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鹤岗新闻网  >  艺文空间

春闹淀山湖

//hegang.dbw.cn  2018年05月16日 10:07:34

李永保

  

  “逢春不游乐,但恐是痴人。”(白居易)春光正盛,不要迟疑,请跟我去淀山湖镇,相拥自然,享受春光。

  淀山湖像一只巨龟俯卧在上海和江苏大地上,而湖边的朱家角、周庄、商榻、锦溪、淀山湖(原名杨湘泾)、朱家角六大古镇则是它头尾和爪子。其中唯有淀山湖镇以湖为名。这个爪子更能立足原生态的生机盎然,更能伸向自然的开阔,更能让人在自然中舒适怡畅。

  踏着朝阳,踏着布谷鸟的叫声,踏进淀山湖镇的五彩斑斓。

  这片春的原野在百鸟争鸣中迎接着清晨,焜黄的雾气正慢慢褪去,万物生机还佩饰着晶莹的露珠,像淀山湖的珍珠。看,蜜蜂和蝴蝶在亲吻那些珍珠,在亲吻中珍珠变小,而春色在它们亲吻中更加靓丽起来。

  举目处,麦苗的绿,菜花的黄,那蚕豆花眼珠的黑,那杨柳的青,那红继木的红,那红叶石楠的绛,那桃花的粉红……五彩斑斓,色彩纷呈。啊,多美的巨大立体画!野鸡在其中起降,野兔在其中奔路,那么无拘无束,而穿行其中的人们,不免觉得自己就是卑微的蠕动。

  抬眼间,港汊纵横交错,池塘密布如星。青苇和青蒲、水草挤满港汊河坡,郁郁葱葱,昂然挺拔,相比它们身旁枯死的前辈们,让人感受到旺盛的生命力量。连片的嫩嫩菱叶,静躺水面,在那些菱叶间,总有一些青色小脑袋昂出水面,像一卷卷皱皱巴巴的废报纸,它们是嫩荷,像新生儿那样懵懂懂,但秉持着“出污泥而不染”的个性。拦河罾、拦河簖、虾网、垭虚、渔坞等被零星布置港汊池塘中,它们是人们的舌头向水体的延伸。水乡的人们并不是完全靠工具守株待兔,你看,那些在撒丝网的船儿,那些放牧鸬鹚的船儿在水里鱼贯穿棱,那些垂钓的,那些抛撒网的,那些涉水趟螺丝和河埠的,放鸭的……当然,人工水产养殖场也成了水乡的一道道靓丽。

  春天淀山湖北的原野,颇有“春日迟迟,卉木萋萋。仓庚喈喈,采蘩祁祁。”的意境。

  踏着晨风习习,踏着人声语响,踏进淀山湖镇的人文。

  一条一华里多长的石板老街两米许宽,两边连续矗立着明清风格的古商铺和民居。人在街上走,头顶一线天。黛瓦槽中长满瓦松,露头的椽子腐朽不堪,白砖墙驳落出许多“嘴巴”,像在给人们讲述故事。那爬满墙根的青苔是不是写满曾经的芳华和遗恨?而脚下的石板露出阳刚的肌肉,则炫耀着不可摧毁的坚强。

  在老街不远的碛礇自然村1700年岁的银杏树沉疴满身,似在向人们讲述过往。孙权在此建成碛礇寺后,孙权之母吴国太和妹妹孙尚香,栽种这棵银杏象征吴国帝业长久。但不幸的是,太平天国时,碛噢寺被付之一炬,只有银杏树幸存。

  淀山湖历史悠久,人杰天地灵,不言而喻。

  踏着中午阳光,踏着湖风吹拂,踏着湖堤的绿树环绕,踏着众花的丰姿妖饶,踏在淀山湖北岸的大堤上。

  湖堤上,烤湖鲜,香气袅袅,搭帐篷,随遇即安,放风筝,笑声扶摇……快乐压坍了湖堤,流向淀山湖。

  62平方公里的淀山湖,包容了沿湖港汊的风采。天蓝蓝,天在这里高远,无遮无拦,水碧碧,水在这里浩荡,濩渃汤汤。极目远望,水天相连,若昆池洞庭,旷远绵邈;近望湖中,赛帆片片,犹湖中鸥鹭,竞飞争跃。游船迟迟,意于渊澄取映;快艇匆匆,志在寸阴是竞。往近岸处看,浪逐鱼鹰,红嘴白毛;波戏鸭鹅,高嘎低哦……淀山湖,有过樯倾楫的悲哀,更有渔歌互答的欢乐,有过羁客怀乡的萎靡,更有船工号子的高亢!

  人们啊,你或者峨冠博带,或者腰缠万贯,面对淀山湖的广博,是不是和我一样觉得很渺小?无论你得意和失落,淀山湖的态度不会改变,它会让你归于平静和平淡。

  人们啊,踏进了淀山湖镇的美妙,对于远离现代生活的窒息,是不是和我一样,算是一次成功的逃亡?

作者:    来源:鹤岗日报    编辑:苏德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