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鹤岗新闻网  >  社会新闻

武刚:一株“格桑梅朵”的执著奉献

//hegang.dbw.cn  2018年05月28日 09:58:33

滕培军 朱华

 

  有一种叫格桑梅朵的植物,虽瘦弱但却高挑挺拔,虽普通却坚韧顽强,适合各种土质,绝不矫揉造作。它以平凡的姿态自然地生长,享受生命中美好的时光。

  有的人,就是这样质朴无华,却以让人震撼的美默默绽放……

  武刚,59岁,农垦宝泉岭管理局城管局环卫保洁大队环卫检查员。坚守环卫保洁工作17年,把净化街道当作自己终身的事业,看得比天大、比自己的命都重要。

  为了生活  他拿起扫帚一头扎进街道保洁

  说起环卫工作,最初武刚是不认可的。脏、累不说,还遭人白眼儿。有的人还直接喊他们是“捡垃圾的”。听到这样的称呼,心里那种滋味,如果不是亲身经历,很难体会得到。

  2000年,武刚和妻子因以前的工作单位都不景气,开不出工资,孩子又刚刚上初中,一家的生活处在最艰难的阶段。为了养家糊口,妻子不顾他的反对,坚持做起了环卫保洁工作。看着身体不好的妻子每天早出晚归的忙碌,武刚于心不忍,硬着头皮帮她做清晨最累的清扫街道工作,只让她负责白天的日常保洁。两个月后,环卫队的领导见武刚清扫认真、干净,就动员他也做长期的保洁员,为了妻子和孩子,武刚接受了这个本来并不喜欢的职业。

  刚开始,武刚是负责整条二九0大街的清扫任务,那时的二九0大街是水泥路、土道口。随处可见沙土垃圾,时不时地还有运输车随道路起伏抖落一些沙土下来,也有土路口车辆带出的泥。面对这一难清理路段,武刚没有叫苦,他积极想办法、找窍门儿,把不密实的竹扫帚梢儿绑上布条或胶丝袋子,这样一来,扫帚就像一块“抹布”一样,清扫效果大大提高。每天天没亮,武刚就上岗了,10多米宽、1800米长的街道,他需要扫三个来回,伴随他的只有孤单的身影和扫帚的“刷刷”声。看着轻巧,可一天下来,也累得浑身疼,膀子都抬不起来,可看到干净整洁的大道,他心里很有成就感。

  以前,武刚虽然不喜欢这个工作,但女儿并不知道。在女儿眼里爸爸每天就是乐呵呵地驮着工具出门,面带微笑地回家。其实武刚很累,一回家坐在那里就不想动了。女儿看着心疼,就说“爸爸,放假我去帮你干!”听到女儿这话,武刚心里酸酸的。武刚也以为孩子只是说说,谁知她放假的时候,真的去帮他清扫道路了,而且还有模有样的。闲聊时武刚问女儿“你不怕被同学看到吗?”“为什么怕呀?我用自己的力量帮助父母做力所能及的事,从小学老师就是这么教的!爸,你觉得丢人吗?”青春期的孩子,正徘徊在成熟与稚嫩之间,懵懂中,“面子”对他们来说是件天大的事,但女儿却可以很坦然地面对这些,那一刻,武刚突然觉得好像有人给了自己一个耳光。“我一不偷、二不抢、三不吸毒、不犯法,我为什么要觉得丢人?为什么打心里反感这个工作?我为什么要活在别人的议论中?”从那时起,武刚释然了。

  为了一份责任  他骑着单车日行百余里

  3年后,领导让武刚做环卫检查员,负责半个城区的道路检查和保洁员的调度。妻子一开始不同意,认为做这个工作会得罪人。他却想着“既然领导这么信任我,那我就一定要干,而且还要干好!”武刚更加努力了,每天,他骑着自行车沿着城区的每条街道仔细检查,只要在视线范围内就不能有垃圾。检查中,发现问题他就及时上前督促劝说,环卫工人忙不过来时他就帮着干。现在武刚已经养成了一个习惯,在自行车后面一定会驮着一个扫帚和一个袋子,随时看见垃圾,随时清扫!其实即便他不清扫,保洁员折反的时候也会清扫干净,但他就是觉得那么整洁的道路上有一点点垃圾丢在那里都很刺眼,用他的话说:“这不单单是街道,而是宝泉岭的脸,当然要干净!”

  因为武刚管理的严格,常常有人在背后骂他,说他是“拿着鸡毛当令箭”,连芝麻官儿都算不上的检查员,还那么认真,还有人扬言要揍武刚。面对威胁,他从不畏惧,照旧用严格要求、耐心劝说的方式对待大家。因为,他这股认真劲儿,把妻子都气得不干了,说跟着他干活不但借不上光,反而比别人干得多、管得严。武刚的一位亲戚也说“咋干都行,就是不跟着武刚干”。每当这时候,武刚心里真的挺委屈,都是为了工作,干啥和人家过不去呢?但一想到在自己管理区域有垃圾或有问题没解决,心里总是不得劲儿,总觉得愧对那份工资和领导的信任。

  武刚做检查员的主要交通工具就是自行车,每天在城区巡查路程都有六七十公里,自行车磨损很厉害。补车胎、换车胎、换链子、修脚蹬,就成了他隔三差五要做的事儿。16年下来,他已经骑报废了3辆自行车和一辆脚踏三轮车。有人曾计算过,他一年光骑自行车巡回检查的直线距离不少于2.2万公里,相当于从中国最北端的漠河骑自行车到广州两个来回还要多一个单趟。16年下来,他骑车可绕中国陆路边境线12圈!

