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鹤岗新闻网  >  艺文空间

一封特殊的家书

//hegang.dbw.cn  2018年04月16日 09:37:07

张广媛

  春节前,我们家忽然收到一封家书,家里人都感到很奇怪。这年头,是谁还写信来呢?看到寄信的地址,更有些纳闷儿,这是远在辽宁工作的叔叔所在公司寄来的。大字不识的奶奶接过信,喜悦之情溢于言表,招呼我,“快给奶念念!”作为小孙女的我,尽量用饱满的感情读了起来:“尊敬的员工家属,你们好……”

  2018年初,家里人发现那个一直以来精神十足、思维敏捷、满腹智慧的奶奶,身体已大不如前。她已年近九旬,我们这一大家子人,早已习惯了在这位有着“三寸金莲”的老人的庇佑。

  “放眼望去,公司随处可见精业勤恳的忙碌身影,他们或许有你们的丈夫、儿子……”读至过半,我用眼睛瞥了一下默不作声的奶奶,她在静静地听,也许在静静地想。此刻,我的思绪也早跟着家书上的文字,与奶奶一同回想起了昨天的一幕幕往事,那一件件她无数次讲到的关于叔叔的故事——

  奶奶有7个子女,叔叔是最小的儿子。在她的眼中,小儿子很聪明,学习从来不是事儿;在她的眼中,小儿子很独立,17岁就离开家乡上大学;在她的眼中,小儿子很孝顺,大学时就省吃俭用只为减轻父母负担;在她的眼中,小儿子很优秀,据说,叔叔毕业时如果回家乡定会风调雨顺,可身体弱小、头脑灵活的奶奶没这么想:“别回来了,同学去哪儿你去哪儿,等我老了去找你!”

  有段时间,我总问奶奶她怎么那么“狠心”又“厉害”,让叔叔在外乡发展。她总是抿嘴一笑,骄傲地说:“我懂啥,就是想孩子们都好……”

  奶奶总是不断地告诉我们:“你叔啊,太会过,知道家里困难,开学拿走多少生活费,学期结束,回家再原封不动地把钱放在衣兜里带回来给我。”

  如今,面对奶奶的身体变化,全家人的心情自然不言而喻。身为医护人员的姐姐,由于工作的关系,看似早已淡化了生死别离,可当她照顾奶奶时,却仍动情地向我一再地感慨奶奶的所剩时光不多了,此时最需要的是爱与陪伴,嘱咐我多花时间探望奶奶,对待亲情,我们都不要给自己留下遗憾。

  也许,一封家书不足以令我们如此珍视,可奶奶近日生病在床,我一去探望她,她就犹如第一次问我:“你老叔单位给我邮了封信,你知道吗?可好了,可好了。”我迎合着,以为敷衍了事提到就过去了,可奶奶又重复起了那句“你给奶读一读。”一听此言,我的心里全是泪水,此时的我,终于明白,在奶奶的心里,儿子是她多么遥远又期盼的骄傲与牵挂。

  “……言短情长,纸传吉祥。再次感谢你们对我们工作上的理解和支持。”奶奶已经听了不下三遍,我却再也读不下去了。

  在奶奶让我一次次读这封家书时,我似乎明白了,叔叔的品质、优秀、职位已与她无关,她向时间索取的无非是儿子与她的那份深深的情感联结,是回忆、是难忘、是满满浓郁的爱,一封特殊的家书,缱绻着一个母亲多少的爱啊!

作者:    来源:鹤岗日报    编辑:苏德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