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鹤岗新闻网  >  艺文空间

喝酒就喝“鹤岗白”

//hegang.dbw.cn  2018年04月24日 10:12:58

张秀夫

  要说喝酒上档次,当数诗仙李太白。李白斗酒诗百篇,没有好酒撑着,哪能诗情澎湃立马千言?并且因为酒添英雄气,武松喝了十八碗,打死吊晴白额虎。

  到了二十世纪中期,尽管名牌白酒如繁星满天,普通百姓只闻其名,难尝其味。那时候,神州大地大灾荒,百姓要解酒馋,酿出了地瓜干酒、苞米芯子酒、柞树橡子酒。那种酒喝到嘴里,苦味冲嗓子,难以下咽。喝两杯,立即头晕目眩,呕吐起来。

  欣慰的是,即便在那个年代,鹤岗人有幸喝到了“鹤岗白”。 “鹤岗白”纯正,好喝不上头,又不贵。打一斤回家,用明叶菜、曲姆菜、婆婆丁沾大酱,小口抿着喝,真够味。其实,鹤岗白酒就是咱意念里的小茅台。

  多少年来,我不喜欢喝啤酒,也不喜欢洋酒,就是喜欢喝咱的“鹤岗白”。

  记得当年下乡去了,根本喝不到“鹤岗白”。没办法,只好喝农场酿的土酒。那酒虽不大好,却是聊胜于无。而且,居然能从中品出“鹤岗白”的韵味来。究其原因,可能是思乡心切吧。有时,弄到一点“鹤岗白”风味的农场酒,几位同学就凑到一起,啃口干巴萝卜咸菜,用一个茶缸子转圈儿轮流喝起来。不过是借此抒思乡情怀。

  后来,我返城回了鹤岗。又过了几年便去了南方。离开鹤岗多年了,仍念念不忘咱“鹤岗白”。有一年回鹤岗,看到了“鹤岗白”的姊妹酒高档的陈酿红粮,洁白的瓷瓶,敦敦实实,系着红红的飘带,潇洒飘逸。斟上一杯,酒色微逞淡绿,酱香扑鼻。浅饮一口,味道醇厚,浮躁之心立即平伏。止不住惊呼:“实在是好酒啊! ”又感叹:“瑶池琼浆也不过如此吧! ”

  回南方的时候,我就买了十几瓶,放在家里酒柜中摆上。平常总是舍不得喝。实在馋急眼了,或是来了要好的朋友,才舍得拿出来,少喝几杯过过瘾。到现在,还有两瓶没动呢。

  我想的是,地上有酒泉,天上有月亮,酒柜里就要摆咱鹤岗白酒,眼晴看到了红粮美酒,心里就永远有故乡。

作者:    来源:鹤岗日报    编辑:苏德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