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鹤岗新闻网  >  社会新闻

赵日新:“打工”诗人的平仄人生

//hegang.dbw.cn  2018年04月23日 10:56:32

记者  姜道龙

  又一个清明临近了,每年的此时,还有那个难忘的忌日,他的心总是难以平静,思绪万千。

  4月3日清晨,他起床后,情难抑制,拿出纸笔,开始由着思绪,以平仄之韵,为自己人生的第一位导师写下了由心而生的一行行诗句——

  何从语父这清明,乱却相思乱意萦。怨我慵常时里苟?伤怀未再梦中逢。每琢词句挂弯月,只把虚空落表层。一卷苍穹一点萃,半缸酸醋半成疯。原生泥沼逐红浪,春绿啁啾响韵声。

  ……

  诗的篇首,他还写了这样几句话:清明节,过的不是欢娱,而是一份揭开心底的感伤……清明节,过的不是感伤,而是一种触摸心灵的怀想。

  今年,这位影响他一生的导师,离开已经22年了。从导师走后的每一年,他都会以自己特有的平仄声韵,如泣如诉,来话别离、叙怀念。

  写下这首突破常规的24句排律诗《又到清明语父时》,他不由得泪水夺眶而出。

  人生充满了酸甜苦辣咸,在诗人赵日新的成长中,如果说有一味相伴始终的甜,应该就是诗。除了以诗来吟咏抒发家国情怀,一腔志气,他生活中的其它诸味,都是不堪一提的。

  是什么样的经历,让他以诗为伴促进生命成长?是什么样的梦想,让他咀嚼着辛酸苦辣咸也不离不弃?是什么样的情怀,让他在起伏不定的人生中如此钟情于平仄方式的抒写表达?

  几天前,记者与这位已是不惑之年的诗人,有了一次深入交流。

  人之初,平仄起

  人生的起步,千差万别,但总会被人赋予许多内涵,寄托更多的希望。民间对新出生的孩子满月后,常用一种“抓福”的形式来测试,寄希望于孩子未来更好。

  1974年出生的赵日新,满月那天,有幸也被父母测试了一下。他回忆说,父母后来曾给他讲过那一天的情景,当时东西摆了一炕沿,有笔、书啥的,他当时抓起的就是一支蘸水的笔,然后就到处划拉、乱触。这一幕情景,不知父母当时的心情是怎样的。但如今自己再想起这件事儿,似乎更多了一种坦然,也算不负今天的事业。

  大约四五岁的年龄,刚记事儿,说话刚成句,赵日新就有了固定的“家庭作业”——背诵唐诗三百首,这是教师出身、酷爱诗书的父亲,给他布置的一门功课。背不会,便有颇严厉的责罚,背会了,会有一块糖的奖励。在两种不同的待遇下,赵日新选择了奖励的那种。也正由于父亲为他私人订制了“熟读唐诗三百首”的特殊功课,赵日新还没上学,便已在脑海中深深地植入了浓厚的平仄韵律。后来回味自己的成长历程时,他曾写下了这样一首诗:一册诗三百,威严浮眼前。抽噎炕梢背,含笑奖糖丸。就这样,在父亲的特殊“呵护”下,赵日新踏上了诗词的学习、创作之路。

  诗书传家远。时至今日,赵日新虽然个人生活还不算如意,但他始终庆幸,父亲为他提供了一个享受平仄韵律的浓厚氛围,让他受益终生。他回忆说,父亲当年是萝北县电大的一名中文系副教授,对古典文学颇有研究。自己始终忘不掉小时候的一幕:每当半夜起来,就会看到父亲披衣埋头备课、写诗的情景。那时在他的心里,父亲就是他心目中最钦佩的有学问的诗人,当父亲一样的诗人的梦想便萌生了。就这样,一颗古典文学的种子埋在了一个少年的心里。此后,无论是在小学,中学还是大学,他一直徜徉在古诗古韵之中。

  大学刚毕业后,正当赵日新带着满怀诗意和蓬勃激情准备投入工作,一展诗情的时候,父亲被查出患上了胃癌,因母亲也常年有病,作为独生子的他只好扔下找工作的事儿,匆匆赶回家照顾父亲。病榻前的父亲,也许意识到了将不久于人世的命运,只要身体不痛,就会给他讲一些诗词以及古典文学的知识,也讲一些为人须正直、学识须深厚的品性。他一边照顾父亲,一边聆听父亲的教诲,那段日子,父亲的话,就像给他上的“最后一课”一样,让他永远都无法忘怀。