  为了不辜负事业  他把各种痛埋在了心底

  时间在一家人的相互鼓励、相互支持中悄然流逝。环卫工作虽然辛苦,但一家人都很快乐,武刚也找到了对事业久违的获得感。

  天有不测风云,自2009年起,武刚的家庭开始遭受多种磨难。那年春季,妻子因意外导致鼻骨粉碎性骨折住院,当时环卫队刚刚划归到新组建的城管局,各项工作千头万绪忙得不行。武刚常常是刚到医院电话就响了,“某某地方有清扫任务,你赶快来。”看着妻子在病床上遭罪的样子,转身要离开的武刚心疼极了!这些年,他把时间和精力都放在了工作上,辅导孩子、照顾老人、操持家务都压在了妻子一个人的身上,武刚深深觉得亏欠她太多。女儿也生气地说:“爸,我妈都这样了,你还想着扫大道,你那么实在干嘛,不能请个假陪陪我妈吗?”其实武刚也可以请假,可他固执地认为如果请假,不但会给领导找麻烦,还会增加同事的工作量,加上自己对城区街道环境比较了解,哪条道儿容易出垃圾、什么时候垃圾最多、应该安排谁做突击任务,还有就是工人的考勤都在他这里,这些事不能一下子推给别人,那样太不负责了。

  2010年,妻子因甲亢病发再次住进了医院,武刚又开始街道医院两头跑,忙得晕头转向。好容易有一天时间相对松快些,武刚正在医院陪妻子聊天。这时电话响了,武刚低着头默默地接起电话,大声都不敢出地接受了领导布置的工作。放下电话时,他看到妻子默默地把头扭到了一边儿,武刚知道她哭了。

  2011年10月的一天,武刚正带着工人在延军路上干活儿。突然觉得身子很不舒服,一点劲儿也没有,不一会儿就开始浑身打冷颤,他想应该是发烧了。“坚持、再坚持一下!”武刚心里一直这样告诉自己,咬着牙带着工人把活儿干完。回到家,妻子看他面色铁青不住地打着冷颤,赶忙打车把武刚送到医院。躺在病床上,武刚渐渐地听不到周围的声音了,恍惚听到有人说“退烧、化验”什么的,似乎有很多人,也很乱,视线也开始模糊。“老武,你要挺住啊!不要吓我!”这是妻子的声音,但武刚无力回答。后来老伴儿说,他在昏迷中一直说胡话,从杂乱的话语中听到了“坚持”两个字。

  经诊断,武刚被确诊为肝脓肿,需要手术切除,这下轮到妻子发抖了。好在手术很成功,连同部分肝组织一起切除了鸡蛋大小的肿块。医生说:肝脓肿到这个程度,这个人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此时,躺在病床上的武刚,却问了妻子这样一句话:“外面树叶落的多吗?”因为他知道,这个季节是环卫工人最头疼的时候,每天要追着树叶跑。28天以后,武刚出院了,身上还缠着绷带,他的身影又出现在大街小巷。

  为了一种职业情怀  他把环卫事业注入了人生

  武刚是个典型的山东汉子,不喜欢侍弄花草,可他却非常喜欢一种叫“扫帚梅”的花。他说,前些年街道两边、公园花坛总会有这种花,花籽落入泥土就会每年自己生长,连成一片。秋天还能用它扎扫帚,是既美丽又实惠的花。

  武刚不知道,这种“扫帚梅”的花就是格桑梅朵。

  武刚一直患有严重的紫外线过敏症。太阳一晒,皮肤就会起密密麻麻的红疹子,奇痒无比。面对火热的太阳,他只好带上大帽子,把整个脸全部遮挡,再穿上长袖衣服、系紧扣子、戴着手套,整个人包裹的严严实实的。最难受的是上衣和长裤里面还要穿一件线衣、线裤,三伏天,啥也不干都热得难受。长期的大量出汗,导致武刚经常处于脱水状态。一天中午,太阳正毒的时候,他正帮着保洁员在沥青路上清扫,路面都晒得发粘,汗水顺着眼角、鼻尖、下巴往下淌。身上热得让武刚莫名的憋闷、烦躁,头疼的像裂开一样,一阵眩晕袭来,武刚眼前一黑,差一点儿摔倒在地。他拄着扫帚,擦去眼前的汗水,自言自语地说:“坚持,再坚持一下就扫完了。”

  武刚的工作很平常,平常到也许很多人看不到他,平常到每天像机器人一样重复地做,平常到连他自己也觉得没有什么值得表扬的。

  如今,武刚就要退休了。他有些不舍地说,如果身体允许,不会停下环卫保洁的脚步,即便离开环卫队,看到垃圾也会弯腰捡起……

  好一株格桑梅朵,朴实无华的格桑梅朵。

作者:    来源:鹤岗日报    编辑:苏德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