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鹤岗新闻网  >  艺文空间

难忘家乡“忘忧水”

//hegang.dbw.cn  2018年05月16日 10:08:13

梁代双

  

  林爷善饮、尚酒。40年前我们是邻居,住原新一矿工人村。1栋房10户,大家处得像亲戚似的。孩子们一块玩,又一起到原新井小学上学。女人三五成群唠家长,男人们常常凑在一起喝酒。

  那些年,酒不好买,由于我们这栋房既住着采煤的,也住着木匠、瓦匠、采购员、大夫、司机等,还有当科长的,全东三省的酒都能买得到。但我们只喝鹤岗白,1.2元一瓶。林爷说:“鹤岗白入口甜、落口绵,香气浓郁,甘冽醇厚,回味悠长。”

  每逢聚饮,林爷总是一看、二摇、三拍。先把瓶子倒过来一看是否有杂质(悬浮物),再摇两下,看瓶内气泡大小多少,来判断酒的纯度。三拍是林爷的独门绝技,右手握瓶,上下紧摇几下,左手猛击瓶底,瓶盖应声飞起,而酒却一滴不洒。这叫隔物打物,用的是气功。

  三杯鹤岗白下肚,大家面红肠热,豪情满怀,畅谈春秋大义,纵论千古圣贤,十分痛快。就这样,鹤岗白一喝20年,哥几个喝得儿孙满堂、两鬓飞霜。

  1998年,林爷退休后回老家寻根去了。大家虽然每年能聚上几次,只是少了林爷,少了些兴致和韵味。

  今年的一天早上,我的手机响了,电话是老邻居胡大夫打来的。他是天津人,一口天津腔:“梁哥,我有个好消息告诉您。您知是麻四(事)?”“你捡到钱包了。”“麻钱包?林爷回来了!”我一个鲤鱼打挺:“林爷回来了?”“骗你是小狗!今天我给接风,早点到啊。”老酒友、老邻居该来的一个不少。20年了,大家都老了。林爷眉毛都白了,但看得出,日子过得滋润,气色好,面色红润。老胡的儿子是开饭店的,早早在家里备下一桌菜,色、香、味俱全。老胡先把一瓶精品38度鹤岗白放在桌上。他儿子随后举上个托盘,内有三只牛眼小杯,一一斟满热酒。老胡把三杯酒放到林爷面前:“20年不见了,我代表这些老哥们用家乡酒先敬您三杯。”林爷一抱拳,豪爽不减当年,举杯一饮而尽。随后拿起第二杯、第三杯细品多时。老胡问:“家乡酒,味道怎样?”林爷笑而不答,摇头不止。老胡一乐:“恕我不恭,考考您老。”叫儿子撤去残酒,重新摆上三只新杯,把桌上的鹤岗白给林爷连斟三杯,顿时酒香满室。林爷端起酒杯,先用鼻子闻一闻,再小口轻酌,而后连干三杯,哈出一口长气:“这才是家乡味!有我老林三寸气在,怎能辨不出家乡的忘忧水!”

作者:    来源:鹤岗日报    编辑:苏德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