  1996年7月8日,父亲永远离开了他和母亲。因为要在家照顾常年有病的母亲,他未再远行去找工作。不过,诗歌的创作之路已经伴随着父亲的影子烙在了心中。

  临时工,平仄志

  错过了太阳,只能珍惜月亮。因照顾父亲,赵日新失去了找工作的最佳机会。1997年,为了生活,赵日新好不容易找了人生的第一份工作——在萝北县一中当门卫,临时工。

  一个小屋,一张桌子,一把椅子,这就是他的工作环境。把着大门,看着自行车,收发报纸,为学生敲上下课的钟,巡夜,这就是他的全部工作内容。作为一个年轻人,面对小屋的局限、环境的单调、工作的乏味,寂寞、孤独、枯燥,可想而知。如果是短时间也还好忍耐,可他在这个小屋中,却足足守了12年。

  当代哲学家周国平说过这样一段话:孤独、寂寞和无聊是三种不同的境界,分别属于精神、感情和事务的层面,只有内心世界丰富的人,对精神与灵魂有着执着追求的人,对人间充满挚爱的人,才可能体验真正的孤独,孤独产生于爱。

  从幼儿时起就沐浴着诗词成长的赵日新,自然属于对精神与灵魂有着执着追求的人。面对寂寞、孤独,并没有消磨他的理想,偷闲读书、研读诗词格律,关注时事、抒写家国大事、歌咏时代,成为他最大的寄托和乐趣。“雀弄窗前影,韵牵眸里情。啁啾语萦耳,翻转翅拂风。聊录宫商谱,悄和幽婉声。值班寂何怨?志趣律中生。”这就是他在门卫陋室值班时的真实写照。

  这12年的寂寞、孤独中,伴着一个个满天星辰和月圆月缺的夜晚,赵日新带着满腔热情,不停地挥洒耕耘在平仄天地中。12年间,他身处陋室,尽管个人生活不如意,却始终心向阳光,目及远方,情系天下之事,从他的诗中很少有悲苦的诉说,总是以“小我”抒发着“大我”的情怀:《龙江远眺》《感萝北百年》《奥运咏怀》《南方雪灾》《抗击非典》《中国梦》《航天梦,神州圆!》……这些情系家乡、心牵国运、挥泪民生的诗作,12年间竟创作了1000余首,并有大量诗作先后在市、省、国家级报刊发表。然而,有谁能想象到出自一个自我生活并不如意的青年之手?

  郭沫若说,作诗还在做人。你的人格够伟大,你的思想够深刻,你确能代表时代,代表人民,以人民大众的心为心,够得上做人民大众的喉舌,那你便一定能得出铸造时代的诗。

  赵日新,无疑是向这一方向不断努力迈进的诗人。在诗词田园里多年的辛勤耕耘中,他总是尽力放大着自己的诗眼,放开自己的心胸,诗赞日新月异的祖国,抒发美丽可爱的家乡,诗赞新时代涌现的新成就、新人物、新风尚。他的诗情、思想、笔墨,时时与民生、时代、社会、国家相呼应着。诗意地表达,平仄地倾诉,成了他的一种生活常态。诗界前辈、原市文联主席王同兴,看了他的作品集,特别是了解了他的成长经历、生活处境后,由衷评价道:这些作品表现了他一定的思想境界和浓郁的博爱情怀,洋溢着充沛的时代精神,给人的总是鼓舞和力量。

  “诗者,志之所之也”。2016年11月,全国文代会后,此时已成为省作家协会、中国音文学会、中华诗词学会会员的赵日新,感慨万千写下了一首诗:江山凭自信,我辈看非常。大把乾坤种,一肩道义当。扎根向深远,切脉走铿锵。步韵民族梦,临峰取暖阳。

