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鹤岗新闻网  >  艺文空间

二叔与“鹤岗白”的半世情缘

//hegang.dbw.cn  2018年07月05日 08:45:41

 

□耿向文

 

  我从小在奶奶家长大,和爷爷、奶奶还有没结婚的二叔、老叔一起生活。印象中,无论饭菜好坏,二叔每天下班都要喝上几口小酒儿,而且只喝离我家不远处国营卖店的散装鹤岗白酒。

  二叔爱喝酒,我也愿意让二叔喝。因为酒瓶一空,二叔就让我去买。如果剩个几分零钱,就让我买个糖球啥的,所以我天天盼着给二叔打酒。

  二叔喜酒但不贪杯。奶奶在暖壶盖里划个记号,一天一顿,一顿二两,从不多喝。每当二叔劳作一天归家,端起暖壶盖,那自我陶醉的样子,仿佛就卸掉了一天的疲劳。

  那时候,爷爷奶奶的家境一般,喝酒也没有什么下酒菜。成天白菜、土豆、萝卜“老三样”,再配个咸菜、大葱大酱,就算是美味佳肴了。可二叔从不挑剔。他常说,会喝酒的人不用就菜,一碟咸菜足以。

  二叔虽已上班,却是个临时工。为了给二叔找个正式工作,全家到处托人也没结果,一直到1977年才等来一个机会。那年冬天的一个晚上,二叔下班跟爷爷奶奶说,大庆市公路工程公司到鹤岗招工,说是国家正式工人,他想去。爷爷奶奶最初舍不得,可一听是正式工人,就同意了二叔的选择。虽然当年我只有8岁,可二叔临去大庆之前那天晚饭的场景我记忆非常深刻。

  那天的晚饭,除了白菜片、萝卜丝,奶奶还特意做了一盘只有来客人才做的炒鸡蛋。那天,平时从不饮酒的爷爷也端起了酒杯。这爷俩儿你一口我一口,不大工夫酒瓶就见了底。见酒瓶空了,平时十分节俭的奶奶却破天荒地让我再去打一斤,最后又被爷俩儿喝光了,而且两人都没醉。

  后来听奶奶说,其实爷爷和二叔的酒量都很大,每人喝个斤八的都没问题。只是为了给二叔和老叔攒钱娶媳妇,爷爷狠心把酒忌掉了,二叔的酒量也每次控制在暖瓶盖里的杠杠之内。那顿晚饭,是我记忆中看到二叔和爷爷喝酒最多的一次。 二叔去大庆后,经过严格的培训,当上了一名正式铲车司机。由于当年大庆刚开始开发大建设,所以二叔长年跟随公司在大庆市周边修路。工作之余,无论工地搬到哪儿,每晚他都和工友们喝上几口当地酒。可品过之后,总感觉缺点儿什么,哪儿的酒都没有家乡的鹤岗白酒好喝。后来家里人听说二叔这么想念家乡的鹤岗白,就时不时地求熟人去大庆都捎些过去。二叔那伙喝过鹤岗白酒的工友们都大加赞赏,几次“煽动”二叔让鹤岗家人再给带过去点。记得八几年的一个夏季,二叔还专门回鹤岗买酒,回去给他师父家的孩子结婚用。

  二叔没念过多少书,只知道鹤岗白酒好喝,而且喝过量也不上头,完全属于可以放心大胆喝的那种酒。至于好喝在哪儿,他也说不出个一二三来。

  前不久,在大庆早已退休、年过七旬的二叔独自一人回鹤岗探亲。为了给二叔接风,我想买两瓶五粮液之类的高档酒。可二叔听了却一直摇头。他说这次回鹤岗,除了看望亲人,另一个愿望就是再品一品家乡的鹤岗白酒。

  为了满足老人家的心愿,我随后开车带二叔来到我市龙江酒业经销部,让老人家亲自选购。二叔一进屋就跟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似的,酒架上各式包装精美的产品让二叔看得眼花缭乱。二叔拿起这瓶看看,又换成另一瓶瞧瞧,最终在我的建议下,买了一箱龙江陈酿和一箱鹤岗白酒。在为二叔接风的宴席上,二叔认真品尝这两种鹤岗白酒,渐渐陶醉其中。

  宴席在其乐融融的气氛中进行。席间,年过七旬的二叔像个年轻人似的喝了足足两杯酒。脸色红润泛起,气氛更加浓厚。二叔说,过些日子,把二婶也接到鹤岗养老。“太好了,以后我们一大家人可以生活在一起了!”全家人异口同声地向二叔发出了邀请。

作者:    来源:鹤岗日报    编辑:苏德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