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鹤岗新闻网  >  艺文空间

酒仙独爱鹤岗白

//hegang.dbw.cn  2018年07月02日 11:48:28

 

栾传垠

 

  接到一条微信,老朋友刘长义要来看我。“朋友来了有好酒”是北方人的待客之道,何况他是有名的“酒仙”,熟悉他的人都知道,刘长义为人老实本分,百病不犯,就是好喝点小酒,成瘾成癖。再说十来年没来了,我得用最好的酒招待他。现在的生活好,家里备有不少名酒,任他挑选。我知道他只要有酒就妥,大葱蘸酱就能过酒瘾。

  老友多年分别,冷丁见面,相拥而泣。开饭了,我把家里存的名酒尽数摆到桌上,让他自己挑选。不料他看完之后摇摇头,打开自己的兜子拿出一瓶鹤岗白酒,擎到我面前说:“我就喝这个。”我一下愣住了。他说:“你别发愣,我从来不喝那些名酒,早些年喝不起,这些年能喝起,口感不适应了。就你摆的这些名酒,我家酒柜都装满了,都是儿子给买的。”我说:“你这不是反客为主了么?”他说:“你不要多心,我上谁家都是自带鹤岗白酒。你知道我过去离不开酒,现在是离不开鹤岗白酒。”

  如此,我只好主从客便,跟他一起也喝他的鹤岗白了。不知是受他的熏染还是咋的,我本来喝什么酒只觉得辣,那天喝这鹤岗白觉得甜丝丝的。他边喝边讲喝酒的好处:“酒是粮食精,粮食的精华养人啊。但是得是真酒,什么是真酒,像鹤岗白,是用纯粮酿制的。你看我这体格,快七十岁了,还能扛一麻袋苞米。”我说:“看你这身体,酒量不减当年,一顿一斤没问题。”他说:“老了,一天半斤。得适量,饭吃多了还撑得慌呢!”他瞅着一瓶杜康问我:“你知道这酒是谁发明的吗?”“听说是杜康。”“不错,杜康是我国粮食造酒的鼻祖,历史典籍有记载,古代诗词歌赋写到杜康酒的有上百次之多。”他娓娓道来,好像酒文化专家。

  我听得津津有味,不知不觉一瓶酒只剩半瓶了。喝完了,伴着酒兴他说:“我好酒,但只好鹤岗白酒。我离不开鹤岗白酒,还是由于我老伴儿。刚结婚那些年,生产队不分红,买不起酒,老伴儿知道我是‘酒仙’,就从娘家给我往回拎鹤岗白酒,她爸是鹤岗白酒厂职工,买酒方便,生活条件比我好。改革开放以来,生活好了自己买。大半辈子过来,我这‘酒仙’修炼成了。现在我每天半斤酒两顿喝,每顿她都给我炒四个菜,不是以前大葱蘸大酱了。”我说:“嫂子对你可真好,你俩的夫妻恩爱是鹤岗白酒酿就的。”他心满意足地说:“是啊,人说神仙生活,我现在过的是酒仙的生活。无忧无虑,悠哉悠哉。”

作者:    来源:鹤岗日报    编辑:苏德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