。如今,8岁的小鹤阳在荷兰学会了游泳、体操、舞蹈、钢琴。今年过年,小鹤阳还给赫明霞发来一段视频,那是她在化装舞会上表演大提琴的情景,看到这段视频,赫明霞特别欣慰。

  对福利院里的孩子,赫明霞向来一视同仁,凡身体有残疾的孩子,能治疗的,她从未错过。因为她知道,这关乎孩子一辈子。

  建院之初,收养的20多个孩子,一路走来看似简单,却相当不易。这些孤儿从小都生活在复杂的环境中,有很强的不安全感和怨恨心理。打仗、吵架、偷东西是经常事儿。一段时间,赫明霞每天都有处理不完的“官司”,被孩子弄得焦头烂额。一次,20几个孩子因为一点小事吵了起来,以致大打出手,有些孩子骂的特别难听。面对这些孩子,她既不能打也不能骂,只能一遍遍说服教育,还要承受孩子的不理解和一些负面情绪。承受的多了,心里难免会有委屈,委屈多了,她会躲在屋里哭一场,一边哭一边暗自下决心:一定要让这些孩子好起来!

  于是,她把教育孩子当成工作的重点。每周六、周日,别人都休息了,她会和有问题的孩子谈心,引导孩子有一颗善良的心和正直的人格。孩子能健康成长,不违法乱纪,能为社会作贡献,能对家庭负责,就是她努力的目标和愿望。

  “如果他们是咱们自己的孩子呢?”

  儿童福利院逐渐走上正轨后,9年间共收养了131个孩子。如今,职工也增加到38人。赫明霞常和职工说一句话:“在咱们院里,没有当官的领导,只有领着大家干活的人!”她对自己说出的话,总是毫不含糊地说到做到。

  儿童福利院的员工工资并不高,但劳动强度却不小,每个人要承担几样活儿。爱心、良心、耐心,是赫明霞对职工提出的要求,也是她自己的行为习惯。福利院管理的所有环节,厨房做饭、打扫卫生、找孩子谈心、保育员的管理,她都亲力亲为。

  建院之初,曾有一个叫六娃的脑瘫孩子,因肠胃不好,一边吃一边拉。有一次,赫明霞到保育区检查工作,看到六娃拉了一身,她二话没说,就赶紧给六娃擦身上的排泄物,擦洗完毕,又抱过来换好衣服。一个厨房的职工经过时,看到这一幕恶心地都吐了。她不敢相信,堂堂一个院长,还能给孩子擦屎擦尿。正因赫明霞真心对待孩子,真心对待员工,职工也很受感动,也都学着做,对孩子照顾的也更加精心了。

  福利院里每个孩子的情况都不一样,赫明霞对待福利院的孩子,从来都是不放弃、不嫌弃。有个流浪的孩子,有一天他突然领着两个残疾孩子跑了。职工都说,反正也是流浪的孩子,别找了。赫明霞说:“如果他们是咱们自己的孩子呢?离家出走,做父母的能不找吗?”说完,赫明霞当即召集所有员工甚至发动自己的家人一起帮着找孩子。找到后,看他们脏兮兮的小脸,可怜巴巴说饿的时候,她的心就软了。即使再生气,面对回家的孩子,也只有拥抱和温暖。这个流浪的孩子,还曾沾染了一些社会恶习。为了挽救他,赫明霞把他拉过来,抱了抱说:“以后我就是你妈了,只要你改掉毛病,你有什么需要都可以找我,只要是对你有益的,我就会给你买。”赫明霞说到做到,慢慢地这孩子的坏习惯真的改了。2016年,在一次手工课上,老师发现他手特别巧,手工做得惟妙惟肖。很多人看到他做的精美工艺品,都爱不释手,甚至花钱购买。赫明霞对他说:“你手工艺品的材料院里出,卖的钱也算你自己的。”从此,他再也不往外跑了,甚至让他走都不走。有一天,因为赫明霞无意间说了一句,还有两三年就退休了的话,他跑进屋竟偷偷地哭起来。

  福利院里的每个孩子,在赫明霞心里都有分量,她也希望每个孩子都能有个好前程。学习好的孩子,她想方设法鼓励上大学,学习不太积极的孩子,她也会鼓励孩子学门技术,而对待婴幼儿及残疾儿童,她则第一时间治疗,做康复训练。每个孩子考上大学,她都会像家长一样给送到大学。对离院的孩子,她也会四处求人给安排工作。事实上,孤儿出院后的安置工作非常难,但赫明霞总觉得这些都是自己的孩子,应该让他们有一技之长,好在社会上很好地生存。无论这项工作有多难做,她都坚持做。就如母亲期盼孩子走正路、有出息一样。不仅如此,她还隔三差五给离开福利院的孩子打电话,随时关心他们的生活和工作状况。

  “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孩子们长大后心里充满阳光,能有出息”

  今年赫明霞已经53岁了,再过几年就到了退休年龄。一想到即将离开这些孩子,赫明霞情不自禁地说:“我无论走到哪儿,这131个孩子都是我的孩子,我永远是他们的妈妈。”

  当她说这句话时,眼泪不由自主地夺眶而出。这眼泪再也不是委屈与辛苦的眼泪,而是不舍的眼泪。福利院里每个孩子的成长故事都印刻在赫明霞的脑海里,说也说不完,忘也忘不了,有时在她脑海里会经常出现孩子们的幻觉。今年过年,赫明霞尤为开心,她发现院里的孩子们更团结了,懂事了,有礼貌了,知道感恩了。离开福利院的43个孩子中,参加工作的孩子,都能在岗位上认真工作,除夕之夜还知道打电话过来给她拜年。正月初九,上大学的孩子们要返校。她让孩子们自编自导自演了一台主题为《爱我家乡·喜迎元宵节》联欢会。联欢会上,几个大孩子还偷偷买了一束鲜花送给她,令她感动不已。

  其实,孩子每一步的成长,都是赫明霞与院里职工的骄傲。他们陪伴孩子长大成人参加了工作,更期待孩子组建自己的家庭,对家人负责的情景。9年光景,赫明霞把所有精力都放在福利院里的孩子身上,孩子们的安全是她第一个要考虑的,每次院里有施工,她就吃住在院里,一丝不敢大意。9年了,每一个团圆的节日,她都是和孩子一起过的,每一个团圆的节日,家人的团聚的餐桌上,她都是缺席者。因为这里不仅仅是孩子们的家,也是她的家。她说:“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孩子们长大后心里充满阳光,能有出息。”

  如今,我市儿童福利院建院已经是第9个年头了,这里从一栋空楼到城堡似的温馨家园,赫明霞倾注了太多的心血。也因为她的努力追求,市儿童福利院被列为我省唯一一家“两类儿童”收养工作试点单位,2015年7月,“全国儿童福利和涉外收养工作会议上”,赫明霞曾代表我省作了经验介绍,并得到了中国儿童福利和收养中心的领导及各省市领导的高度评价。2017年度,我市十佳敬业奉献模范的光荣榜上,赫明霞名列其中。

  其实,她更像一个大家庭里当家的母亲,为护佑孩子的美好未来而不遗余力地奉献着。

作者:    来源:鹤岗日报    编辑:苏德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