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鹤岗新闻网  >  艺文空间

阔别的家乡,刮目的美丽

//hegang.dbw.cn  2018年07月09日 11:26:03

牧 歌

  在广州疲于奔波三十余载,家乡鹤岗似乎已变得越来越遥远模糊了,只是记忆中的几个灰色片段。侄儿结婚,我才毅然决然地回乡,看看生我养我的故乡,看看比肩成长的老伙伴。

  飞机降落在哈尔滨太平国际机场,扑面而来的寒气就是久违了的家乡气息。坐上开往鹤岗的列车,窗外田野上的白雪也让我激动不已。三十多年了,我原来依然痴情于这片土地,我的故乡;三十多年了,可能你早已不记得当年背包南下的那个雄心勃勃的年轻人,没关系,你却是经常出现在我的梦里。如今真是有了“乡音未改鬓毛衰”的感慨,也体会到了“近乡情更怯”的思绪。也许是我深情的目光引起了对面一位年龄相仿老兄的注意,他问我是哪里人?是不是离家很久了?

  我告诉他,我是鹤岗人,离开家已经三十多年了。老兄笑了笑又问:“你是哪个区的?”我急忙回答:“我是向阳区的。”对面的老乡也笑了:“我也是向阳区的。”

  谈笑间,他从包里拿出两个扁扁的小玻璃瓶,炫耀似地摇了摇,又像变戏法似地拿出两根“老传统”香肠,还有一包花生米。“来吧,远方的游子,喝点儿家乡酒,唠点儿家乡嗑吧。”这亲切的乡音,这爽朗的性格,那一刻,让我倍感亲切和温暖。

  小酒瓶一拧开,一股浓郁的窖香袅袅弥漫开来。这酒香沁人心脾啊!多年没有嗅到这样的味道,还未入口已经半醉。老兄告诉我,这是鹤岗小红粮,素有鹤岗“小茅台”美誉,这如今的鹤岗白酒厂已经改制为“龙江酒业”,高中低档白酒誉满全国,知名度相当高。此时,懂我的妻子,也迅速拿出了广东腊肠递上来,我们哥俩儿就这样在酒香中海阔天空,信马由缰地唠开了。

  我在历史的长廊中寻找有关家乡记忆的片段。

  老街基,从我爷爷那辈就生活在这里,那时叫做六店,那条街道很窄,一下雨满街污水横流,可这里有一个很著名的厂子——罐头厂。生产什么罐头忘记了,只记得罐头厂冰棍,那冰棍太让人回味了,特别是那大枣冰棍儿,带点枣肉枣皮,就连那包冰棍的彩色蜡纸都有一股清香。

  老兄告诉我,那个位置现在是鹤岗一家著名的私立幼儿园,每天从那里路过,听着幼儿园门口播放的少儿音乐,看着天真无邪的孩子牵着爸爸妈妈或者爷爷奶奶的手,可爱的小脸,欢跳的样子,心里也欢快着。

  我还记得有一家酒楼叫“服务楼”,上面是大众小吃,那里的馒头和豆腐汤最好吃,每次去都人声鼎沸,几毛钱就吃的满嘴流油。

  老乡呵呵地笑着说,哎呀,看来你离家真是好久了,记忆还停留在那个年代。

  我也记不清了那是什么年代了,只是记忆还非常深刻。老乡告诉我,现在那里是中医院,有两代的骨科名医,让省内外患者慕名而来。

  那煤海公园呢?那可是我成长的摇篮啊!

  煤海公园现在改名叫儿童公园了,早晨阳光洒满公园,绿树草坪,错落有致,清晨时那是中老年人的乐园,各式健身器材应有尽有,打太极,练长拳,舞刀论剑。儿童乐园区,现代化游乐设施也是一应俱全,摩天轮、“空中漫步”大转盘、“动物世界”、“森林花园”,可谓各具特色。

  我还记得运输处俱乐部,小时候经常在那儿看电影,因为有时逃票,没少挨那个收票老倔头的打,俱乐部对面有两栋黄楼,我舅父家就住在那儿,后来说那建了一个大超市。

  啊,俱乐部早已没有了,对面的大超市就是比优特超市,那可是鹤岗的标杆,规模且不说,就服务来讲就是市民素质的典范,在那里你真可以体验到宾至如归的感觉。老兄侃侃而谈,我生怕遗漏地听着想着。

  兄弟啊,现在的老街基早已不是你记忆中的一片灰瓦房,门前夹板杖,无雨尘土扬,下雨泥水淌。那条臭水沟子你还记得不?现在是鹤岗最有情调的休闲广场,弯曲的林荫小路,假山音乐喷泉,夜幕降临,华灯初上,你坐在广场一隅,看着孩子们愉快的滑着旱冰,大妈们激情地跳着广场舞,那样的生活节奏真是一种美的享受。

  对面的老兄果然很健谈,还未到家,我对家乡的巨大变化已略知一二。在我离家的这三十多年里,家乡发生了这样的巨变,不知怎么,我的内心忽然升起一丝愧疚,还有一点自卑。本来以为是衣锦还乡,此刻却有空空行囊的感觉。

  心情有些激动,眼里也有些潮湿,和老兄共同端起酒,惟愿生我养我的家乡如金鹤振翅,富足祥和,相信家乡的将来一定不仅仅是我的一份思念,更是一份自豪。

作者:    来源:鹤岗日报    编辑:苏德媛