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鹤岗新闻网  >  艺文空间

我的爱犬

//hegang.dbw.cn  2018年06月07日 09:38:40

关向东

 

  2018年5月1日17时,我忠诚的爱犬狗老大患肾衰在宠物医院医治无效走了。这些天,我经常怀念,因为它形影不离陪伴了我15年,我们之间发生过许多感人难忘的故事,思念,也穿越时空,走进它的过去……

  狗老大到我家时才出生5个月,属美国可卡猎犬,小狗耳朵比嘴长,身上黑色居多,很令人喜欢,我给取名“黑宝”,更多时叫它“狗老大”。

  我虽提前12年退休,还没到养狗寻乐的年龄,家中添个小生灵,却给我的生活增添不少慰藉与欢乐,狗老大聪明伶俐,它不会说话,可它有思想,接受能力强,学东西快,我随时用镜头记录着它的成长故事。

  自从有了狗老大,我就不能睡懒觉了。清晨,狗老大醒来,跑到卧室,把我叫醒,蹲在床前,伸伸腰,扭扭嘴,吐吐舌,要投怀送抱。

  我不得不起来,领它去小区花园遛弯。开始,用绳索牵,它很有“身份”地迈着步,或跑我前头撒欢,把绳索拽得像根竹竿一样僵直,我被扯得踉踉跄跄。后来,我去掉绳索,它在我身边,一会跑前,一会跟后,围着我转来晃去,悠哉乐哉,走累了就跳我怀里,伸着小红舌头,瞪着两只大眼睛,用它特有的方式,向我表达情感,或送来很值得琢磨的眼神,如果遇到小恶狗来挑衅,它总是一脸不在乎,奋勇应战,自信胜出,让小恶狗主人傻眼尴尬!

  不少晨练的人,都欣赏狗老大,有人还挑逗它,说这狗东西,活得比人都潇洒,都滋润,都快乐,都幸福。在重重叠叠目光中,狗老大摆出趾高气扬、盛气凌人的样子,但时刻都绷紧神经警戒线,展示狗的本色!

  狗老大成为我的朋友,我的宝贝,我逗它玩,它哄我乐,互相彼此,各得其乐,陶冶情操,修身养性,给我带来健康好心情。

  我家小区养狗人多,过去,左邻右舍,关门闭户,互不往来,现在,从认识狗,到结识狗主人,通过狗建立联系,确定友情,还把狗拟人化,称狗主人为“狗爸”或“狗妈”,我自然被冠以“黑宝”它“爸”的头衔,我家也成了“黑宝”它“家”。

  那年遛狗时,我突发灵感,胡思乱编一首《遛狗歌》刊发《词坛》杂志上:我遛你,你遛我,彼此陪伴寻欢乐。早去公园晚逛街,春夏秋冬全走过。沉默朋友不说话,忠于主人尽职责。养狗生活多情趣,人到老年更快活。

  狗老大在我家,忠实担负起看家护院职责,门铃响,它都要叫着跑门口竖耳听,晚上它各屋巡视一遍才趴下。凡来我家的客人,它都要蹲在人家对面监视,害得客人不敢“轻举妄动”,我怕客人讨厌,把它拴到平台,尽管如此,见到陌生人来,它还是保持警惕,不断张望。它也成为我家忠实的卫士。一次,我在早市选桃,小偷把我后裤兜500元钱掏走,狗老大发现,追上去咬住小偷手,小偷丢钱逃跑。还有一次,我到早市买榛子,后来到公平秤一称,两斤榛子少4两,我返回交涉,小贩死不认账,狗老大突然爆发脾气,它遄起身,两只前爪搭摊床榛子筐上,怒视小贩,然后把榛子筐扒撒,并发出咄咄逼人怒吼,小贩吓得躲了起来。从此,每当路过那个摊床,狗老大都要冲小贩叫两声,这是警告,还是威胁,我不知道。

  我写长篇小说《国难前夜》时,狗老大时而趴在我腿上,时而蹲在电脑旁,像个信徒一样,眼睛全神贯注盯着我在电脑上敲字,有时还伸一只前爪,模仿我动作,在键盘拍一下。它陪我在寂寞中产生许多激荡灵感,同我一起分享创作的收获与惊喜。午饭时间,它就抬头舔我下巴,提醒我该吃午饭了。我吃午饭,也不忘给两把狗粮犒劳它。

  狗老大来我家十多年,它老了,相当百岁老人,走路蹒跚,上下楼缓慢,狗越老越恋人,怕把它遗弃,每当路过狗肉馆,它都不想过去,怕要它狗命。过去松开绳索就跑没影,现在松绑也不离半步。看样子十分可怜,一些人老如此,狗老也这般,都需要过个安稳幸福晚年。狗老了,除卧室,媳妇每个房间都放个垫子,想去哪个屋都来往自由。它忠于职守,仍在看家护院,虽说英雄气短,更尽职尽责。狗老了,经常带它去宠物医院看病,这已养成习惯,一走到宠物医院,它都要扯你进去。媳妇给它在网上买四箱狗粮,每天早晨起来,它都过去巡视一遍,生怕别人偷吃。狗的智商,狗的心理就是这么奇妙。狗老了,它已超过应该活的自然寿命,不知它还能活多久?

  从2018年3月开始,狗老大行动迟缓,不愿出屋。4月以来,它食欲下降,几次去宠物医院诊治,时好时坏。4月28日又去诊治,问题严重,我转到最大的宠物医院详细检查,兽医说是肾衰,造成贫血,肝胆也有问题,已没有治疗价值。我不甘心,除诊断化验2000多元,又预存医院8000元,死马当活马医。4月30日晚,我抱狗老大回家,也许是回光返照,它一夜没消停,把家里所有地方走个够,看个遍,还站在那里沉默,反复看的地方,有等主人回家的门口,小时睡过的客厅沙发,陪我写作的书房,在电脑前流连,在书架旁观望。可见它对生的渴望,对家的眷恋。5月1日清晨,它开始昏迷,送宠物医院抢救,朋友牵来大狗,为它献血,用最好的药,也没能挽救它的生命,临走时,它突然强睁双眼,深情看我一眼。主人是它的一切,也是它的世界,它离开这一切,告别了这世界。

  我和媳妇将狗老大葬在我家小区花园树下,我曾领它在旭日东升的清晨里,在夕阳西下的晚霞中,在寥廓星空的月光下从这里走过,这里曾是它跟主人撒欢的天地,与伙伴们奔跑的赛场。

作者:    来源:鹤岗日报    编辑:苏德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