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鹤岗新闻网  >  艺文空间

愿女儿与家乡同行

//hegang.dbw.cn  2018年04月02日 10:13:28

周脉明

  寒假结束,在女儿“急赤白脸”的婉拒送行后,我坐在女儿的房间内呆呆发愣时,忽然发现在女儿的枕头角露出一封信。好奇心促使着我迫不及待地抽出来看一看,这一看,顿时眼圈发热,两行热泪流了下来。这是女儿高考前,我写给她的一封信。

  这封信是记载了女儿从小到上大学前,我与她的一路同行,也可以说是我对她培养教育所做的一个“总结”。这封信中,内容既有鲜花,也有眼泪;有经验,也有教训……女儿读这封信时,我不在她面前,但从信纸上一片片被模糊的文字痕迹,可以看出这是女儿的眼泪所致。这次寒假女儿回家,把这封信放在枕头下面,我明白了,女儿对这封我写给她的唯一的信很在乎,真的很在乎。

  20多年前,我从山东辍学孤身一人来到鹤岗,在煤矿采用上了班。后来按部就班,结婚成家,有了女儿,在鹤岗这才算真正有了家。

  时光荏苒,渐渐地女儿长大,上学了。由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对女儿的教育,成了我和爱人的大事。爱人喜欢让女儿学习特长,认为有特长,女儿将来道路宽;我则喜欢让女儿随性发展,喜欢什么就学习什么,不喜欢就只学文化课。不管将来路宽还是路窄,只要对国家、对社会有用即可。玩儿是孩子的天性,爱玩儿的女儿从小学到高一,业余时间一直没有补课,也没有学什么特长,就这样竟然一路有玩儿有学考进了省级重点中学——鹤岗一中实验班。在分文理科时,爱人又建议说,学理科好,理科将来就业门路广,我因偏爱文学的原因,则坚持让女儿学文科,将来也是蛮有前途的。而女儿则眨着一双顽皮的眼睛说,学啥都是将来做个对国家、对社会有用的人,爸妈,我长大了……望着个头儿就要超过我的女儿,特别是听了女儿说的这句话,我和爱人顿时无语了。

  三年过后,女儿以全市文科排36名的好成绩,收获了属于她的硕果,也赢得了家人和亲戚朋友的祝福。填报志愿时,爱人和我也帮着女儿分析参谋看报哪所大学如何好,哪个专业如何吃香,将来毕业如何好找工作。然而,女儿在所允许报考的五个志愿中,首个志愿填的竟是“中国矿业大学”!爱人当时脸就沉下来了:一个姑娘家哪能报男人的学校?将来大学毕业再回到咱们矿区有什么出息?而女儿则认真地说:“矿大有什么不好?将来毕业回到矿区怎么了?我爸爸,还有咱家好多亲戚不都是矿工吗……社会上一些人都说咱们家乡前途不乐观。我坚决不信,我和我的许多同学都商量好了,将来毕业一定回家乡,把家乡建设更好……那一刻,爱人无语了、脸红了。而我作为一个矿山人,也觉得有点惭愧。

  可惜的是女儿仅以3分之差,被中国矿业大学拒之门外,很遗憾地走进了太原理工大学。

  女儿上学走了,她已经远离了我们的视线,我们的目光所及,已经无法跟上她的步履。手捧这封书信,我不由得感慨万千,女儿的昨天,我们曾经陪伴同行,女儿的今天,却已经羽翼丰满,振翅欲飞,女儿的明天,我们已经无须像放风筝一样扯住不放了,因为她的方向就是她的梦想。为人父母,只有助力与祝福!

  此时,手拿着这封信,眼前竟然幻化出女儿自信的笑容和倔强可爱的小模样……

作者:    来源:鹤岗日报    编辑:苏德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