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鹤岗新闻网  >  艺文空间

雨中的思念

//hegang.dbw.cn  2018年05月22日 10:34:30

杨炳阳

 

  夜里,窗外飘起了小雨。我又一次站在窗前茫然眺望,任飘进窗内的雨点打湿我珍藏的记忆,并慢慢地浸润开来……

  那年的夏天似乎特别短,随着树叶由绿变黄,离我走的日子也越来越近。突然间要离开生活了十几年的小屋,离开夜夜用缝衣声伴我入睡的母亲,我才感到家很美、很美,虽然它没有“白雪公主”的微笑和“唐老鸭”的嬉闹。终于,在一个蒙蒙雨天里,在家乡那条通向外面的小路尽头,我最后回头望了一眼细雨中的家。母亲背着行李去送我,一直送到车站。车开了,望着母亲渐渐消失在风雨中的身影,想着今后将不能常见母亲,一种自怜感顿时涌上心头。泪水涌了出来,我忍不住哽咽,哭出声来,边哭边扒着车窗使劲往外看,可定格在我心中的只有母亲雨中的身影。我木木地立在车上,迷茫中只有我凄楚的哭泣和如雾的小雨随风飘洒……

  第一次离开家乡,跻身于陌生的人群,身后突然失去十几年来在我疲倦时可以安然休憩的双臂,我感到好孤独,好无助,就像一个找不到家的孩子。记不清多少次下雨天放学,我习惯地以为母亲会穿着那件褪了色的棉大衣在校门口等我。但今后走出校门时看到的再不是一片迷蒙的雨雾,看不见那熟悉的身影。睡梦中仿佛觉得母亲仍在轻轻地抚摸我,醒来才知那是梦。

  于是,我常站在窗前茫然眺望,寄一缕乡愁于明月,在有风或无风的夜晚,任梦中的归程将思念拉得悠长、悠长。

  母亲,我那皱纹如沟壑般纵横的母亲,我那因我远去而将思念千丝万缕缠在我心中,又系在她心头的母亲,该是站在窗前,借着那皎洁的月光,用沾满面粉的枯瘦的手去拭着那昏花的老眼,千百次地端详我儿时的照片吧,该是看着舔犊的老牛而痴痴发呆吧!

  首次接到母亲的信是在一个雨天,母亲在信中说:“孩子,你走后,我们才发现你在我们的生活中占有多么重要的位置……”读到此,我再也无法读下去,眼泪不停地滑落。在我的记忆中,母亲永远是坚强的,难道她也会哭吗?

  雨越下越大。我想家乡小屋的屋檐也该是流着如珠般晶莹的水滴吧?屋前的小花,该是由于这雨的滋润而加深了绿色吧?母亲,你又哭了吗?你该是又像往常一样站在村口的榕树下等我吧?

  两年前,母亲背一腔爱放飞了她的风筝;两年来,我越飞越高,但那线永远握在母亲手中,无论我飞到何地,总飞不出母亲心灵的广场。无论我飞到何时,母亲,您都是我永远永远的思念!

  雨,仍在不停地下着……

作者:    来源:鹤岗日报    编辑:苏德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