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鹤岗新闻网  >  艺文空间

酒暖的日子

//hegang.dbw.cn  2018年06月07日 09:40:28

孙文玲

 

  站在窗前,看着雪花缓缓飘落,在渐渐明朗的晨光中将树木的须发一点点染白。天地间被雪笼罩着,四下里格外安静。那些酣醉在心底的记忆就在这个时候涌了出来,依稀有酒香袅袅飘来。

  三十年前,也是这样一个雪天,我从市人事局出来,去单位报到。雪花漫天飞舞,走在茫茫的雪中,独在异乡、举目无亲的感觉尤为强烈。

  那年我刚大学毕业,和先生一起被分配到鹤岗,青春年少的我们满怀憧憬与期待。傍晚时分,终于下班的先生匆匆赶来,我们顶着风雪走进一家小吃部。小吃部很简陋。坐在昏暗的灯光下,挡不住的寒冷让人瑟瑟发抖。

  “这大冷儿的天,喝杯酒暖暖身子吧。”老板热情地招呼我们。

  酒是散装的,看起来没什么特别之处,可是当酒端上来时,我微微一怔:好香啊!隐约间竟然有种熟悉的味道。那是家乡的味道,是小时候坐在温暖的家中,母亲将热气腾腾的饭菜端上餐桌、父亲将烫好的酒斟入酒盅时的味道。按捺不住好奇,拿过那杯酒轻轻摇动,浓郁的酒香晃晃悠悠地扑面而来,裹挟着亲切纯朴而又清冽爽朗的气息浸入肺腑,触摸到心灵深处,暖暖的,让人陶醉。

  于是,先生喝酒我闻酒,我与鹤岗白酒就以这样一种方式相识了。

  酒香氤氲,温润醇厚。我跟先生讲述着单位同事的热情与友善。寒冷与落寞渐渐散去,郁结在心里的块垒慢慢消融。想起李清照的“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不禁笑言:“如果易安居士喝了鹤岗白酒,该会有不同的感叹了吧。”

  时光流转,仿佛转眼间就到了双鬓染霜的年纪。但那大雪纷飞的寒夜,鹤岗白酒带来的温暖却深深烙在记忆里,不能忘怀。

  还记得先生辞去公职远赴他乡的那一年,我带着幼小的女儿留在鹤岗,压力陡增,疲惫不堪。父亲从故乡赶来,助我渡过难关。父亲抵达鹤岗的那一天也是一个大雪的天气。我备下酒菜为父亲接风,喝的是鹤岗白酒。当我冒冒失失地一大口酒喝下,喉咙里就像是冲进了一团火,滚烫灼热!看着我的窘态,父亲笑了起来。“这酒不错!”他喝了一口酒点头称赞。父亲是个沉默寡言的人,酒量也不大,但那一天他喝了很多酒,说了很多的话。“要上进啊!”父亲微笑着鼓励我。

  还记得女儿大四那年春节,她去英国参加学术交流,没有陪伴在我们身边。女儿作报告的那天,鹤岗这边又是一个大雪的天气。当女儿那边传来报告成功的消息时,夜已深了。先生取出一瓶鹤岗白酒,要喝一杯。我们饮着,聊着,不免有些醉了。想着远方的女儿,暖意悠远绵长。

  窗外,雪依然下着,我的心中感慨万千。30年白驹过隙,许多鹤岗制造已湮没在时光的长河中成为记忆,唯有鹤岗白酒不变初衷,依然保持着纯朴自然的气质。

  清初,著名史学家万斯同曾问吴乔:“诗与文之辨?”吴乔答道:“意喻之米,文喻之炊而为饭,诗喻之酿而为酒。”按照吴乔的说法,鹤岗白酒应该是我们鹤岗酿出的诗了。经过岁月的打磨与积淀,这首诗愈发地让人回味无穷,气韵更加生动了!

作者:    来源:鹤岗日报    编辑:苏德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