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鹤岗新闻网  >  艺文空间

怀念有信的日子

//hegang.dbw.cn  2018年03月27日 08:41:07

谢  涛

  现代社会日新月异,人们忙忙碌碌,表达感情的方式随着电讯事业的发展日趋丰富多彩,对着话筒、敲着键盘、发电子邮件、微信视频,将感情表达得酣畅淋漓。

  在现代人热衷于这些方式的情感传递中,是否少了一种深沉?少了一点韵味?

  我是一个非常喜欢写信的人,写信的历史也颇为悠久。早在读小学时,就给从小一起长大后随父母到成都读书的伙伴范容写信,方块字和拼音并用,还是妈妈帮着写的信封。中学时代,同学天各一方,开心也罢,失落也罢,初恋也好,失恋也好,都倾诉于一张张飘着茉莉花香的薄笺飞来往去。朋友们的信我全部保留,因为它是我和朋友们一起成长的历史。由于信件实在太多,读旧信的时候也不方便。我便将朋友们的信,一本一本地装订好。虽然几次搬迁,却不忍弃之。放得越久的信,当再读时,那种滋味也微妙地淡,仿佛吃完橄榄后,回味快要化掉时的感觉,可总也化不掉。

  读师范时,收到家书是最令人开心的事情。在信中,当然有父母对女儿的切切嘱托和女儿对父母的问候,却也不乏对人生社会或激烈或温和的讨论。父母从我这里呼吸到了属于青春季节的空气,有如春风扑面。我从父母那里得到了对生活观察入微的认识和思考,使我能直面人生。我很感谢我的父母能给我一份充实的精神生活礼物,有了它我就感到振奋。读家书就像读一本精彩的散文集,总能无限次引起你会心地微笑。

  以后又不断结识新朋友,有的洋洋洒洒,有的三言两语,如诗如歌,问候不断。有的同住一座城市,却也常有书信来往。一桩小事,一种心情,甚至一件小礼物都会引起心灵的触动。将这种感觉写下来寄给朋友,然后便是幸福的期盼了。

  传说韩愈读信前,总是先用玫瑰香露洗手,这既是对朋友的尊敬,也是一种雅癖。我不如他那么雅,也不肯落俗。收到朋友的来信,我总是匆匆地浏览第一遍,再找一个僻静之处细细咀嚼。一封好信带给我的快乐何止一天两天!看着那些温馨的话语,感觉就像有一股细细的暖流慢慢潜入自己的心窝。都说文如其人、字如其人,在那些内容深深浅浅、字迹正正草草的纸上,友人的音容笑貌如出其间,举手投足如出其里。白纸黑字犹如重重叠叠的青山绿水,是我生命中一道道美丽的风景线。

  信读完了,先放在一个比较顺手的地方,总想有机会再读,直到把它放进一个比较保密、取起来也不方便的地方,信就成了旧信——那是暂时不打算再读的,可留着总有机会读。倘若有那么一个风雪之夜,泡一杯热茶,手捂着微烫的茶杯,这种悠闲读旧信该是多么惬意的事啊!或者有一个懒觉睡足了的星期天的上午,屋子里有几滩淡淡的阳光,被阳光照着的物品在阴影的伴随下,突出的宁静。人在此刻容易寂寞,寂寞的时候,读旧信也最好。因为没有急于知道的内容,没有新鲜的事情,一切恬淡从容,浸在文字中,使人回想起一些欢乐或忧伤的片段。读着一大堆的旧信,觉得时间过得真快,一晃几年就过去了。人在一味地向前走的时候,也不免有时会停下来,坐在椅子上,想想过去的朋友,读读朋友的旧信,休闲一下自己的身心。也许这不是生活中很重要的东西,可很有必要哦!

  参加工作后,除了和老公谈恋爱时的几十封情书成了我们爱情的见证让我欣喜自豪外,朋友的信件渐渐稀疏,而后越来越少了。元旦、春节偶尔收到几张明信片,上面有寥寥的几句话,甚至有的除了称呼和落名外,什么也没有,因为上面已印好了祝福的话。更多的只有电话联系、QQ联系、微信联系。我渐渐感到失落,因为再也没有盼信、拆信、读信的那种愉悦了。在电话和网络交流中,这种美丽也不复存在了。彼此都是匆匆忙忙、言简意赅,没有转承起伏,没有排比递进,更没有含蓄委婉,峰回路转,只求把事情说清楚。

  虽然一纸书信并不能承载多少感情,可那却是一段可视的、能够保存的爱的文献。无论过去了多少年,只要你翻它,仍能找到有你也有他的爱之路,情之湾,仍能找到那一路上留下的笑声和泪水。美好的日子便会在生命里定格。想想鲁迅与许广平的《两地书》,徐志摩与陆小曼的《爱眉小札》,不仅是一份爱的文献、一段爱的历史,而且也是一笔爱的遗产。没有了这遗产,子孙后代如何续写人类情爱史?

  我是一个喜欢怀旧的人,一个跟不上时尚的人。现在的我依然保留着写信的习惯。我喜欢在书桌前将自己的思绪浸在信纸中,连同自己的情感一并寄出,再期盼那浸着油墨的纸香袭来。最庆幸的是,我的几个学生,也许是受我的影响,在外求学时,依然和我用书信保持着联系。也许我们都认为这种古典式的表达方式更适合于我们。只是很遗憾,朋友的来信早已如黄鹤一去不复返,有的只是那闪烁在电脑屏幕上的QQ图像,那些存在手机里的电话号码、微信号。

  在这纷扰的尘世中,在人们忙于奔波时,我真希望有一天能收到朋友温情款款的来信,那份喜悦的心情一定无法形容。更希望有一天朋友能收到我的信,只是我的信该往哪儿投递呢?除了朋友的QQ号码、微信号、电话号码,工作单位和地址早已随风而去了。

  现在的我偶尔和朋友打打电话、聊聊天保持着纯纯的友情,但我还是很怀念有信的日子。

作者:    来源:鹤岗日报    编辑:苏德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