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鹤岗新闻网  >  艺文空间

我与鹤岗白酒的三十年

//hegang.dbw.cn  2018年05月22日 10:30:47

周脉明

 

  初次与鹤岗白酒零距离接触是在1987年的冬季。那时,我刚刚从山东辍学离乡背井来到鹤岗,采用到煤矿不到四个月,暂时租住在红旗井塌陷区。用泥巴粘着土坯堆砌起来的茅草房,又矮又暗又潮。寂静的深夜,睡着觉就会听到房子下面煤矿放炮的声音,震得墙皮不时地脱落,墙壁裂缝,门口地面凸起,第二天早晨或许就会开不开门。煤炉子和火墙经常往屋内呛烟。呼啸的寒风夹杂着洁白的雪花,时常会从裂开的墙缝中钻进来。半夜里被冻醒,那是家常便饭。

  一天下班后,我把这事和我同在一个掌子面的老刘讲了。不一会儿,老刘给我送来两瓶鹤岗白酒。我平时滴酒不沾,便问道:“你拿来酒干什么?我不会喝酒啊。”老刘笑了,说道:“小伙子,睡觉前喝一杯,夜里把被子往头上一蒙,就不觉冷了。”

  按照老刘说的,睡觉前,一杯酒下肚,心里热乎乎的,躺在炕上把被子一蒙,果然一夜没有被冻醒。接下来的漫长冬季,每晚睡前一杯白酒成了我的生活规律,院子门口的鹤岗白酒瓶子攒了一堆。

  十年以后,我成家立业,有了孩子,搬出了红旗井塌陷区,住进了楼房。我的工作也从井下掌子面破例调到了机关,成为了“笔杆子”,为单位写通讯报道。喝酒已不仅仅是为了御寒、袪潮湿、解乏了,也成为我走亲交友联络感情的重要内容。每逢星期天节假日,约上三五好友来到家中或是去野外,边侃大山边开怀畅饮。与朋友讲起当年自己初来乍到在夜里用鹤岗白酒御寒的经历,真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不知道是喝惯了鹤岗白酒,还是当年鹤岗白酒的御寒“情结”,再喝别的白酒,口感就不那么爽了,鹤岗白酒成了我的最爱。

  2016年3月,我随鹤岗晚报编辑部组织的文学采风团有幸走进了鹤岗白酒厂。从酿酒的原料到酿酒的工艺,从储藏酒的作坊到门前的售酒商店,里里外外看了个遍,问了个遍。后来,我又三番五次去白酒厂采风,彻底被这家具有百年历史传承的黑龙江省老字号企业、以及鹤岗白酒人那种“老老实实烧酒,规规矩矩做人”的精神征服了。我心潮澎湃,感慨万千,奋笔疾书写下了9篇有关“鹤岗白酒”和“鹤岗白酒人”的文章,分别发表在省市级报刊上。

  我与鹤岗白酒结缘三十年,三生有幸!

作者:    来源:鹤岗日报    编辑:苏德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