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鹤岗新闻网  >  艺文空间

无限的思念

//hegang.dbw.cn  2018年03月27日 08:44:43

阿兰若菊

  我的父亲是一名煤矿工人。在我童年的记忆里,父亲下班了,时常会带回家一瓶简装的鹤岗白酒。他喝酒不多,每次也就一两多。父亲喝酒时,总是把酒倒在酒壶里,用装半下热水的搪瓷缸子烫烫,然后再喝。据说热酒暖胃活血,可以缓解一天劳累的身体。我的童年就是闻着父亲的酒香长大的。

  父亲一直很忙,一个月里经常三班倒。有闲暇时光,他老人家还锯木头,做家具。父亲还去北山开荒种菜,补贴家用,丰富了我们的餐桌。我们家在最困难的日子里,饭桌上也不乏鸡鱼肉蛋。我们兄弟姐妹六人从小到大吃得饱穿得暖,和父亲那勤劳的双手是分不开的。

  我们渐渐长大成人,可是父母却日渐衰老,身体大不如从前。生活的重担一直压在父亲和母亲的肩上。家里再困难,父亲和母亲也从来没有叫过苦。父母晚年时,为了给我的二哥、三哥挣点钱结婚用,退休后的父亲和母亲在我表姑夫的指导下,又学会了生绿豆芽,一天给绿豆六次浇水。看着白发苍苍的父母,每日辛苦地干活,我心里很不是滋味,暗暗发誓:一定要考上大学,不让二老操心。

  天道酬勤。1990年的夏天,我终于如愿拿到了牡丹江师范学院的大学录取通知书。全家人喜出望外。在我去上大学前的家宴上,父亲又拿出了一瓶珍藏了很久的鹤岗白酒,用热水烫上。他拿着小酒盅,满面笑容,话语中有许多期许。

  一年后的秋天,父亲终因常年劳累病倒了,没有等到我大学毕业,他老人家就离开了我们。

  每年春节、清明节和七月十五,我都要去宝泉岭的圆宝山扫墓,始终不忘给父亲带上他爱喝的鹤岗白酒,给他老人家斟满酒,送上无限的思念。

作者:    来源:鹤岗日报    编辑:苏德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