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鹤岗新闻网  >  艺文空间

四十年的“鹤岗白”记忆

//hegang.dbw.cn  2018年06月12日 10:17:49

春 雨

    

  初识鹤岗白酒是上世纪七十年代末。那时候,每当家里来客人的时候,父亲总会提前拿出几瓶鹤岗白酒放在饭桌旁边的柜子上,饭菜也会比平时丰盛很多。客人上座后,父亲打开鹤岗白酒的瓶盖,把酒倒到小酒盅里,和客人边喝酒边聊天。这时候,饭桌周围会飘散着浓郁的酒香味儿,七八岁的我特别喜欢闻那种味道。

  进入九十年代,我参加工作了,“饭局子”逐渐多了起来。点完菜大家落座后,就开始点要喝的酒了,每当这时总会有人说:“喝酒就喝鹤岗白”“鹤岗人喝鹤岗白酒”。这些话给我的印象很深。每当我主持饭局时,常说的也是这些磕。喝酒的花样也很多,开饭之前,先是有人表演“隔山打牛”起瓶盖,起开几瓶鹤岗白酒放到桌子上。接着每个人都要先满上一杯。喝第一口酒时,必定要喝到月亮门(酒杯子上端一个倒月牙形状的图案处),还有“划拳”“比大小”等助兴游戏。转瓷勺这个游戏最能引爆现场的气氛,也是大家比较喜欢玩儿的游戏。取来一个大盘子放在饭桌中央,盘子上面放一个瓷勺,有人转动勺子,大家都屏住呼吸看着转动的瓷勺,瓷勺转动几圈后停下来,勺把指向谁谁喝酒。每当这时,都会引来大家的一阵哄笑。有时候,谁越不想喝酒,勺把就越会指向谁。近些年已经很少看到这样的场面了,大家喝酒更理性也更健康了。

  进入二十一世纪,我获得了一次去外地进修学习的机会,住在进修单位的宿舍。宿舍是由原来的教室改造而成的,面积较大。我们六个住宿的进修生来自不同的城市。开始时,互相不认识,所学的专业也不一样,白天基本上见不到面,晚上把饭菜打回宿舍后也是各吃各的,气氛有些压抑。一次回鹤岗探亲时,我从家中带去了两瓶鹤岗白酒。晚上吃饭时,我给舍友们每人倒了一杯,一时间酒香飘满屋,舍友们端起酒杯品尝,纷纷伸出大拇指夸赞酒好喝。当晚,舍友们喝的很高兴,酒后也打开了话匣子,在你一言我一语中,大家互相有了更深层次的了解,进一步拉近了彼此的距离。以后,每次我回鹤岗,都会带上几瓶鹤岗白酒和舍友们分享,鹤岗白酒作为粘合剂,让我们六个人的关系越来越融洽,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兄弟。

作者:    来源:鹤岗日报    编辑:苏德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