  这无疑是一个生活在最底层作家的心声。

  诗词梦,平仄情

  2009年,是农历牛年。

  35岁的赵日新,经过多年的陋室耕耘,终于迎来了一次人生转折的机遇,萝北县文联文学期刊《凤鸣》(后改为《湿地风》)编辑部需要一名编辑。此时,他在诗界已声名远播,且文学功底渐趋深厚,可谓合适人选。经过12年的门卫煎熬,他也确实需要改变自己的生活状况。于是,他接受了这一聘任,虽然没有编制,仍是临时工身份,可面对这份能与文字亲密接触的工作,他已无法选择,只能投入进去,他要为多年的耕耘寻个用武之地。

  新的工作,新的环境,新的生活,点燃了他从未有过的工作热情。一本文学期刊,几乎成了他的另一种生命寄托。接手杂志的编辑角色后,他全身心投入到其中,从组稿、改稿、编稿,到初步定稿,从版式、题图、封面设计到跑印务,从分发到邮寄刊物,几乎全是他一个人在忙。尽管紧张忙碌,但他乐此不疲。

  新的角色,新的视野,新的追求,也大大激发了他的创作激情。忙完白天的工作,每当夜幕降临,便是他伏案凝思,驰骋于平仄诗行的时候,经常写到天破晓,或为国计民生大事而喜赋、感叹;或为家乡欣欣向荣而歌吟、抒怀;或为生活中亲情、友情、百姓情唱赞、感怀……尽管艰辛备尝,但他始终痴迷不已。

  不妨看一看那几年他创作的“成绩单”吧:2009年,220首次,2010年,263首次,2011年,413首次,2012年419首次,2013年512首次,2014年500首次,2015年600首次……这是他在全国各大报刊上发表的作品数量。数量一年比一年多,质量也在不断提高。其中,《中华诗词》杂志2014年第6期刊发了他的诗词专页;2014年7月,他的诗歌《中国梦》先后在《人民日报》、《党建》(中宣部主办)上发表。诗歌《谒赵尚志纪念碑》在《光明日报》刊发……

  除了编刊、创作,为了配合萝北旅游文化建设,他还编写了一本12万字的《萝北旅游文化——故事篇》,还主编了《界江之韵——萝北百年诗词集萃》。

  辛勤耕耘者,终有收获时。

  2014年,赵日新参加了全国中华诗词学会、中华诗词杂志社主办的青春诗会,成为全国所遴选的10位诗人之一。他是唯一没能去北京领奖的获奖者,因当时母亲正患重病,他只能忍痛放弃参加领奖的机会。好在中华诗词学会看中他的创作水平,保留了他的获奖名额,并将他的作品在《中华诗词》杂志上推出专栏发表。

  2016年,赵日新参加黑龙江省诗词协会、大美龙江网主办的宣传大美黑龙江,传承黑土地文化“大美龙江”主题活动,并入选黑龙江百名诗人。

  2016年,赵日新被中华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授予中华诗词非物质文化遗产学术委员会研究院研究员称号。

  2017年1月,在县委宣传部和县文联的关心帮助下,赵日新终于如愿出版了自己的诗集《弦月》。他告诉记者,诗集命名为《弦月》。其意有二:一是我的所有诗稿都是夜半三更时静下心来在月光下所作;二是弦月并非满月,可以说它是残缺的,当临时工20余年,因收入可怜始终未敢成家,也堪称残缺的人生。但月亮无论圆缺皆追逐着太阳,而自己天天坚持着份文学的爱好,也算是追逐着自己的梦想吧。

  说到自己的不如意,赵日新十分动情地说:“我也几度失去了生活的勇气,有了轻生的念头,可就这样了此一生,人生岂不是依然残缺吗?只能怀揣梦想继续奔向心中的太阳去追逐!”

  临时工、文学梦、诗词情,这是怎样的一种“痴”啊!

  采访完这位徜徉于平仄韵律中20余年的打工诗人,忽然想起在新浪博客曾看到一位名叫“山顶洞人孙树刚”的作者,曾发表的一首杂谈诗:苦辣酸甜皆是歌,人生本就是条河。平平仄仄平平仄,黑白红蓝种种色。仄仄平平仄仄平,人生有缘才相逢。岁月蹉跎多峥嵘,有志奋斗终成功!

  不知这位诗人是在怎样情形下创作的这首诗,但细品诗人赵日新的人生,倒颇符合这首诗的“平仄”意味。

作者:    来源:鹤岗日报    编辑:苏德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